小說:紅朝毀滅記(15)習總將計就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國安部部長馬建站出來說:「這是發生在中南海裡面的事,卑職人微力弱,如沒有能者強人相助,恐有負習總重託。」

習進平說:「你說吧,要什麼人?任你選,我必答應。」

馬建大膽地說:「習辦裡聚集著能者精英,據說有個修道的高人,天目能看過去未來,如果讓此真人相助查看過去的影像,那凶手不就很快能查清查準嗎?」

習說:「那倒也是。」說著轉向那高人,說:「你去協助偵查一下吧,偵查完即刻回來。」

高人說:「我不敢,如果查出是一般人的話倒好,如果是今天在場之人,我的命恐難保!」

習大罵:「大膽,今天在場的都是五套班子裡的自己人,你蠱惑人心,豈知離間同志、亂議中央之罪?」

高人說:「習總昏聵,好壞不分,我說的事情嚴重,怎麼給我加個亂議之罪?」

習進平發怒道:「叫你去,那是賞識你,你還敢以下犯上,當面指責?」

高人道:「自古奸臣伴主,亂賊造事,必是朝代垮台之時,我看如今主君亂加罪名,只聽奸言,看來,離跨台不遠了。」

習越發大怒:「你是什麼人?敢說共黨垮台,當面污辱黨和國家領導同志,我黨有千百強軍壓疆,千萬黨員附民,何出惡語?來人,拉出去關入警衛局,等候發落。」

即有武警進來,把高人拉了出去,高人大喊:「你好壞不分,忠言不聽,你昏頭了,今天你昏頭了啊!」

智囊團和祕書們都聯手勸道:「習總,想他也是一心為國,只是圖一時之口快,念他沒有異心,饒他這一回吧。」

習總說:「不關不足以平我心頭憤怒,不關不足以立規樹范!」

高人喊道:「昏君,不聽良言,災禍臨頭啦!」

高人被拉出之後,習轉臉對曾慶紅歉意地說:「人多嘴雜,那些胡言惑眾者的話你們不要放在心上。」

張德江嘴角一撇,似笑非笑,似嘲非嘲。他心裡十分竊喜,因為習正中計,那警衛局局長譚紅,正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親信,而馬建,也正是自己的人馬。這下,正是有好戲看了。

會議一結束,回到習辦,習祕書說:「看在往日他的功勞,請總書記赦免了他吧。」

習總說:「哎,你不知道,我是將計就計啊,這個人啊,大有用處,可是他鋒芒太露,總有人會害他,我把他關押起來,是保護他啊。」

但是,習總怎麼也想不到,曾慶紅帶馬建急急來到警衛局,找到譚紅,要警衛局放人:「此人是馬建當面向習總要來破案的,交由國安部處理。」那天當班的是副局長,他受習的祕託,要看好高人,沒有習的命令,誰也不能帶走:「有總書記的命令嗎?」譚紅發怒道:「江總書記的話你都不聽嗎?」那副局長正要報告習辦,與譚紅爭執起來。高人正在打盹,被吵醒了,說:「你們煩不煩?給不給人睡覺?不要吵了,我跟他們走就是,命裡註定我要幫人擋難,注定要承擔這場劫難。」

高人被馬建關押在國安部的小祕室裡。馬建笑道:「聽說你天目開了,能看清過去未來,你是不是在煉法輪功?你看看那會議室裡的炸彈是誰放的啊?」

高人說:「就是你們這幫禍國殃民的蛤蟆精一族人放的,企圖在習大大視察港澳辦的時候引爆,幸好習大大提前了一天,謀殺習大大不成,你們又要害我!」

馬建罵道:「諒你有小小妖術,也敢當面羞辱總書記?我今天代表總書記收拾了你。」

高人笑道:「你私設監獄,違法亂紀,你不得好死。」

馬建說:「這是我工作,我在執行命令,你不要恨我啊。」

高人說:「手腳長在你身上,你怎麼做,是你決定的,現在《公務員法》規定,執行上級錯誤命令的警察也要終生追責,你離步周永康後塵不遠了。」

馬建惱羞成怒,叫幾個人把高人綁住,施加酷刑。高人痛苦地叫道:「這個厲害,太厲害了!」便倒在地上。

馬建問道:「說,這炸藥是不是你放的?是不是你想謀害習總書記?你前些天在習辦都說了什麼?」

高人說:「善惡有報,你們這些禍國殃民的妖精會遭惡報的。」

馬建旁邊的蘇榮說:「世上哪有人自己會承認犯罪的,不給他點厲害,他肯定是不會招的,這樣,古人曾用炮烙之法破案,我們也炮烙他的雙手,他就一定會招了。」

蘇榮是曾慶紅從甘肅一手提拔上來的,他任甘肅省委書記的時候,在非洲贊比亞以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幫凶的罪名,被法輪功學員控告,後潛逃回國,被贊比亞全球通輯,卻被江澤民提拔成全國政協副主席,可是他再也不能出國,因此,他恨死法輪功學員了。

馬建說:「這是好辦法。」於是,蘇榮一拍手,又有幾個警察扛著一個銅鼎進來,那銅鼎高如成人膝蓋,兩邊有手掌大的耳朵,貼有木條,用來提攜的。鼎分內外兩層,外層有兩個拳頭大的洞,洞邊有鎖銬。幾個警察把他的雙手放入鼎裡的洞,銬住,他的雙手握拳不得,只得緊緊貼住裡層銅壁。電源一通電,很快,裡層的銅壁又燒紅了,高人發出慘叫聲,鼎裡升起一股青煙,頓時,皮肉燒焦的腥味瀰漫開來。

馬建叫人把他的手銬解開,又說:「只要你肯承認那炸彈是你放的,你要害死習大大,我們就送你去醫院看病。」

高人說:「我就是這麼說,也沒人會相信。」

蘇榮又罵道:「嘴還挺硬,對他還是太客氣,來,再給點更厲害的。」

馬建又拍手,這下又來了幾個醫生,手裡拿著托盤,托盤裡放著剪刀。

蘇榮說:「現在說還來得及,不然,割下你的雙耳,再割下你的鼻子,然後,我們說你自殺升天了。」

高人說:「如果我信師信法,完全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去做,我也不會被你們迫害,只是我在習辦洩露了天機,使習辦躲過了你們的暗殺之災,而這洩露天機之罪,我已還清了,勸你們不要過分為好。」

蘇榮哪顧得上聽高人囉嗦,當下命令醫生割他的耳朵,可奇怪的是,醫生一刀下去,慘叫的不是高人,而是蘇榮,只見蘇榮的耳朵被割下來,所有人大驚,醫生再割高人的另一隻耳朵時,蘇榮的另一隻耳朵被割下來。嚇得警察們都扶住蘇榮,慌忙逃出去了,那馬建也早逃了。醫生們趕緊去救治蘇榮去了。

當天夜間,那高人突然鬆開了綁繩,大搖大擺走出牢獄,消失了。

聽說高人失蹤,習質問警衛局,譚紅說:「馬建說是協助他破案,但高人在國安部消失了。」

習非常惱火,因為他需要高人說說香港的治法,現在人沒了,他一怒之下,拿蘇榮和馬建是問,便調查他們的腐敗和洩密的罪,果然,兩人被查出的貪污金額分別在15億以上,於是便法辦了蘇榮和馬建。#(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鏈接: 小說:紅朝毀滅記(14)習總請高人 (點擊這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