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關乎國運? 風水界分析其中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5月20日訊】雄安新區的建立獲得了風水界的稱讚,稱多年關乎國運的北京「水土二龍不調」的問題終於要解決了。由此可見,雄安對於國運的風水意義非同一般。

在中華風水之說中,水為之江,稱之為水龍;山之為脈,稱之為土龍。水龍主富,土龍主貴。用今天的話說,水龍主經濟,土龍主政治。水土二龍需匯合才能發揮作用,如僅僅有一樣,則不能成通令天下。中國歷朝歷代建立都城無不考慮「江」和「山」這兩條「水龍」和「土龍」的風水格局。

風水界認為,北京有獨一無二,天下無雙的土龍龍脈。西起崑崙山、祁連山、賀蘭山、陰山、太行山,東抵達燕山,一瀉萬里的土龍龍脈,自西向東,匯聚北京。

宋明理學的開山宗師朱熹就推崇北京的風水:「翼都(北京),天地間好個大風水。山脈從雲中發來,前面黃河環繞。泰山聳左為龍,華山聳右為虎,嵩山為前案,淮南諸山為第二重案,江南五嶺諸山三重案。故古今建都之地,皆莫過於翼都。」

忽必烈的重臣郝經說:「伏惟北京,聖上龍興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東連山海,俯視中原,沃野千里,山川形勢,足以控制四夷,制天下,成帝王萬世之都也。」

明成祖朱棣說:「燕環滄海以為池,擁太行以為險,枕居庸而居中制外,襟河濟而舉重以馭輕,東西貢道來萬國之朝宗,西北諸關壯九邊之雉堞。萬年強禦,百世治安。」

風水界認為,北京的土龍世界罕見。特別是自京漢大運河開鑿以後,北京通過京杭大運河與黃河相連,自身土龍直接遇到了黃河的強大水龍,萬古龍脈一喚而醒。

因此,從元代開始,北京徹底成為中國帝都。但是北京的一個遺憾,卻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埋下,並在幾百年之後,弊端爆發。就是:土龍過於強於水龍,而且水龍在不斷削弱。

從元代開始修建元朝大運河,通過通惠河,會通河將北京與黃河、長江直接相連。而此時,黃河已經隨著北方戰亂和植被破壞,河水水文狀況大不如從前。支撐北京的黃河水龍江河日下,一直到今天水龍之氣在逐步下降。

同時,長江作為更強勁的水龍瘋狂吞噬黃河的水龍龍脈,給水龍本來就弱的北京雪上加霜。

水龍主經濟,因而黃河沿途水龍所覆蓋的省份經濟也越來越不如從前。而長江水龍隨著隋朝和元朝兩次大運河開鑿,被北方土龍帶醒,中國南方的經濟越來越發達,經濟重心和中心全面南移,一直到今天,南方經濟遠優越於北方。

風水界人士認為,正是元朝大運河開鑿之後,長江水龍的龍頭——上海,逐步崛起,成為中國大陸乃至世界的經濟明珠。

按照風水之說,若要江山穩固,必定依托土龍,同時配合水龍。

北京隨著黃河式微而水龍不足,一方面自身附近的水脈越來越少,另一方面隨著現代化的發展,北京承擔了史無前例的人口和生產負擔,水資源嚴重緊張。缺水,對北京來說,不僅僅是居民生活和生產發展的社會問題和經濟問題,也越來越成為威脅北京龍脈根本的王朝風水大問題。

近年來,隨著西北風沙的進逼,沙漠化越來越嚴重,水資源越來越短缺,陰霾肆虐,北京的水龍與土龍不協調的問題,也亟待解決。

而河北雄安,容城、雄縣、安新三地以白洋澱為中心,環抱水池,水力充足。作為未來的「副首都」,將會承接大量的首都人物,接受大量社會生產和人口。雄安將同天津一起,拱衛京師。

所謂京津冀一體化,從風水上看,就是北京統籌津冀兩地水龍龍脈資源和渠道。從風水的角度來說,不是北京部分搬遷了,而是北京擴大了,使更多的水源承擔北京的職責,更多的水龍水力支撐北京龍脈。

(文:曾真/責任編輯:宋寶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