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中國特色」的逃離與回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治下的社會,無奇不有。「逃離」成為熱詞,「回家」竟是奢求。逃離陰霾,逃離禁錮,逃離恐怖。妻子盼望「被失蹤」的丈夫回家,兒女盼望被關押的父親回家,白髮雙親盼望被囚禁的孩子回家。在那片土地上,對於許多善良正直的人來說,逃離和回家都不易實現。自由,是一個令人痛楚的、遙遠的夢。

幾個月來,「709」律師案的相關新聞接連不斷,突顯中共對人權侵害的嚴重。中共當局剝奪公民的基本權利,酷刑折磨,抹黑構陷,株連家屬,圍追堵截。

一週前,美聯社發表獨家新聞,披露了謝陽律師之妻陳桂秋和兩個女兒的逃亡險情。最終美國政府伸出援手,成功營救了母女三人。陳桂秋表示,她很高興在美國重新開始生活。她沒有什麼錢,卻可以發出聲音。她說:「我們試圖曝光的事情,我們寫的關於『709案』真相的文章—騷擾、酷刑、拒絕孩子入學、強迫驅逐—我們總是很快被抹黑。」

越境出逃,情非得已。今年一月,陳建剛律師向外界公開了謝陽在拘留期間遭到的非人待遇,包括毆打、剝奪睡眠和酷刑折磨等。後來中共公安長時間審訊陳桂秋,威脅要讓她流離失所,不讓她的孩子上學,並且讓她失去了湖南大學環境工程系的教授職位。二月份某日,陳桂秋的大女兒準備搭火車到香港時被公安拘捕,陳女士因此瞭解到,她和家人已被中共列入禁止旅行的名單。這促使她決定冒險離開大陸。陳桂秋說,「如果我逃離出國,他們就再不能控制局勢。現在,他們還能做什麼?」

逃亡的路,驚心動魄,飽經磨難坎坷,終於踏上了自由的土地。欣喜背後,藏著多少淚水和心酸!拋開了故土家園,與親人天各一方。相聚、歸來,又待何時?

逃亡妻子的丈夫、維權律師們做了什麼?他們挺身而出,為民請命,為弱勢群體代言,為正義發聲。其中許多位律師都曾經代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為受迫害的修煉人辯護陳詞。這些精英的專業才華、道德勇氣以及堅守正義的氣節,卻被中共扣上了所謂「煽動顛覆政權」、「泄露國家機密」或是「勾結境外勢力」的帽子。好人,善良的人,本應是國家最寶貴的財富,卻成了中共的眼中釘。當最值得信賴和尊敬的群體被肆意打壓和凌辱,這個國家希望何在?

王全璋律師至今音信全無,他的兒子陽陽問:「我爸爸為什麼不回來?」在江天勇律師的生日當天,他的女兒不能擁抱父親、說一句「生日快樂」。

在美聯社報導的配圖裡,陳桂秋和兩個女兒手持鮮花和氣球,開心的笑著,手中的大紙卡上寫:「歡迎來到美國」。為什麼,歡迎這一家人的,不是她們自己的祖國?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