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老虎」真忙 6點半上電視9點被秒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5月23日訊】5月22日晚9點,中紀委發布消息:陝西省人大常委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魏民洲被立案審查。當天傍晚6點半,魏民洲還出現在陝西新聞聯播的報導當中,兩個多小時後被宣布接受調查,為中紀委「秒殺」官員名單再添一員。

5月23日,陸媒報導稱,22晚6點半,魏民洲還出現在陝西新聞聯播的報導當中,可見他是在當天的會議之後被紀檢部門帶走的。

22日這一天之內,魏民洲還挺忙的,白天連續出席了陝西省人大常委會機關歡送赴西安市挂職官大會和省人大常委會2017年第9次主任會議。

當晚,官方報導魏民洲「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審查,但并未通報其落馬具體原因。

魏民洲出生於1956年,早年在共青團系統工作,後到陝西商洛地區工作了近10年。2007年躋身陝西省委常委,今年1月到人大任職前,他擔任了4年多的西安市委書記。

對西安乃至陝西人來說,魏民洲更廣為人知的職務是西安市原市委書記。在這個陝西省省會城市,他主政了四年半時間。

去年12月,魏民洲在告別西安市官員時發表了一通講話說:2012年6月14日,當局派我到西安工作,轉眼間已經和大家共同度過了4年多的時間,由於年齡原因,不再擔任西安市委書記,我服從分配。

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告訴大陸微信公號「政知圈」,在魏民洲調任西安之前,西安的經濟實力和地位能夠與成都等省會城市相比,然而魏主政的這幾年,西安的發展明顯滯後。

與魏民洲接觸過的當地人士表示,魏民洲平時給人的印象是,走到哪裡都「笑瞇瞇」的。

有一年年初,魏民洲還曾在一次反腐工作會議上稱,前不久有人冒充是他家親戚,他說自己家親戚都在農村,沒有做生意的。并表態:「如果全市任何地方發現有人冒充是我的親戚,要在這裡做生意,可以馬上給紀委打電話舉報」。

報導說,有沒有人冒充魏民洲的親戚,還沒有進一步的信息公開。但現在來看,舉報電話肯定是有人打了。

魏民洲落馬被認為與中巡組「回頭看」巡視有關。中共兩會前夕,王岐山曾派出中央巡視組對29所中管高校開展專項巡視以及對陝西等4個省區進行「回頭看」巡視。

在巡視組進駐西安官場之際,3月份,西安地鐵三號線爆出電纜偷工減料問題。

這一項目於2012年全面開工,去年11月8號上午12點開通運營。這一時段,正是魏民洲擔任市委書記其間。

至4月底,西安市地鐵辦、市地鐵公司、市質監局等單位的近20人被調查,其中多人涉嫌職務犯罪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魏民洲落馬之前,陝西還有兩名部級官員被立案調查。一個是祝作利,他曾任陝西省政協副主席,最終因受賄罪被判11年;另一個是孫清雲,因嚴重違紀,受到留黨察看二年處分,降為正處級非領導職務。兩人均與魏民洲和孫清雲共過事。

遭中紀委「秒殺」大老虎不勝枚舉

近年來,類似魏民洲的情況,遭中紀委「秒殺」的大老虎不勝枚舉,陸媒盤點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是地點出其不意,不少人在會場上被控制。比如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

楊衛澤被帶走前,正在主持召開南京市委常委生活會。此時,省委通知楊衛澤前去省委開會。知情人士說:「楊衛澤在辦公室抽了15分鐘的煙。在省委,楊發現中紀委的工作人員後,立刻做出向窗戶跑欲跳樓的舉動,不過被摁住了。」

第二是公開露面不久就落馬,時間差極短。比如3月1日上午,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出席上海市法學會的活動,當天18時58分,他被宣布落馬。

第三是有時深夜、凌晨甚至週末打老虎。比如4月9日落馬的項俊波,就是在週末被拿下。截至2017年1月12月,有7只大老虎在早上8點之前、有9只在晚10點之後,被宣布接受調查。

最早的為中共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孫鴻志,早上6:55被查,最晚的是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蘇樹林,晚上11:30被查。

陸媒盤點說,落馬前夕,一些大老虎毫不悔改,搞串供、毀滅證據,以對抗審查。還有一些大老虎焦慮不安,夜不能寐。

例如,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敏在其「懺悔錄」裡就形象地表述:「夜夜難以入睡,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醒來就再也睡不著,總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上班時怕回不了家;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也怕是借題下菜。開會時在台上坐著,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強打精神撐著;一個人時,唉聲嘆氣,多次用拳頭敲打自己的腦袋,發泄胸中壓力。」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