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離開梳妝台打流氓」:中國人權律師妻子們的抗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5月27日訊】【今日點擊】(2853-2)

提要
離開梳妝台打流氓」:中國人權律師妻子們的抗爭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那這期節目我們也是拍了上下集,探討的內容呢,是709維權律師的太太們,離開了梳妝台走上街頭,為她們的先生進行抗爭,向暴政說不。而裡面在隨著時間的推移呢,和美國政府本身白宮的主人的改變,結果美國白宮的主人,卻親自干預了中國事務,直接要求美國政府,把謝陽律師的太太和兩個孩子,從泰國解救到美國。而主管美國的亞洲事務的最高官員,在十年前曾經直接遭到中共國安的,身體上的迫害和精神上的迫害,所以這就是一種天象。那這期內容的下半部分呢,主要跟大家介紹那些維權律師的太太。

離開梳妝台打流氓」:中國人權律師妻子們的抗爭

紐約時報登了一篇文章說:離開了梳妝台打流氓,維權律師的妻子們的抗爭。這個事情呢,是這些妻子們在Twitter上,在她們實際的行動當中,展現出來的那一份勇氣,我個人在Twitter和Facebook上,轉載過她們很多的內容,那我個人也滿欽佩她們的。而這篇文章主要是介紹了謝陽律師的太太,帶著兩個孩子跑出來的故事。在丈夫遭受羈押和失去消息之前,陳桂秋幾乎不曾問過先生,所從事的中國人權律師,這一項危險的工作。在他遭受酷刑的消息傳出來之前,她一直相信警察,在被告知她不能離開中國之前,她從來沒想過,自己走上了危機四伏的海外逃亡之路。3月分陳桂秋和兩個女兒抵達美國,他們是從陸地上先到泰國,在那裡差點兒遭到了遣返。而這一次的人生變故呢,始於2年前她的先生被抓補。來自各個方面的壓力,包括國安的和我的雇主,她說我漸漸失去了信心,我一直被人跟蹤著,生活上沒有任何自由,所以陳桂秋的轉變,是來自於2015年7月分709律師事件。那對自己的丈夫,人權活動律師打壓的行動是一個意外,星期四她在美國國會向國會議員作證。

文章講一些家屬,在自己的親人和維權律師遭到迫害之後,她們首先要克服自己的恐懼,從而才發起抗爭,這是一種戲劇性方式的鬥爭。她們在網上發出呼籲,那探訪監獄、檢察院、法院,那她們穿著紅色的衣服聚集在一起,舉著紅色的水桶,那她們以抗爭的方式,抗爭著這個制度,抗爭著這個制度下的獲利者,抗爭著這個制度本身,促使這個制度來持續運轉的這些施暴者。李文竹,那李文竹是王全璋律師的太太,她們說離開梳妝台打流氓,那王全璋律師呢,是在8月分2015年8月分被抓,這些妻子們的故事,是整個在打壓行動中最精彩的一部分。維權人士對於打壓行動,進行了一種了不起的抗爭和應對,這是芝加哥律師協會基金會的研究員,這個人叫特倫斯,他正在寫的一本書,關於中國維權律師的書。他說:我的天,她們吸引了那麼大的注意力,不僅僅是因為她們的丈夫,而更是因為她們也遭到中共當局的打壓。說這番話的人是個洋人,是個芝加哥的律師。但是你知道在我們的節目中,在我個人的節目中,在談到維權律師被打壓,在談到相關內容的時候,這一期節目看的人數,將與中共內鬥之間的那些節目,它的數量將下跌30%到40%,這就是悲劇了,對吧!大家都知道迫害的存在,大家都知道中共的邪惡,但是呢這件事情不關係到我的時候,那我就不太關心它,這是真實的。但是相反,有關所謂的爆料,有關所謂的那中共官員的性醜聞,可以三倍、四倍的增長,人們的興趣在利益上,人們的興趣在慾望上,人們在現實的環境中,爭取人權的自由,爭取自己公平自由,爭取自己權益的時候,同樣是以利益的概念 心態去表達。

所以我的節目中一再說,以利益為至上之抗爭,你就是共產黨權力之下的一個醜陋,怎麼說呢?一個真正的被迫害者。你在抗爭共產黨的迫害的過程中,你就是在被迫害的過程中,因為你的基點,已經失去了對自己人之尊嚴的,那一份尊重的能力,你以為你自己已經站在了道德高點上,但實際你已經失去了對道德的認知,因為你根本不懂得,道德來自於自己的靈魂,卻把道德的基礎,放在了自己的利益的基礎上,這就是人的缺失咧。中共當局對被拘押者的家屬施加壓力,好讓他們配合、招供。李和平律師的太太,就直接講到了這一點,他們可以把你當成麵團,想捏成什麼樣就捏成什麼樣,如果你被孤立了,感到害怕了,就很難進行反抗。這些妻子們表示,警方警告房東,使得她們被迫搬出所租住的公寓,有些孩子無法上學,她們自己的孩子無法註冊入學,那警方發動一些親屬,去央求她們保持沉默、順從。那這些連坐制度哪,在現實的環境中比比皆是,有些家屬屈服了,但有些人抗議了,反對祕密拘押和審判的狀況。李和平律師的太太,特別是以社交媒體為平台站出來,進行抗爭,應該是相對而言,是非常非常成功的一點,因為她激發了很多人,對中共邪惡本身的認知的,認識到那一點的內在的那種認識吧。

文章的後面就主要介紹了陳桂秋,謝陽律師的太太,她們是生活在湖南的長沙,她自己是在湖南大學的,叫環境工程學任教授,主要是研究重汙染問題,重金屬汙染問題。那想想也滿悲劇的,家裡有兩個孩子,兩個女兒,一個4歲一個15歲。謝陽在家的時候,他們很少討論他的工作,所以她自己從來沒想過,當律師會陷入這麼大的麻煩,這是從來沒有想過的。文章講得很細節,她說謝陽被帶走的時候,陳桂秋還以為,警察發現不了他的什麼罪名,肯定會給他放了,而且她也就選擇了沉默。因為警方說妳只要保持沉默,我們就會對他寬大處理,結果重壓之下,茫然無知的她,接受了警方的非法的指令,配合了他們9個月,那聽從了國保的建議:不接受媒體採訪,不出境,那不跟其他家屬聯繫,沒有任何的其他任何的這種抗爭,和尋求真相的行為。結果到頭來,她說沒有一個機構是依法辦事的,沒有一個機構給我一個合法的答覆,我想用法律為我丈夫辯護,但發覺利用法律是根本不可能的。那裡面詳細的介紹了,她在被迫害的故事和被迫害的過程。那整個文章介紹一直到了說,當她的孩子都不能上學,上幼兒園的時候,在去年4月分,她試圖帶著女兒去香港,讓她驚訝的是,大陸地區的中國人,必須持特別通行證才能進去,警方以她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不讓她搭乘過境的火車,這個時候她才明白了,她已經被牽連了,她是一個被控制的家屬,被控制的人。她說公安已經把她列為,危害國家安全的人,那我已經變成有罪的,我變成了跟謝陽一樣。從而當她知道真相的她,她才走上了街頭,與李和平的太太、王全璋的太太,等這些人走在了一起,那抗爭中共的暴政,那這就是這些太太們,在相當困難的背景之下所做出的行動。這裡也特別提到,跟大多的維權律師被關押在天津。

我們也一直跟大家講過,這種被虐待的狀況,和天津政法委體系,整個政法委體系,在中共體制中,在中共的政法委體系中,應該是上下都是邪惡的。那陳桂秋在後來的一份聲明中講說:我們就讓世人知道什麼叫行刑訊逼供,什麼叫毫無底線,所以最終逼迫著一個女人一個大學教授,一個教授有關環保問題,和重金屬汙染問題的教授,變成了向中共說不的真正的抗爭者。那2017這就是我們看到的一個場面,而這個場面呢,我跟第一篇文章結合在一起,就是它讓人感覺到完全不同的一點,美國政府本身,美國總統本身的這種根本性的改變,人權的概念對整個今天中國社會,它以內部權鬥的方式也好,是什麼樣的方式也好,出現的這種不得不轉型,面對轉型的背景之下,整個正常人,凡是擁有人性的人,無論他身居何方,官拜何官職,但是共同的概念都有一點,中國共產黨的邪惡在殺害著每一個人。而每一個人,如果想保住自己人的正常尊嚴的話,只能痛斥這一份邪惡。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