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泰:被隱瞞的紅軍「西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官方輿論上「長征」一致是個高大上的話題,但是其中的西路軍,卻諱莫如深,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西路軍問題才開始打破禁區。

我們都很熟悉黃河的形狀,是個「幾」字形,紅軍「長征」是從這個幾字形的底下過來的,面臨的情形就是,往西、往東都需要渡黃河。

1936年10月,以紅四方面軍為主力,佔紅軍五分之二強的一支部隊,有21800餘人,西渡黃河,企圖打開與蘇聯的通道。在中國西北版圖上有一條狹長的走廊,它南倚祁連山,北臨戈壁沙漠,這就是位於甘肅境內的河西走廊。在150餘天時間裏,中共的這支部隊在河西走廊遭到馬家軍的沈重打擊,幾乎全軍覆沒,只剩下400來人最後逃到了新疆。馬家軍是姓馬的地方實力派,歸屬國民政府,控制中國甘肅、寧夏、青海等地的,代表人物有馬步芳、馬鴻逵等人。中共的這支部隊就是由徐向前、陳昌浩帶領的西路軍

毛澤東給西路軍下了個結論,說「紅西路軍的失敗,主要是張國燾機會主義錯誤的結果」。毛譴責張國燾「害怕日本帝國主義,不經過中央,將隊伍偷偷地調過黃河,企圖到西北去求得安全」。這一結論還被收錄進了《毛選》第一卷,也就成了若干年來的主調。有了老毛的定論,就算瞭解其中原委的當事人,比如西路軍的總指揮徐向前和陳昌浩,自然也不敢吱聲了。

上世紀80年代初,國防大學教授朱玉奉命幫助徐向前元帥整理回憶錄。朱玉從文獻史料中驚異地發現了毛澤東下令四方面軍人馬西渡黃河和成立西路軍的電文,以及其他一些人們所不知曉的情況,才提出了有關西路軍的問題並上報領導。不過有關領導也一時不曉得如何應對才好。當時全國性黨史學術討論會幾乎年年召開,每次開會,主持人都要一次再次地宣布:本次會議不討論、不涉及西路軍問題。這樣,西路軍問題就成為了禁區。但是越宣稱不討論,人們的興趣和議論越多。

後來報告送到了鄧小平那裡,鄧小平轉給了李先念。李先念也算是西路軍的當事人,他是西路軍下面第30軍的政委。作為一個具體執行者,他對上級的命令到底是來自張國燾還是毛澤東、黨中央,也是一頭霧水。多年來他也一直認為是張國燾呢,哪裡敢出來翻案。這回看到朱玉的重大發現,李先念來勁了,急急忙忙也派人去中央檔案館查那時候的電文,才知道西路軍不是張國燾指揮的,而是毛澤東親自操縱的。這樣,西路軍的禁區算是打破了。

不過,西路軍的歷史真相也揭露出了另一個歷史真相,那就是中共一直宣傳長征是所謂「北上抗日」的謊言。老毛一直把向西逃竄的西路軍說成是張國燾害怕日本帝國主義的逃跑主義。這一下真相大白,原來是老毛自己害怕日本帝國主義,想要向西逃跑打通蘇聯。

下面我們來講講西路軍的具體情況。

中共自「長征」開始,就一直在琢磨要向西北挺進,打通與蘇聯的通道。等到了陝北落腳,蔣介石就調動兵力,著手西北剿匪。這時候,紅軍如果分兵西進,剩下的中央紅軍就面臨更大的生存壓力。不過機會來了。

1936年6月1日,廣東軍閥陳濟棠與桂系李宗仁、白崇禧聯合舉兵反蔣,爆發了著名的「兩廣事變」。蔣介石無暇顧及西北,中共認為這是一個難得的機遇,決定提前發動西渡黃河,打通與蘇聯的通道。共產國際指示從寧夏與外蒙古接壤的地方突破,後來又改為要在新疆方向。

然而,瞬息萬變的國內局勢又發生了變化。蔣介石乾脆利落,不費一槍一彈,8月底,「兩廣事變」和平解決。這使蔣介石又揮師西北,繼續剿匪大計。

這使得正準備渡黃河的紅軍有點措手不及。因為國軍已經圍堵上來,結果只有紅四方面軍的9軍、30軍,原紅一方面軍的紅5軍,總共2萬1千8百人向西倉皇渡過了黃河。紅軍渡河後,蔣介石馬上任命青海的新二軍軍長馬步芳為西北「剿匪」第二防區司令,組織起12萬餘人剿匪。從這一刻開始,西路軍就開始了他們蒙在鼓裡的孤獨而淒慘的旅程。說他們蒙在鼓裡,是因為他們完全不瞭解毛的真實意圖,而又被毛指揮來指揮去,直到幾乎全軍覆滅。

當時,在河東的紅軍日子也不好過,抵擋不了國軍的剿匪攻勢。在此情勢下,1936年11月8日,中共秘密制定了一份《作戰新計畫》,將紅軍重新部署,分為南路軍、北路軍,分頭突破,其實也就是放棄陝甘,準備東進渡過黃河進入山西,來一次新長征。與南路軍、北路軍相對應,在《作戰新計畫》裡將已經西渡黃河的部隊稱為西路軍,「西路軍」的名稱由此正式確立。陳昌浩任西路軍軍政委員會主席,徐向前為副主席,西路軍下設三個軍:5軍軍長董振堂,政委黃超;9軍軍長孫玉清,政委陳松海;30軍代軍長程世才,政委李先念。

這時候,遠水解不了近渴,中共顧不得打通蘇聯的通道了,西路軍的任務也就發生了變化,需要配合河東的紅軍求生存。雖然徐向前堅持能夠獨立打到新疆,但是,中央不讓他繼續向西走。11月19日,徐向前收到中央軍委來電,要求停止西進,在永昌、涼州一帶建立根據地。在這樣荒涼的戈壁大漠中建立根據地非常不切實際,徐向前也滿懷疑惑。

這個疑惑在徐向前心中保留了幾十年,直到晚年看到那份《作戰新計畫》才明白,中央的意圖是為了造成河東紅軍與西路軍在河西會合的假象,以便調動蔣介石的兵力向西聚集,好讓河東的紅軍主力向東或向南作戰略轉移。

局勢真是瞬息萬變。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發生,緩解了國軍對中共的壓力,紅軍得到了喘息的機會,這時中共又向西路軍重提「打通蘇聯」的任務,要求西路軍準備繼續西進。12月22日,中央又來電,命令西路軍東返,策應張學良、楊虎城反叛南京國民政府。

計畫趕不上變化。12月25日,「西安事變」和平解決。中央軍委來電:「西路軍仍執行西進任務。」

沒想到,幾天後,命令又變了。1937年1月5日,西路軍收到了暫勿西進的命令。

徐向前後來這樣對傳記工作組人員回憶:「我們不瞭解上面的意圖所在,左思右想,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繼續西進吧,沒有中央的命令;留在現地吧,四面受敵,處境確實艱險。怎麼辦?」徐向前當時不知道的是,此時局面又發生了變化。當時中共方面的周恩來、葉劍英和國民黨的顧祝同正在就西安事變之後的事態發展進行談判,所以中央希望西路軍原地待命以觀局勢發展。

于是,西路軍再次停止西進,也失去了最後的機會。

馬家軍受命剿匪,也沒有閑著,而且那裡本來就是馬家軍的地盤。甘肅有馬安良、馬廷賢,青海有馬步青、馬步芳、馬仲英,寧夏有馬鴻逵、馬鴻賓等人。馬家軍以回民為主,本來他們內部也有矛盾,但是面對共匪,可謂同仇敵愾,很團結。大家想想,要是紅軍從河西走廊打通一條到新疆直通蘇聯的道路,變成了又一個國中之國的中華蘇維埃來,馬家軍如何容得這個?馬家軍佔的是保家衛國的理,鬥志可謂昂揚,與西路軍展開了一場歷時40天的血戰。其間,徐向前不斷向中共告急,請求速派援兵支持西路軍,但被拒絕,中央來電要求他們打到最後一滴血。

本來打運動戰是中共的優勢,但是在馬家軍面前,無疑是「關公面前耍大刀」。比靈活,步兵不如騎兵。比火力,西路軍還不如馬家軍。在馬家軍騎兵的強力衝擊下,西路軍的戰鬥隊形經常被沖得七零八落,最終被分割包圍,難逃被殲滅的命運。河西走廊地廣人稀,合兵一處將使糧食供給發生困難,而分兵駐守卻被馬家軍各個擊破。而且,戈壁地形極不便於西路軍隱蔽行軍,相反對於馬家軍的騎兵卻十分有利,招之即來,揮之即去,西路軍完全處於被動挨打的境地。當時天氣轉寒,這對於以南方人為主的西路軍來說,更是雪上加霜。天時地利人和一個都沒有佔到,導致西路軍遭到了滅頂之災。

陳昌浩最後宣布徐向前和他本人離隊返回陝北,向中央匯報情況,剩下的人就只好聽天由命,各找活路,死的死,跑的跑,最後只有李先念、程世才的30軍有400多人,逃到了新疆。當時新疆的軍閥盛世才跟蘇聯暗通款曲,派人過來與李先念的人馬接上了頭,這些人才算撿回了一條命。

徐向前碾轉回到了延安,陳昌浩回了湖北老家。陳昌浩在文革中遭受迫害,服毒自殺。西路軍慘遭失敗,倒是給了老毛一個鬥爭的利器,因為西路軍的主力是第四方面軍,是原張國燾的隊伍,老毛利用西路軍輕鬆打倒了政治對手張國燾。

紅軍長征,長期以來被共產黨打上「北上抗日」的旗號,其實,是國中之國中華蘇維埃在中國政府軍「剿匪」的強大攻勢下,戰略上不得不做出的一場大潰逃,從江西一直往西跑,可是一直無法立腳,這時候才想要與蘇聯打通,利用蘇聯來抗衡國軍。往北去外蒙古,往西北去新疆都是這個目的。西路軍的來龍去脈,是一個暴露中共真假「抗日」的好素材。要不是當年的李先念後來官至國家主席,這一段歷史要想再見天日,恐怕也是很難的。還有多少歷史在被掩蓋著呢?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