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與「藍顏知己」佛印和尚的宿世淵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6月02日訊】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後人習慣稱呼他為蘇東坡。他是北宋著名的大文豪和書畫家,曾任翰林學士,官至禮部尚書。蘇東坡才華橫溢,所作詩詞歌賦、道德文章,傳誦至今。他懷抱著儒家經世濟時的理想入世為官,卻仕途坎坷,屢次被貶,但與佛家奇特的緣分,讓蘇東坡在面對世間沉浮時,能秉持達觀恬淡、瀟灑豪放的人生態度。

蘇東坡有一個相知甚篤的「藍顏知己」——佛印禪師,他們二人亦師亦友,時常在佛學和文學上相互切磋,彼此砥礪,由此衍生出了一段段民間傳說、文學佳話。

蘇東坡與佛印的宿世淵源

民間傳說,蘇東坡的前生前世曾經是個修行人,但他修得不夠紮實,因執著於兒女私情而導致自己的修行前功盡棄,抱憾而死。那時,他有一個修行已經頗有成就的師兄,十分惋惜自己的師弟修行未果,發願要再次轉生於紅塵中看護師弟,尋機渡化於他,這位師兄就是這一世的佛印禪師。

佛印禪師法號了元,字覺老。他出生於饒州一戶林姓人家,自幼便熟讀典籍,五歲便可以背誦三千首詩,熟讀四書五經,被人稱為神童,年齡稍長便遁入佛門,法號佛印。由於他是乘願再來的人,佛根深種,因此出家數月後就開悟,能知過去未來,成為當世聞名的高僧。

如今且說蘇東坡成年後上京赴試,高中了二甲進士,從此走上官宦仕途。先任鳳翔府判官,後入召直史館。蘇東坡為官清正,不善逢迎,加之又有些恃才放曠,不拘小節,因而無心中得罪了不少人,仕途上並不順遂,時有沉浮。

北宋元豐二年(公元1079年),蘇東坡因政見不同而捲入朝廷黨爭,遭時御史何正臣上表彈劾,被指當初移知湖州到任後謝恩的上表中,曾用語暗諷朝政;御史李定曾隨後也羅列了蘇軾的「四大可廢之罪」,蘇東坡因此獲罪入獄,這就是導致他人生發生重大轉折的「烏臺詩案」。

蘇東坡在監獄中被關押了103天後才被釋放出獄,隨後被皇上貶到黃州去擔任一個小官,這個時候的蘇東坡開始研讀佛經。

當時的黃州位於湖北省長江的北岸,與長江南岸的江西省廬山隔江相望,而廬山歸宗寺的主持就是佛印。

蘇東坡到黃州上任後對佛經的研讀日益深入,有空閒就遍訪名山禪院,向各位禪師求教。蘇東坡因前生與佛印頗有淵源,故今生與佛印一見如故。蘇子才華橫溢,佛印智慧超凡,他們二人從詩詞歌賦到道德文章,從風花雪月到佛法禪理,相談甚歡,從此成為莫逆至交。

此後,蘇東坡便時常邀請佛印一同品茗、參禪、論道、吟詩,有時他們也互相鬥智,開點小玩笑。


蘇東坡與佛印一見如故,二人從詩詞歌賦到道德文章,從風花雪月到佛法禪理,相談甚歡。(網絡圖片)

「八風吹不動 一屁打過江」

蘇東坡在佛印等僧友的帶動幫助下,對佛理的領悟頗有進益。怎奈他這一世畢竟只是個文人,還常常要在官場仕宦圈中打混混,故而他雖然才高八鬥,聰敏過人,卻常常把佛法流於口頭禪,實修功夫欠佳。佛印也只能觀機教化,逐步引導於他。

一日晚間,蘇東坡打坐,自我感覺甚是良好,一時興起便做了一首詩:「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寫罷心中甚是洋洋自得。

詩中所謂的「八風」,是佛家總結的人生容易執著的八種東西,即——「稱」(稱頌讚美);「譏」(羞辱謾罵);「毀」(詆譭污衊);「譽」(榮譽褒獎)「利」(切身利益);「衰」(頹喪衰敗);「苦」(煩惱痛苦);「樂」(愉悅歡樂)。

蘇東坡在詩中標榜自己「八風吹不動」,便是自詡已經參透玄機、悟道解脫。

蘇東坡當夜就派一個書僮乘船過江,把這首詩拿去給佛印禪師看,想請佛印評評他的參禪功夫。不料,佛印禪師看過蘇東坡的這首詩後,莞然一笑,順手拈起一枝毛筆,在蘇東坡的詩後寫了兩個鬥大的字:「放屁」,再交給書僮帶回。

蘇東坡本料想佛印禪師會給他諸多的讚美,怎知書僮帶回的竟然是鬥大的「放屁」二字,不由得火冒三丈,破口大罵:「這佛印實在欺人太甚,不讚美也就罷了,何必罵人呢?我非與他理論理論不可!」

于是,蘇東坡等不到天明,深更半夜便氣沖沖乘船渡江,去找佛印討說法。誰知當蘇東坡來到寺廟一看,佛印禪師竟然離開寺廟出遊去了。那佛印只在自己的禪房門板上貼了一張紙,上面寫著兩句話:「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

蘇東坡一見這兩句話,當即幡然醒悟,心下慚愧不已。他暗自思忖,自己一向對於佛法只求理解,缺少了真修實行,所以當境界現前時,竟與常人無異。

從此,蘇東坡對佛印禪師,更加心悅誠服了,他一有時機就去向佛印禪師請教佛法。


蘇東坡對佛印禪師心悅誠服,他一有時機就去向佛印請教佛法。(網絡圖片)

壽星寺裡憶前生 蘇東坡漸悟前世佛緣

為培植蘇東坡的善根佛緣,佛印禪師也時常藉機向蘇東坡引見其他有道僧人。

有一天,蘇東坡與當地僧人道潛禪師(號參寥子)一起到錢塘西湖壽星寺院去拜訪住持。

剛走入壽星寺,蘇東坡看看四週景物,便若有所悟的對道潛禪師說:「我生平並未到過這裡,但這裡的一切景物好像很熟悉,就好像曾經在這裡住過一樣。」

道潛禪師意味深長地對他微笑點頭,說:「你再仔細想想!」。

蘇東坡頓了一頓又說:「從這裡走到懺堂,應該有九十二個台階。」

于是眾人按階數去,果然如此!眾人稱奇,都說蘇東坡前世定在這裡修行過。唯有那道潛禪師似乎心知肚明,只捋鬚頷首說「善哉善哉」。

從此之後,蘇東坡時不時便到這座寺院裡來,在花木叢生的後院靜坐讀經,或在竹林陰涼的地方小憩納涼。(事見《春渚紀聞》記載)


蘇東坡時不時到寺院裡來,在花木叢生的後院靜坐讀經。(網絡圖片)

蘇東坡通過勤奮實修,日益看穿人世間的榮華富貴不過是虛花假景,不久便悟知自己的前世因緣,並寫下詩句:「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蘇東坡《南華寺》)

(責任編輯:阿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