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親歷者回憶: 血色週日 一天都未能逃開槍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6月04日訊】轉眼就是1989·六四28週年,當年的一名北京高中生,當天背著畫夾去課外輔導班,卻一整天被槍聲尾隨,過程中更目睹了鮮血淋漓的平板車和年輕學生的遺體。28年過去了,在當年這位少女的心中,永遠留有血色記憶。

以下為六四親歷者自述:血色星期天:一個北京高中生的「六四」親歷

「六四」那年,我正在北京市西城區一所高中讀書。不諳世事的我,不僅跟隨全校老師和同學參加了大遊行,也在六四當天無意之中見證了天安門事件的血腥。

我家住在西長安街民族文化宮附近,離天安門廣場大約3公里。6月3日夜是個難以入眠的晚上。鞭炮般密集的槍聲不絕於耳,媽媽在聽美國之音,直到凌晨時分我才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聽媽媽說,槍聲一直到後半夜還在響。

那段時間,每週日,我都會去王府井附近中央美術學院的輔導班學畫。六四這天也不例外,我沒有想太多,背上畫夾、騎上自行車,就繞行民族宮北面的阜內大街,前去上課。

已經是8點多,從民族宮向北騎行,眼見負著傷亡者的平板三輪車從身邊疾行而過——他們正趕往人民醫院住院部。印象最深的是從一動不動的傷亡者身上淌下的鮮血,瀝瀝拉拉撒在路面上。醫院門口還有從其它方向趕來的板車。

到達空蕩盪的校園,只有兩三學友和我一樣「撲了個空」。在樓口聊了一會兒,我就騎上車子準備回家。當時的「老美院」,斜對面是協和醫院住院部。路過醫院大門,見到校尉胡同口有不少染血的平板車。後來看到材料說,那天協和醫院的停屍櫃都被死難者裝滿了。

穿過天安門廣場直接騎回家是不可能了,我決定繞行和廣場平行的前門大街以南的胡同。當時胡同裡還有很多市民一同向西騎。離天安門南側的正陽門還很遠,前方傳來一陣槍聲和鼎沸的喧嚷聲,疾疾的騎行人群隨之湧來,人人立即調轉方向往東。我也緊蹬幾下,怕被子彈射中後背。後來怎樣回到家的,已經不記得了。

到了下午,一直待在家裡的媽媽叫我和她上街轉轉。和億萬中國人一樣,從反右到文革,我生長的家庭,特別是媽媽和姥爺一直是挨整的對象——媽媽因受刺激而中輟學業,姥爺則蒙冤入獄多年,而媽媽的那份率真卻從未被磨去。

當時,民族宮南對面西長安街的南馬路上豎了不少灰色瓦楞板。走在馬路最裡側,又有很響亮的槍聲傳來,我和媽媽急忙躲進街邊一個院子的入口,關緊兩扇厚厚的木門,我還插上了門栓。靜等了十幾分鐘,完全聽不到槍聲,我們才趕緊出來往家走。我看到,路邊的瓦楞板上有些很大的彈孔,有的是連續的,不知是什麼時候打的。

民族宮一帶集中了好幾座中小學。6月5日週一停課,同學們都在傳說,臨近學校有個學生,在過馬路時被子彈打死了。

家姐當時在美國居住,六四當天恰好從北京搭機返美,落地後,立即被在機場等候北京來客的CNN記者攔下採訪。後來聽媽媽說,姐姐從此上了國安的黑名單,被監控多年。

當時電視裡播出所謂火燒軍車、把燒焦的軍人屍體掛在天橋等場面,說是暴徒所為,並不知道那是江澤民上位後的中共設計擺拍。

十年之後的1999年,中共發起的另一場暴力鎮壓拉開了序幕。當2001年央視播出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我——當年的那個未谙世事的高中生,正因為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被關在一所精神病醫院中。

面對央視播出的「新聞」,我還不知道,這起故伎重演的「世紀偽案」,三個月後就經國際教育發展組織調查認定為「國家恐怖主義」;我也未曾想到,針對善良民眾的這場更加史無前例的血腥迫害,才剛剛開始,并且延續了18年,一直到现在。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