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股災新規遇質疑 劉士余遭上任以來最大挑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6月05日訊】近期中國大陸股指下跌,諸多個股跌至2015年股災以來的新低。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也因此遭遇上任以來最大的挑戰,此前他強力推行的多項新政遭到質疑。

據陸媒報導,今年4月以來,股票大盤指數下跌,諸多個股甚至跌至2015年股災以來的新低。在一片怒懟聲中,劉士余面臨著上任以來最大的挑戰。此外,劉士余此前強力推行的從嚴控並購重組、高送轉到限制減持等多項新政也遭受全面質疑,輿論危機重重。

金融亂象大整改

劉士余2016年2月19日出掌證監會時曾說,「我到證監會工作後,花了較長時間來瞭解資本市場的各種亂象,也感到很震驚。」上任伊始,他就明確拋出「全面監管、依法監管、從嚴監管」的監管理念,此後一年中,上證指數從2600多點,一路溫和上漲至3300點。

劉士余重拳出擊各種金融亂象,去年12月3日,劉士余猛烈抨擊險資舉牌是「妖精、野蠻人」。他以「奢淫無度的土豪」、「興風作浪的妖精」、「坑民害民的害人精」形容某些資產管理人及財團收購者,並稱他們用「來路不正的錢從事杠桿收購」,這無異於「強盜的行徑,是挑戰法律的底線,是人性和道德的淪喪」。

今年2月26日,劉士余在中共國務院的新聞辦發布會上,公開表示,金融界有一些「野蠻人」、「妖精」、「害人精」、「大鱷」利令智昏,披著合法外衣打制度的擦邊球,在資本市場裡巧取豪奪,坑害其他投資者,證監會將要大力打擊那些挑戰法律底線的人。

對於操縱市場的各路莊家,證監會頻頻出手,3月30日,證監會給資本市場「大鱷」鮮言開出高達34.7億元的「史上最大罰單」。同時,鮮言也被紅牌罰下,終身禁入證券市場。而前發審委員馮小樹被罰沒近5億元也顯示監管層清理門戶的決心。

此外,證監會還先後組織針對券商、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的專項執法行動,促使後者回歸看門人角色。

5月27日,證監會發布一重磅減持新規——《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上交所及深交所也發布了實施細則,進一步規範覆蓋對像,減持方式、減持數量、減持頻率及信披等。

業界認為瘋狂減持堪稱股災元凶。此次減持新規一出,就連此前公開批評劉士余的韓志國教授也發微博稱,力度最大的減持新規出臺了,漏洞堵的比較嚴密,治標的目標已經達成,治本還需要進一步努力!

有分析指,劉士余此番大動作,必然會得罪大批的官二代和官三代。據港媒報導,中紀委、中組部、監察部和公安部從今年初到2月中,共召見了70多名在近兩年操控證券市場內幕交易的特大暴發戶,他們基本全都是高官二代、三代子女。平均每人中飽50億元(人民幣.下同)以上,最多的進賬250多億。

而劉士余本人也成為相關利益集團的「眼中釘」,據香港《動向》雜誌今年5月號發布消息稱,新任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南下上海、深圳調查內幕交易時,從酒店外出到證券交易所途中,以及在深圳下榻酒店時都被人跟蹤,其下榻的酒店裡還被人放置了竊聽器,他的座駕車廂內甚至被安放了微型計時炸彈。不過,這些事件最終都是「有驚無險」。

股票熊市 劉士余成眾矢之的

然而今年4月以來,股票進入熊市,大盤下跌使劉士余成為眾矢之的。事實上,自1992年證監會成立,證監會主席一直就是坐在火藥桶上的那個人,從首任掌門人劉鴻儒到「熔斷」後黯然下課的肖鋼,頭頂始終高懸著大盤指數這一「達摩克利斯之劍」。

即便如此,劉士余上任後遇到的熊市,上證指數的漲幅,依然接近18%。

專家分析認為,熊市的真正原因還得歸根於大陸股市「政策市」與「散戶市」的雙重特徵。大陸一直是散戶為主的市場結構,其投資專業能力不強。一旦上市公司造假、業績變臉、股價下滑,散戶們自然就要找監管部門討說法,被股指綁架的證監會主席也就始終未能擺脫「救火隊員」的角色。

外界觀察發現,劉士余上任一年多,幾乎將可以開罪的各方勢力得罪了個遍,既存利益格局備受衝擊。在這個高度敏感的「政策市」裡,劉士余每一次放狠話,都讓相關概念股一瀉千里,因而也遭到輿論詬病。

在劉士余痛批個別險資後的第一個交易日,險資舉牌概念股應聲下滑,數百隻股跌停,不少個股更是慘不忍睹,下跌幅度超過30%。各路險資雖則動輒上萬億的資產規模,此時也不得不屏聲斂手。

今年4月8日,劉士余放話:有的上市公司上市後大幅減持,空倉走人,有的上市公司用高送轉來助長股價投機,「吃相很難看」,要「秋天算賬」。4月10日,高送轉概念股大面積跌停,多家公司紛紛公告縮減高送轉比例。

同一天,劉士余還表示,「一些『忽悠式』『跟風式』重組已成市場頑疾。」這也是近期監管重點關注的對像,揪出了不少大案。

多年來,市場化、國際化、法治化一直是大陸股市發展的目標。而市場化改革最重要的關口就是IPO(首次發現股票企業)市場化,這也是最難啃的硬骨頭。此次大盤下跌,IPO提速被視為罪魁禍首,這也是多方人士怒懟劉士余的直接原因。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