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論《藏頭詩》預言二十一世紀大災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李淳風藏頭詩》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所用字詞偏於怪誕詭異,例如同是李淳風所作的《推背圖》,明明在第三象中寫著「日月當空」,其中「日月、空」合字為「曌」,是武則天自創文字以作為她的名字。但是在《藏頭詩》中卻變成「兩目常在空」,其中「兩目、空」合字為「瞾」,音義同「曌」。就是要怪,而且愈到後面,所用的字詞愈是怪異。

雖然如此,《藏頭詩》到現今以前的內容經過證驗,都可與歷史記載詳實契合。尤其有關於年期部份,不但直白其數字毫無隱諱,而且準確無比,例如:

準確無比的年期數字
在(段次淳風11)中寫道「後二十四年」,查證歷史就剛剛好二十四年,準到個位數字,真是準的沒話說!後面的「又有亂天下者,危而不危,一人大口,逢楊而生,遇郭而止。」幾句所指為唐玄宗時發生的安史之亂,這是非常有名的歷史事件,只要稍知中國歷史的人都很容易猜對。但在那變亂發生之前,「安」「史」這兩字應該都不容易能確定猜得對吧?

在(段次淳風15)中寫著「迨百年之後」,印證歷史就真的是不到一百年之後。而「有人之王頭腰八者亂之,然亦不得此國之天下。」所指為南宋寧宗時,北方的金宣宗連續數年舉兵侵寇南宋的戰亂。若非對歷史很嫻熟或者查閱歷史書籍,一般人恐怕不容易猜對是此一事件吧!

唐‧李淳風《藏頭詩》 部份(段次)內容
……
淳風曰:「…後二十四年,又有亂天下者,危而不危,一人大口,逢楊而生,遇郭而止。」 (淳風11)
……
淳風曰:「…迨百年之後,有人之王頭腰八者亂之,然亦不得此國之天下。…」 (淳風15)
……
淳風曰:「…越二百餘年,又有混世魔王出焉,頭上生黃毛,目中長流水,口內食人肉,於是,人馬東西走,苦死中原人;…」 (淳風17)
……
淳風曰:「九十年後,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帶一枝花,太陽在夜,太陰在日,紊亂山河,兩廣之人民受無窮之禍。不幸有賀之君,身帶長弓,一日一勾,此人目常在後,眉常在腰,而人民又無矣。若非真主出世,天下烏得文明。」 (淳風18)
……

在(段次淳風17)有言「越二百餘年」,對照歷史就真的是過了二百餘年。後面的「又有混世魔王出焉,頭上生黃毛,目中長流水,口內食人肉,於是,人馬東西走,苦死中原人」,這幾句是指清朝晚期時發生的太平天國運動。但是這些字句中找不到與「太平天國」及「洪秀全」這兩個主要字詞有關的連結,而是必須在此變亂期間的情節中尋找解釋。雖然太平天國運動已經是一百五十年以前的歷史了,現今的人要能完全解答其字句所隱含對應的事項都很有難度,更何況是在變亂發生之前。此例也可佐證,《藏頭詩》所用字詞真的是愈後面愈怪異,且愈難事先可猜想得到。

二十一世紀的大災禍
(段次淳風18)中的內容就不是現今以前的歷史了,而是在未來。計算「九十年後」此年數所得到的時間,就落在本世紀、第二十一世紀內。而災禍區域就在中國大陸地區,依其內文推估,受災禍波及範圍可能非常廣闊,其中某些地區的損傷程度會更為嚴重。

從「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到「而人民又無矣」,總共有65個字。用這麼多文字來描述一個年期內的動亂災難,在此之前的《藏頭詩》其他災難內容都遠遠不及。可以推估這段災禍所造成的損害傷亡程度將會相當嚴重,以現代軍火武器的殺傷力與破壞力,再加上工廠與商家所存有的各種化學物料,其可能慘況實在不敢想像。

「紊亂山河」似乎暗示災禍波及到中國大陸的大片主要地區。而「受無窮之禍」的「兩廣」所指為廣東、廣西地區,應當包括香港、澳門在內,甚至海南島。「而人民又無矣」,則暗示著這災禍所造成的人民傷亡可能會非常慘重。

這是《藏頭詩》在本世紀內僅有的一段災難預言,其持續時間年數也可能不會算短!至於此段災禍的細節,就如前面段次的三個例子所示,要能事先猜解得對是非常困難的。或許當時間較接近時,再依照當時的具體人物事況,比較有可能猜對。

雖說在劫難逃,但就像狂風暴雨要來,如果事先有作一些防範措施,總可能降低損害與傷亡。所以到那時,無論是居住、遊歷的人,或者是經營、投資的人,或僅是接洽、與會的人,都最好有作因應準備。

這並非危言聳聽,也不是無稽臆度,基於對《藏頭詩》的實證瞭解,在此正式作預警告示,請務必要正視!

註:《李淳風藏頭詩》其中的(段次)是筆者所作分段,乃為方便參照用。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轉引本文請註明作者與出處,請勿抄襲或變改內容。**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