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 與政治無任何關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5月13日,是第18個「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25周年紀念日。全世界法輪功學員正在以不同方式紀念這個偉大的日子。5月14日,來自57個國家和地區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齊聚美國紐約巴克萊中心,參加「2017年紐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走上講台時,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全體起立,以長時間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李洪志先生親臨講法。在江澤民利用中共,動用全中國的人力、物力、財力迫害法輪功18年後的今天,這盛大隆重的場面,讓我百感交集。

為什麼法輪功經歷了那麼長時間、那麼邪惡的迫害之後,還有如此旺盛、強大的生命力?在中國大陸,包括到海外旅遊的中國大陸遊客中,經常聽到一種說法:「法輪功搞政治」。作為一名曾經的中紀委監察部官員,一名修煉法輪功22年的老學員,在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後,我想結合我的親身經歷,談點個人的看法。在中國歷史正在發生深刻變化的重要關頭,或許對於8000多萬中共黨員中願意客觀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人,會有所幫助。

回顧我54年的人生旅程,修煉法輪功是我人生最重大的選擇。作出這個選擇之後,我經歷了從中紀委監察部到監獄,再從監獄到世界之都——紐約的人生大跨越。在這個過程中,我失去了什麼?個人的名、利、情、色,幾乎全部都失去了;我得到了什麼?在「真、善、忍」的指引下,不斷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在絕境中走出了一條「一正壓百邪」的通天大道。

一、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講:「修煉不是政治」

1996年9月3日,李洪志先生在《修煉不是政治》一文中寫道:「我在講課中一再強調,常人社會形式,不管它是什麼樣的社會與政治,都是有定數的,是天定的。修煉的人無須管人間的閑事,更不要參與政治鬥爭。」「我們大法修煉的形式就是這樣的,也不投靠任何國內國外的政治勢力。那些有勢力的人不是修煉的人,就絕不能擔任我們大法的任何名譽的和實質的負責人。」「一個修煉者,除干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①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修在先,煉在後。修,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從做好人做起,不斷「向內求」,去掉對個人名、利、情、色的執著,最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②;煉,就是煉簡單易學的五套功法(四套動功,一套靜功)。

人為什麼要修煉?修煉的最終目的是什麼?這就要了解數千年來人類哲學史上的三個終極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將到哪裡去?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這本書中用最通俗易懂的語言,回答了這3個問題,同時,對於如何修煉?修煉中會遇到什麼問題?如何對待這些問題?都用最簡單明了的語言作出了回答。這一切遠遠超越現實的政治、政黨、政權。

修也好,煉也好,都需要一個人發自內心、自覺自愿才能做到。李洪志先生多次反覆講到這個問題:「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③「你不想修了,誰也不能強制你去修,那等於是在幹壞事。誰能強制你轉變你的心呢?」④政治是有強制性的;修煉法輪功,沒有任何強迫命令。

二、我是在中紀委監察部工作時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走上修煉道路與政治沒有任何關係。

修煉法輪功之前,因為神經衰弱,出於祛病健身的目的,我曾學過一種氣功,每個階段都要交錢,學了不久,就出現「自發功」,只要我一放鬆自己的思想,就能夠自發打出各種漂亮的拳法。剛開始,我很好奇,也很興奮,但不明白為什麼。一段時間之後,我覺得這樣不對勁,決定停止學習這種氣功。一旦停下來之後,我就每天惡夢連連。白天要上班,晚上睡不好覺,搞得身心俱疲。然後,我開始四處尋找答案,前後花了半年時間,一直沒有找到答案,非常苦惱。

1995年5月3日,一位老阿姨向我介紹了法輪功。因為剛練過一種以治病為目的騙錢的氣功,我非常警惕。得知法輪功「義務教功」、「不講治病」之後,我決定試一試。煉完功之後,老太太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回到家,我急不可耐的看起來。我沒按順序看,找到專門講「附體」的那一部分。一看,我明白了:我練功自發動起來,實際上是被另外空間的東西附體了。第二天煉完功之後,那個老太太說,有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相,建議你從頭到尾看一遍。因為馬上要到外地出差,我花兩天時間全看完了。

第一天,從早上8點多開始看,一直看到晚上12點。看的過程中,我身上有很多反應,最突出的是頭疼。到深夜看完出門時,我的身體那個輕哪,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過!就象一團棉花放在手心,輕輕往上一彈,就彈起來了!難道這就是李洪志師父幫我凈化身體後「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嗎?我還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不是一個地方轉,渾身上下,到處都在轉。然後是我曾經練那個假氣功出現的那些不好的狀態全部都消失了!

三、我開始實修法輪功之後,到1999年「7•20」之前,中紀委監察部領導沒有一個人認為我修煉法輪功是在「搞政治」。

我從修煉法輪功的第一天起,就是公開的。上至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下直最基層認識我的許多官員,盡人皆知。工休時間,我經常在中紀委大院的空地上、大禮堂、小禮堂煉功,有時,在我的辦公室煉功。我曾在中紀委監察部的工會支持下,教部分官員煉過法輪功,煉功用的錄音機,就是工會提供的,教功的海報就貼在中紀委大樓一樓的通告欄內,所有進出大門的中紀委官員都可以看到。

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到1999年4月25日,近4年的時間裏,我嚴格按照《轉法輪》的要求,戒煙、戒酒,不貪1分錢的財,不好半分的色,沒有花中紀委監察部1分錢醫藥費,身心不斷被凈化,我的工作深得中紀委監察部領導的信任。曾參與過涉及中共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最高機密的工作。參與過跟美國監察代表團的工作會談。1998年一整年,我只出過一次差。當時領導安排我到東北、西南、西北調研。然而,我剛到黑龍江省的第三天,就被中紀委副秘書長彭吉龍緊急召回北京,參與一份重要文件的起草。中紀委有1000多人,筆杆子很多,我好不容易出一次差,就被緊急召回,足見當時中紀委監察部領導對我是多麼信任。直到1999年「4•25」事件前夕,我還參與了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一份重要講話的起草工作。「4•25」事件發生前,沒有一位中紀委監察部領導認為我修煉法輪功有任何錯,沒有一位中紀委監察部領導認為我修煉法輪功是在「搞政治」。

四、我在政治性極強的中共最高層工作,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未要求我向他提供任何有關中共最高層政治方面的信息。

中紀委監察部是中共反腐敗的最高專門領導機關,工作的政治性非常強。1978年中紀委恢復重建後的許多絕密級的資料都交我保管。《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曾經起草過的全部文件都交給我保管。1998年7月的一天,中共政治局作出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不再從事經商辦企業活動的決策;當天下午,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主持召開中紀委常委會,我列席了這次常委會。會後,由我執筆起草了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關於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不再從事經商活動的通知」。緊接着,我參與了尉健行在貫徹落實中央關於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不再從事經商活動重大決策電視電話會議上講話的起草。

我是「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參與了在中央辦公廳、中紀委、中組部、中宣部、中央黨校,與一些離退休老幹部和部分在職省(部)級官員的座談,由我整理了部分座談記錄。起草小組組長、中紀委副書記徐青,起草小組副組長、中組部副部長虞雲耀就有關重大問題交換意見時,我也在場。我還參與過中紀委副書記候宗賓、曹慶澤、徐青、夏贊忠,中紀委常委傅傑,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武連元等領導講話或文稿的起草工作。

我身處中共最高層,可以聽到、看到許多中共最高層的絕密文件,但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來沒有要求我向他提供任何有關中共最高層政治方面的信息。1996年11月2日晚,李洪志先生在北京地壇芳澤軒給參加北京國際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的代表講了一次法。不少學員見到師父後,激動的不得了,紛紛跑到前面去跟師父握手、打招呼,有的激動的直流眼淚。非常奇怪的是,從始至終,我沒有一絲一毫的激動,整個感受,就一個字:「靜」!彷彿我的思想和行為全部被抑制住了一樣。這是我第一次見李洪志師父,卻沒有跟師父說一句話;師父也沒有給我任何特別的「指示」。

五、我被開除黨籍、辭退回家,不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搞政治」,僅僅是因為我在法輪功問題上講了真話。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我被當著「極少數有政治意圖、存心作亂的幕後人物和策劃者、組織者」開除黨籍、辭退回家!

1999年4月25日,北京發生了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事件⑤,我也參加了。當天,在中南海中央警衛局的一間辦公室里,時任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何勇等跟我長談3個多小時。由於當時中共最高層從未就法輪功問題表過態,我的3位老領導都沒有談法輪功的是與非,只是反覆講,作為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在這個時候,到這個地方來,這件事本身就是犯了嚴重政治錯誤。我則堅持認為,我是依法到這裡來反映意見的,沒有任何錯。

「4•25」事件當晚,此前長達7年的時間裏從未就法輪功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細緻調查研究的江澤民,卻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發誓要「戰勝法輪功」。4月29日,中紀委監察部領導向我傳達了這封信。我想,江澤民很可能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正好領導要我就「4•25」去中南海寫一份書面文字材料,於是,根據我修煉法輪功近4年的親身體會,根據我聽到、看到的法輪功凈化身心的事例,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5月8日,以挂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

1999年7月20日,聽不進真話的江澤民,一意孤行,利用中共,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我首當其衝,當天就被「隔離審查」,7月26日,被開除黨籍。我被「隔離審查」了135天。專案組通過內查外調,沒有發現我有1分錢的經濟問題,沒有發現我有任何泄露國家機密問題,沒有發現我有任何不正當男女關係問題。我唯一的「問題」,是在法輪功問題上講了真話!

六、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18年,不是因為法輪功「搞政治」,而是由江澤民和中共「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本質決定的。

1999年12月2日被辭退回家到2013年7月10日出獄,無論我的生存環境多麼險惡,物質和精神的壓力多麼巨大,拜權主義和拜金主義在中國大陸多麼猖獗,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貪財、好色、戀權、拉關係、走後門多麼瘋狂,我一沒有自殺,二沒有殺人,三沒有採取任何極端的暴力行動,而是一直堅持以寄挂號信的方式,依據中共憲法等法律法規的明文規定,講清法輪功真相,表達我的訴求。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被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和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判刑5年。在坐牢的1825天里,我一直以寫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的方式,繼續講清法輪功真相,依法維護我的人權。

我坐牢期間,江澤民主要依靠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迫害法輪功。2008年11月19日,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東一區102監室內的我,寫了一封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的致時任中共軍委主席胡錦濤的檢舉信,信中列舉了我入獄前就法輪功問題寫的最重要的信件,信末,提出兩點強烈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壹仟萬元人民幣。此信寫好後,上交解國建警官(音),解國建警官立即上交北京市公安局預審員竇崢(音),竇崢立即「提審」了我。在確認竇崢將我「2008年11月19日寫了致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記錄在案之後,我在筆錄上簽名,按了手印。無論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的初審判決書,還是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終審裁定書,對這封檢舉信,沒有說一個「不」字!

2010年9月9日、11日,在北京市前進監獄,我寫了10封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的檢舉信,分別檢舉了:(1)偽造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的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鑒定人;(2)偽造881封信的鑒定結論的北京市公安局的鑒定人;(3)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4)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5)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院長;(6)作偽證者;(7)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社長蔡翔;(8)隱藏在中共最高層向當代中國最大走私犯賴昌星泄露絕密文件者;(9)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10)致胡錦濤的信《關於依法逮捕賀國強的強烈要求》。這10封檢舉信寫好後,上交第一分監區副監區長柳剛,柳剛以「這裡是監獄」為由,將這10封檢舉信全部非法扣押。之後,就柳剛非法扣押我的檢舉信問題,我又給當時前進監獄監獄長段炳川,副監獄長曹利華,繼任副監獄長薛英奎,寫了大量檢舉信,分別上交第一分監區監區長李學東,繼任監區長張建偉,第一分監區副指導員施興東,第一分監區警官左言起、王學斌、臧海龍、劉宏栓、張李建、趙龍虎、王蘇濱,第十一分監區副指導員任洪勝等。

坐牢期間,我曾多次反覆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多次反覆提出由中國司法機關依法判處江澤民死刑100次,1000次,10000次,也絲毫不為過。在我的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中,我向江澤民,周永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時任中共公安部長孟建柱,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所長張寶利(音),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鑒定人,北京市公安局的鑒定人,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檢察官陸俊釗,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北京市前進監獄獄警柳剛,北京市前進監獄副監獄長曹利華,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等,索賠物質和精神損失總額超過1億元人民幣。無論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還是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對我的上述所有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的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全都沒有說一個「不」字!有關情況參見2016年10月6日我在希望之聲網站上發表的《神的啟示何止值1億元人民幣》。

我在中共監獄裏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從下到上,竟然沒有一個官員敢說一個「不」字!這在中共奪取政權68年的歷史上有過先例嗎?在中共建黨96年的歷史上有過先例嗎?

為什麼我敢、我能在我無權無勢、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的情況下,完成這正氣磅礴之舉?並不是我個人有多大能耐,而是因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給了我一顆「天膽」,而是因為我在實修法輪功的過程中,把千百年來人們放不下的「名、利、情、色」,統統放下了。放下,才能升華;放下,才能超越;放下,才能「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從1999年12月2日被中紀委監察部辭退回家到2013年7月10日走出監獄,我走了一條最難的路,也是最正的路:無論在入獄前,還是入獄後,我講清法輪功真相、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就是依法寫信、寄挂號信或者寫信、上交信、寫上訴狀,上交上訴狀。上至江澤民,下至監獄警官,所有收到我的信(上訴狀)的官員的做法都是一樣的:不管王友群寫了多少封信,多長時間的信,措施多麼尖銳激烈的信,即便你索賠100萬,1000萬,超過1億元人民幣,我都有法不依,違法不究,我是流氓我怕誰?

七、18年來,法輪功從來沒有「搞政治」,《九評共產黨》只是追根溯源,正本清源,根本不是什麼「搞政治」。

1992年5月13日至1999年7月20日,長達7年的時間裏,法輪功除了依法爭取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外,從未干涉過中共的內政外交。1999年7月20至2017年的今天,針對「中共為什麼迫害法輪功」這個不容迴避的重大問題,大紀元推出社論《九評共產黨》,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原因講的一清二楚。你要迫害我,剷除我,消滅我,我要弄清楚你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嗎?這是追根溯源,正本清源,根本不是什麼「搞政治」。

我從中紀委監察部到監獄,再從監獄到世界之都——紐約的人生大跨越,是一個最典型的案例。我是畢業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政治系的法學博士,曾經師從中共黨內堪稱權威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高放教授,曾經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僅僅因為我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依法向江澤民等講了真話,江澤民與中共就企圖通過非法剝奪我的信仰自由權、言論自由權、人身自由權、申訴權、檢舉權、控告權、工作權、人格尊嚴權等,置我於死地,至今為止,我被迫害18年,被迫失業13年零5個月,4930天!我在這裡談我被迫失業問題,只是一句話,一個數字。這背後有多少剜心刺骨、在近乎絕望中禹禹獨行的艱難時刻,實不足為外人道也。不是什麼「搞政治」,而是憑着對「真、善、忍」的信仰,我才能闖過這九九八十一難!

我被迫害18年的親身經歷充分證明:上至江澤民,下至前進監獄獄警,沒有一個人信仰他們天天掛在嘴邊的那個馬克思主義;沒有一個人相信「依法治國、依法行政、依法辦事」,沒有一個人認為隱藏在中共最高層向賴昌星泄露絕密文件者「危害國家安全」,沒有一個人認為江澤民將相當於40多個台灣的中國領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等國「危害國家安全」!

我被迫害18年的親身經歷充分證明:江澤民及其利用的中共的信仰,用五個字概括,是「烏紗帽主義」,用四個字概括,是「高壓」、「欺騙」,用三個字概括,是「假、惡、斗」,用兩個字概括,是「邪教」。

我被迫害18年的親身經歷還充分證明:中共已處在晚期癌症的晚期,中共腐敗的癌細胞已深入骨髓,擴散全身,無藥可救了!《九評共產黨》關於中共邪惡本質的揭露,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八、法輪功洪傳全世界靠的是「真、善、忍」的巨大威德,靠的是法輪功凈化身心的奇效,而不是任何國內外的政治勢力。

從1992年5月13日到1994年12月21日,是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大陸傳法傳功階段,整個傳功過程都是公開的。李洪志先生在全國各地共辦了56期法輪功學習班。我看過很多回憶文章,其中,不少人都講到,李洪志先生是長時間吃着即食麵到處傳法傳功的!

從1999年7月20日至2017年5月的今天,江澤民利用中共,動用數以百萬計、千萬計、億萬計的中國納稅人的血汗錢,迫害法輪功。然而,法輪功不僅沒能如江澤民所願的迅速「被戰勝」,相反,頂着狂風暴雨,傳播到了全世界至少114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的經典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40種外文,在中國大陸以外公開出版發行,成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上被譯成外文最多的中文書;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因對人類身心健康的卓越貢獻,受到超越國界、黨派、種族、語言、文化、宗教信仰的各階層人士的推崇與敬仰。

江澤民在1999年「4•25」事件當晚發誓要「戰勝法輪功」,「4•25」事件卻成為法輪功在台灣迅猛發展的一個轉折點;1999年「7•20」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7•20」卻成為法輪功在韓國迅猛發展的一個轉折點。法輪功完全是憑着「真、善、忍」的巨大威德,憑着凈化身心的奇效,傳遍全中國,傳遍全世界的。所有這一切,與國內外政治勢力,沒有任何關係!

九、法輪功洪傳於世,是為了救人,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假如一位醫生治好了我的絕症,我會感激他一輩子。假如一位老師交給了我人生的真諦,我會永遠尊敬他。假如一個人把我從毀滅的邊緣救回來,我會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這位恩人——李洪志師父。」這是中國大陸一位法輪功學員在5•13「世界法輪大法日」寫給李洪志先生的一段話,這段話代表了全世界法輪功真修弟子的共同心聲。

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是與古今中外人們信仰的佛、道、神為敵,是與普世價值真、善、忍為敵,是與擁有信仰自由的2300萬台灣同胞為敵,是與全世界所有允許法輪功學員合法修煉的國家和地區的政府為敵。

善惡有報是天理。2015年5月1日以來,全世界已有21萬法輪功學員實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2015年7月1日至今,全世界已有238萬民眾簽名舉報江澤民。等待江澤民的,必將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震憾人心的北京大審判。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這裡,我再次奉勸中國大陸還跟在江澤民屁股後面跑的那些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善待法輪功學員,立即退出中共,亡羊補牢,悔之不晚。

注釋:

①李洪志先生著:《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台灣益群書店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0月,簡體字版,第67頁。

②同上,第85頁。

③李洪志先生著:《轉法輪》,台灣益群書店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12月,正體字版,第128-129頁。

④同上,第39頁。

⑤參見2017年4月25日新唐人電視台網站《前中紀委官員談「4﹒25」事件:江澤民必被抓》

——轉自《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