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紙糊的強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無論是鎮壓良心人士還是蹂躪平頭百姓,中共一向都以心狠手辣著稱,給人的感覺是它很強大,什麼都不怕,無所忌憚,而且它一直也自以為很強大,也特別熱衷於展示炫耀這種強大。其實呢,這種強大不過是一種表面現象,並不能消除其內在的虛弱。能證明這一點的例子在《2017,中國起來》裡可以說俯拾皆是。

就拿2006年8月14日,高律師在山東東營市姐姐家遭秘密警察綁架這事來說吧。被綁架後,高律師被帶到審訊室,按在一把被固定在地上的特製的鐵椅子上,又被特別設在牆上的兩盞強光燈直直的照著。審訊者告訴他:「『8.15』(警察當時對高律師使用的秘密代號)要無期徒刑,沒收全部財產,要是徹底低頭,馬上放人。沒收全部財產的工作,我們已做完。我們知道你很硬,我們不怕。我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耐心,時間不會很長,一般就那麼10天到2週的時間,一般人熬不過我們這10天左右的突擊階段。實話給你說,除了『法輪功』外,我們至今還沒有遇到能熬過第一階段突擊這關的,你表個態度吧?」

高律師告訴他們:我只對兩個話題有興趣,其一是如何儘快結束暴行,還我自由;其二是如何啟動結束暴政,還中國社會文明與自由的政改,其餘的不談。但願我能成為「法輪功」之外熬過「突擊關」的人。

這個回答讓秘密警察十分惱怒:「8.15你聽著,我們絕不讓步,在國內問題上,我們絕不會讓步,我們什麼時間讓過步?今後也不會,我們絕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臺。實話告訴你,捏死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你現在應該感到我們的強大了吧!我們的強大你們永遠想不到。今天你還沒看出來嗎?」

高律師答道:「我確實未揣摩過你們有多強大,但我能準確判斷出你們有多懦弱及低能,自稱強大的中共絕對不敢把我們之間今天這樣的對話公開在天安門廣場進行。我一個人,敢在任何場所,任何時間,進行任何內容和任何形式的對話、辯論。擁有幾百萬軍隊、擁有國家機器的中共就絕無這點膽量,你們用今天這樣的方式來展示強大,恰恰反映出你們的無能、無知、無恥及無奈!換句話說,強大的中共敢不敢將今天咱們的談話內容在網上公開?不敢!我敢,強大的中共絕不敢。」

秘密警察自稱捏死高律師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可他們卻絕對不敢把跟高律師的談話公之於眾。這說明什麼?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

高律師在姐姐家遭綁架後,東營市的警察把她也綁架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關了兩天。兩天時間裏,不但上洗手間都被人盯著,連晚上睡覺時床頭都坐著一名警察盯著她。這期間,東營市公安局局長與高律師的姐姐之間曾有這麼一段對話:

公安局局長問:「你為什麼要和你弟弟在一起?」

答:「你已經有答案,你知道他是我弟弟。」

問:「你知道你弟弟是什麼人嗎?

答:「你已經有答案了,他是我弟弟。」

問:「你的弟弟已經嚴重地威脅到國家的安全,為什麼還是要和他在一起?」

答:「一個赤手空拳的個人能嚴重地威脅到國家的安全,只能證明你們的政權是紙糊的。至於你問為什麼還要與他在一起,你有答案,因為他是我弟弟。他威脅國家安全,你們怕他,我不怕他。」

問:「說你不識字,怎麼能講出這樣明白的道理?」

答:「這些簡單道理除了當官的人以外,三歲小孩都懂。」

問:「不跟你胡攪蠻纏了。」

答:「是你找我談話,我從來沒打算要找你。」

高律師的姐姐講的一點不錯,中共政權確實像紙糊的一樣,別看它平日裡總是擺出一付誰都不怕的架勢,內裡其實比誰都虛弱,不然,高律師無一槍一卒,就在網上發表了幾封給中共領導人的公開信,何至於就被他們視為「威脅國家安全」了呢?綁架了高律師,連同他姐姐也一塊綁架囚禁了兩天,如果真的很強大,有這個必要嗎?

這不是真強大,而是弱不禁風的紙糊的強大!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