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是一個父親(好文力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父親節就要到了,中國社交媒體上熱傳的一則網文《因為,我是一個父親》催人眼淚。文章中的主人公是中國千千萬萬在外出苦力,養家糊口的父親的代表。平凡而又偉大。

網絡文章:因為,我是一個父親

老婆剛才打電話給他,是來催他的,十三歲的小兒子開學念初二了,學費還差三千塊,得趕緊準備好,學校那邊是一刻也耽擱不得的。

可是,他剛從銀行回來,又得去趟銀行,因此心裏就添了煩悶,眉頭擰起來了。

去兩趟都是給銀行存錢,存錢存錢,可是錢,錢又在哪裡呢?

他用手機傳簡訊給兒子:這月生活費爸給你打過來了,工商銀行的卡,離你學校近。末了又補了一句,先打了800,剩下的兩百,過幾天給你打。

估摸半個鐘頭過去了,兒子還沒回覆,他有點兒坐不住了,想打個電話過去,又擔心兒子在上課,或者有事出去,忘帶了手機。

他尋思著應該是在上課,雖然他沒讀過幾年書,但大學裡頭功課很多,他是聽說了的,但總免不了往前頭想,越想,就越覺得彆扭,怪不舒服。

這回只打了800過去,兒子夠不夠用?

他覺得肯定是這次錢的數目不對,惹的兒子不高興回他了。

平日裡生活費都是一個月1000,這回怎麼就打了800?

他猜兒子此時一定盯著手機熒幕,看著簡訊,嘴裡嘟囔著,埋怨著。雖然他說了過幾天補足少的兩百塊,但總歸心裏難受起來了。

黑漆漆的屋子,鐵爐上煨著稀粥,兩個白饅頭緊貼著鍋蓋,在慢慢加著熱。破舊的軟頭箱、掉了漆的椅子,在黃色燈泡的照耀下,留下了黑影。燒熱水的鍋裡,此時發出哧哧的響聲。水就要開了。

為什麼不一次性打夠1000呢!

突然,他像是聽到兒子在他耳朵跟前說了這句話,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半響沒有吭聲。

他坐在發潮的床頭,掏出最廉價的香煙,拿打火機點著火,狠抽了幾口,煙霧繚繞起來,熏滿了整間冷清灰暗的狹小平房。

他何嘗不想一次性給足兒子生活費呢?

他甚至想每月多給1000,讓兒子買件新衣服,買雙新鞋子,可是,小兒的學費也要緊的很,沒有辦法,只好…….

屋門口站了一個人,是個中年婦女,燙了時髦的波浪捲發,三十七歲上下,臉色紅潤,嘴唇略微油膩,身體發胖,衣服臃腫,盡顯富態。

今天沒出去做活啊?

他忙從床邊下來,掐掉煙頭:天氣不好,估摸著要下雨,就先不出去了。

中年婦女『哦』了一聲,不言語了,站門口,也不走。

他見了,明白意思:是該交房租了。

但現在要一下子拿出幾千塊,交半年的房租,他怎麼能拿的出來!

他艱難地開口說:這兩個月生意不好做,兒子還要——

知道。

中年婦女截住了他的話:家裡兩個娃,一個讀初中,一個念大學,正是花錢的時候。

頓了頓,又說:日子不好過,我也明白。你別太急,我來就是說一聲,先緩著,家那邊用錢要緊!咱們也不是一年兩年的房客了,這麼多年下來,這屋猜想都認你!

他心裏充滿了感激之情,要請房東進屋來坐坐,房東擺擺手,轉身,忙去了。

一種想發出長長嘆息的情緒,開始在他心裡頭蔓延,但他忍住,沒讓他繼續蔓延。

他不能嘆息,絕不允許!哪怕僅僅是要撐不住了,被打垮了的念頭,也不能有!

他的骨頭裡,刻著深深的、烙印般的責任。

這時候,兒子終於發消息過來了:我不急,爸,夠用了,過段日子再打剩下的吧!

他摸著手機,傻呵呵地笑了。兒子能這麼體諒,貼心,他打心眼兒裡高興,于是鬆了口氣,掩上爐子,胡亂扒拉了一碗溫熱的粥,就著吃了兩個還沒熱透的饅頭,感到渾身充滿了力氣。

天空陰沉沉的,該是要下雨了,他鎖上黑漆漆的屋子,蹬著人力三輪朝西直門走。

雖然嘴上跟房東那樣說,但還是要出去跑跑的,能賺一塊是一塊。他清楚,一整個家的重擔,都在他身上。

他多掙一塊錢,就能讓家裡的妻兒多一份安穩。

妻兒都遠在家鄉,隔著千百公里,一家子人,卻分開來過,還有什麼比這更心酸!

可是就算這樣,他也沒有掙到錢,沒有買下房子,沒有過上好日子……

這,才是最讓他難過的原因。


圖為美國紐約一名華裔父親雨中為兒子撐傘,自己卻被淋透的瞬間。(微博)

他蹬著三輪車上了街,靠在路邊,給家裡打了個電話,找到一家農業銀行,進去排隊,等待,輪到他了,趕忙跑到櫃臺,報了家裡銀行卡號,從報紙裡抽出一沓錢,仔細地數了三十張,遞了過去。

辦完了這件事,他終於有了一絲輕鬆的念頭:讀大學的兒子的生活費,念初中的兒子的學費,都有著落了。他感到一陣欣慰,心想生活並沒有打敗他,他還能繼續戰鬥。

這時候,他突然收到了老婆的簡訊:錢收到了,家裡一切都好,不要記掛。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今天是你生日!時間過得真快,我們的孩子都長大了,懂事了,小兒讓我跟你說聲生日快樂,他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半分鐘後,又收到了兒子發來的簡訊:爸,生日快樂!您一年到頭在外面奔波,起早貪黑,忙忙碌碌,辛苦了!兒子不孝順,不能陪在您身邊,您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少抽煙,少喝酒,您是我們全家的頂樑柱,避風港,我們不能沒有您。我們都愛著您,祝您生日快樂!

他看著老婆和兒子發來的簡訊,鼻根裡好像猛地灌進了陳醋,霎時,他的眼眶通紅,眼睛濕潤,止不住的淚水就要湧出來。他連忙伸手揩了揩眼角,吸了吸鼻頭,死勁兒地忍住。

今天是他這輩子的第四十一個生日。

他都忘了這個日子,想不到,老婆孩子還記著。

頓時,一種巨大的溫暖包圍住了他,天上灰濛濛的,還隱約打著雷,他想起晾在外面的衣服和門口的柴禾,還有堆在牆角的蜂窩煤,卻沒急著趕回去收拾。

濕就濕吧!

他已經被一陣陣的歡喜佔滿了胸口,他突然後悔剛才嘆的那口氣,甚至想狠狠地抽一個大嘴巴。

責任、家庭、愛和與之相關的一切,都開始迅速的在他的身體裡流淌。

他想到了遠在南方讀大學的大兒,和家鄉正在念初中的小兒子,想到了日夜為家庭瑣碎操勞的老婆,還有他們共同組成的、溫暖的家……

他終究還是沒忍住,抱著手機流下了熱淚。

天上飄下斜斜的雨絲,隱隱約約的雷聲傳來,行人撐著傘走過他跟前,街上車輛穿梭不息。他蹲在三輪車旁,咬著牙,對自己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掙錢,掙錢,再掙錢!

哪怕流盡我的每一滴汗,榨干我的每一滴血,耗光我的所有力氣,也要維持這個家庭!

我要讓兒子有書可以讀,老婆有漂亮衣服可以穿,全家都有熱騰騰的飯菜可以吃,有溫暖的房子可以睡……

這是我一輩子的命,因為,我是一個父親。


網文《我是一個父親》講述了一名中國父親短短一小時內的酸甜苦辣滋味。圖為6月14日一位在北京工地勞作的工人。(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轉自《健康生活萬事通》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