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慎獨!拒色與貪色的後果有何差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古語云:「做事須循天理」、「欲廣福田,須憑心地」,指人做事要按天理而行;要使自己的福運廣大,就要修自己這顆心。古人認為,行善以積德為上,積德又以護生及不淫為上。

《文昌帝君陰騭文》說:「貪好色欲、行為不正之人,汙損了自己善良本性和名節,違逆了天理,是要受到懲罰的。上天常降禍給這樣的人,報應非常快。倘若有人不怕報應,對自己的邪行依然不加檢點改過,則此人隨時都會遭受災殃的降臨。蒼天的降福恩澤,只有潔身好德、守身如玉的人,才可能得此福報。」

自古以來,能戒色者必得福。而貪色縱欲、禍亂常道之事,足以傷陰德、削損犯者的前程,一有此心,雖未行其事,就已是罪過;實犯者,非僅己身必有災禍,且殃及子孫,由此而快速削減福祿者有之,由此而破家者有之,由此而奪命者有之,或是命中本該富貴尊榮,因而貧困潦倒終生;或是命中本是壽山福海,卻遭禍殃而夭亡。因一切逾矩敗節、悖逆天道的行為,都是天地所難容的,怎麼能不令人警惕戒備呢?古籍中記載的這類事例很多,以下列舉兩個例子。

拒色得福

北宋時江西信州人林茂先,才學過人,家裡十分貧窮,便自己閉門讀書。得到鄉薦後,有一鄰家富人之婦,嫌棄自己的丈夫沒有學問,私慕林茂先的才名,就於某夜私奔到他家。林茂先嚴肅說道:「男女有別,禮法不容,天地鬼神,羅列森布,你怎能玷污我的品行呢?」婦人聽後慚愧而退。

第二年是北宋天聖八年,林茂先考取了進士,因才華橫溢,功勳卓著而被朝廷重用,在京城擔任太常卿,官居二品。後來他的四個兒子均考取進士,獲得「一門五進士」的稱譽,可謂一門榮貴。

《中庸》一開端,就說君子要「慎獨」,所謂慎獨即是說君子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也不要做非禮之事;評論小人時,則說他們「無所忌憚」。可見修身要務,實在敬畏二字。「男女有別,禮法不容」,敬也;「天地鬼神,羅列森布」,畏也,可見林茂先平素修養之深。

古人敬天敬神,君子即使身在暗室亦知有神明監察,神目如電,不敢放縱自己的欲念,能把持住自己,修善積福,上天佑護,人神共欽。小人不信因果,則是肆無忌憚,認為做壞事隱蔽沒人知道,殊不知可以瞞過人,但瞞不過天地神明,造下種種罪業,天地神明都會憤怒。

勸善感神

明代嘉興府人李定,為人敦厚,平日抑惡揚善,但凡是聽見同學或親戚朋友談論違背操行的不正當之事,便嚴正地加以阻止和訓誡,為了使人明瞭妄論人是非、詆毀人名節、好談淫穢等事的過錯,寫了一篇《戒口孽文》規勸他人。他屢屢勸人多看善書,切莫無端造業,因此受他訓誨改過遷善的人很多。

有一年,他去參加科考,放榜前一夜,夢見他的先父告訴他說:「你前一生,少年考中進士,由於你恃才傲物,不知謙恭待人,上天罰你今生屢試不中,終生不發達。但此次有一個應試的人,註定今科該中解元,來年復可進士及第,只因好色貪淫,前月淫污了一個未出嫁的少女,功名已被削去。文昌帝君因你作《戒口孽文》,又勸勉他人看善書,認為你積累陰德很大,受你勸化戒邪淫及不敢再談淫穢事的人很多,故特奏上帝,補列你的功名,望你以後能更加勤勉修德,以報天恩。」他聽後,感到欣喜。放榜果然中了解元。

他作官後愈加謹慎,力行善事,後來以為官清正,官至御史。感應之機,如此之快!這種勸人改惡從善的慈悲之心,也足以感動天地使其福運增加,獲得善報。

──轉自《禁書網》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