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囯大學生死了 類似悲劇在中國發生多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6月23日訊】被朝鮮釋放的22歲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回家後不到一週死亡;中共迫害法輪功18年來,又有多少類似這樣的悲劇發生在中國呢?

瓦姆比爾的家人在一份聲明中說:「不幸的是,我們兒子在朝鮮手中遭受的嚴重虐待,只能讓我們得到今天這個悲哀的結果。」 瓦姆比爾從朝鮮被釋放 ,6月13日晚回到辛辛那提時,口不能言,目不能視,也無法對口頭指揮做出反應。

大紀元評論員程曉容表示,「在受害人生命終結前『釋放』 ,在中共的鐵幕下已經上演了千百萬回。中共的冷血、狡詐,決不在金氏之下。對比中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與瓦姆比爾事件,二者間的相似足以讓人們驚醒、警覺。」

以下僅舉數例來自明慧網的報導:

黑龍江張長明被勞教所送回家當天死亡

張長明,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新建煤礦工人、 法輪功學員。2003年3月2日下午,佳木斯勞教所將其送回家;當天晚間,張長明即離世。遺體傷痕纍纍。


張長明(明慧網)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張長明為伸張正義進京上訪,被綁架回七台河市後,被非法勞教3年,關押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勞教所。2000年11月3日,正念闖出勞教所;流離失所一年後,被警察再次綁架,送回佳木斯勞教所,受盡酷刑折磨。

2003年3月1日,佳木斯勞教所集訓隊教導員楊春明和幹警楊文兵,將張長明的頭蒙住,然後用螺絲刀等器具瘋狂地往他頭上狠狠地扎、砸。知情人表示,當時場面極其恐怖。等他們停下來時,張長明不停地吐血,頭部已嚴重變形,大面積瘀血,顱內出血。送到醫院,醫院看到人已瀕死,拒收。

3月1日當天,家屬接到勞教所通知,速到勞教所接人。

2003年3月2日下午大約3點30分左右,勞教所派專車把張長明送回家。

回家後,張長明吐血、便血不止,已無法說話、無法進食。當晚7點30分即去世。

張長明遺體整個後背都是青紫色,雙腿萎縮,前胸、下顎、右手均有大塊青紫色。死後第二天,嘴裡還在往外淌血。


張長明遺體照片。(明慧網)


張長明遺體照片。(明慧網)

四川謝德清從洗腦班被放回4天後去世

四川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謝德清,於2009年5月27日含冤離世。這一天,距離他從四川「新津洗腦班」被放回僅4天。

2009年4月29日,謝德清被警察綁架,劫持到四川「新津洗腦班」。

5月23日晚上,謝德清被成勘院保衛處方國富和成都市「610」人員從洗腦班拉回,扔到家裡。

家人發現,短短的20多天,原本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謝德清,在新津洗腦班裡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樣、小便失禁、滴水難嚥,並伴有嚴重的心絞痛。


謝德清被從洗腦班送回家後所拍照片。(明慧網)


謝德清被從洗腦班送回家後所拍照片。(明慧網)

回家4天時間內,謝德清老人多數時間處於昏迷狀態,稍微清醒時又因心絞痛難忍,滿臉痛苦,在床上艱難地想轉動身體。5月27日晚上10點多左右,飽受折磨的謝德清含冤去世。

謝德清去世後遺體發黑。四川當局為銷毀證據,派出大批防暴警察打傷謝德清的大兒子謝衛東,搶走遺體並強行火化。

明慧網還披露,謝德清生前受到新津洗腦班所謂的「監管人員」殷得財、包小牧、王洪強等人施用毒藥、毒水及下毒方式的迫害。新津洗腦班主任名叫殷舜堯,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不擇手段:包括隔離關押;指使手下在法輪功學員飲食中投不明藥物;採用各種暴力、酷刑等方式。

遼寧徐大為出獄13天離世

2009年2月16日,34歲的遼寧省清原縣法輪功學員徐大為含冤離世。這一天,距離他從瀋陽東陵監獄回家才13天。

2001年,徐大為印刷法輪功真相材料,被中共非法判刑8年。先後被關押在4個監獄:瀋陽大北監獄、凌源第一監獄、撫順青台子監獄、瀋陽東陵監獄。2009年2月3日出獄。

回家後,家人發現徐大為無法進食、整日咳嗽不止。身上有多處電棍電擊的印痕,手腳浮腫,臀部皮膚壞死,呈黑紫色。

家人將徐大為送進醫院,醫院表示,人已經不行了,心臟衰竭,驗血時抽不出血,皮膚僵硬無彈性,這種身體不是一兩天造成的,早已錯過了醫治時期。


徐大為正常生活照和出獄後的照片比較。(明慧網)

「在這13天裡,他有時清醒有時糊塗,在他清醒的時候,他親口告訴我,瀋陽東陵監獄給他打迫害神經的針和給他吃不明藥物。 」 徐大為的妻子徐麗華說。

「他在凌源監獄時,我曾接到過一個監獄裡的犯人偷偷給我打來的電話。那個犯人說,他實在看不下去了,獄警指使犯人用針扎徐大為的手指頭和腳趾頭、上大掛、電棍電、用抹布堵嘴不讓喊出聲,告訴我徐大為被他們折磨得上不來氣,被監獄醫院診斷出胸膜炎半腔積水。」

重慶莫水金被放出20天左右即離世

莫水金,原重慶長安汽車集團公司辦公室主任、法輪功學員。工作上兢兢業業,家庭和和睦睦。由於她先生的工作地點較遠,她常常獨自一人照顧兩位80多歲的老人──母親和婆婆,她任勞任怨地把工作和家庭都處理得很好。


莫水金(明慧網)

2001年5月,莫水金去重慶江北碧津公園,被無故抓走,被重慶警方綁架,送至重慶女子勞教所。

進勞教所時,莫水金白白胖胖。短短20天後,莫水金連續咯血70多天。

但勞教所仍不放人,直到她奄奄一息,口不能言,眼不能睜,瘦得脫了形,才「保外就醫」叫家人接回,回去20天左右就離開了人世。

長春侯麗君被釋放前醫生斷言:只能活兩三個月了

侯麗君是長春理工大學(原長春光機學院)的教師、法輪功學員。2000年11月左右,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請願,被天安門警察綁架。被毒打、罰跪、下蹲、「放飛」等各種刑罰折磨了24小時。24小時後,她被折磨得幾乎奄奄一息,又被押送到看守所。

這時侯麗君已經體無完膚,身受重傷,臉腫得變形,行動困難。第二天,行凶的警察擔心她會死掉,就把她帶到醫院檢查。醫生診斷說,只能活兩三個月了。警察怕承擔責任就把她放了。

由於內臟受到了嚴重損傷,侯麗君回家後於2001年3月左右去世。

安徽紀廣傑離世前每一個關節都痛

2012年6月3日,安徽合肥法輪功學員紀廣傑含冤離世。


紀廣傑(明慧網)

紀廣傑,原安徽合肥工礦電器廠職工。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紀廣傑曾患胃竇炎,多次因胃部大出血送醫搶救。因病不能正常工作、生活。修煉法輪功後,他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但胃病痊癒,思想境界也逐漸提高。他感到,法輪功給了他新生。

迫害發生後,2004年,紀廣傑被非法判刑7年,被送至安徽宿州監獄。

在監獄裡,紀廣傑拒絕轉化、穿囚服、做奴工等迫害。據紀廣傑本人敘述,監獄每天派兩名罪犯包夾看管他,獄警將他帶去強制抽血,強制他吃各種不明藥物,不吃就灌。一次,警察指使幾個囚犯壓住他,掐著脖子強行灌藥,他差點窒息。

很長一段時間內,紀廣傑的血壓一直在260以上,隨時有生命危險,家屬獲悉後,要求放人,獄警黃啟俊說:「出去就死的人,才能保外就醫。」

後經國內及海外營救,又因其血壓持高不下,2009年監獄才同意保外就醫。但當監獄派人到合肥辦理紀廣傑保外就醫的手續時, 「610」不同意紀廣傑保外就醫。

2009年6月,紀廣傑在獄中突然暈倒,腦內出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從X光片上看,出血面在5CM大小,獄警恐出人命,擔心紀廣傑死在監獄裡,為推卸責任,才通知紀廣傑的家人第二天將躺在病床上的紀廣傑接走。

紀廣傑回家後,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24小時輪流照顧其起居生活。在離世前近3年內,紀廣傑的身體狀況一直很差,經常頭痛頭暈,身體每一個關節都疼、難受。

食物被下毒「三步倒」 獄警揚言:回去也活不長

內蒙古赤峰市法輪功學員耿秀蘭,2001年被警察綁架,後在內蒙古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7年半。在獄中,她不但遭到強行「轉化」放棄修煉、精神迫害、做奴工,還被獄警指使犯人下毒藥毒害。

有一次,耿秀蘭把家人郵寄來的蝦皮曬在監號的窗台上。曬好後耿秀蘭吃了蝦皮,之後就覺得舌尖發麻、頭沉、心慌。後來耿秀蘭從包夾犯人的對話中得知,蝦皮被郵寄到監獄後被下了毒性藥劑「三步倒」;「三步倒」是獄警指使犯人放的。

獄警肖梅還對耿秀蘭說:「咱倆打賭,回去你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你活不了15年。」

耿秀蘭於2008年出獄回家。直到現在耿秀蘭都頭腦發沉、發木,走路都不利索。#

——轉自《大紀元》(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