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仲維光:反思十月革命根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6月22日訊】100年前俄國十月革命產生了共產黨一黨專制的社會制度,並給中國也帶來了巨大影響。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際,如何反思其本質,我們專訪了德國著名學者、極權主義問題專家仲維光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俄國在1917年爆發了二月革命,結束了沙皇統治,成立了多黨派的臨時民主政府。而在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鼓動下,俄國同年10月又爆發了武裝暴動,赤衛隊員、士兵和工人推翻了臨時政府,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共產黨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這兩次革命在中國大陸一個被簡單化甚至批評,而另一個卻被極力美化,而它們的實質區別在哪裏呢?德國著名學者、極權主義問題專家仲維光有獨特的解讀。

德國著名學者、極權主義問題專家仲維光:「這兩個革命的區別,我說白了一點,實際上也就是跟現在的這種『多黨制』和『一黨制』的區別類似。二月革命是世俗化政教分離以後,西方社會不同黨派的那些個對於權力爭奪的那種革命。傳統上中國人把那個叫做『資產階級革命』。但是十月革命,它是一個典型的一黨專制的,一個具有極權主義要求強烈的排他性的,一個政教合一的,極端的教派的革命。這樣兩個革命,有著根本的區別。」

而在十月革命100年之際,如何反思十月革命的根源?

仲維光:「100年前的,1917年的俄國極權主義革命,實際上是近代社會的一個典型的產物,所以它造成了100年的災難。這個產物它是怎麼產生的呢? 實際上是近代政教分離以後,西方社會,這個基督教社會世俗化的一個結果。」

仲維光認為,近代西方社會政教分離後,基督教退出世俗權力,但是卻給西方社會留下了一個思想框架,社會框架。於是,各種世俗的思想觀念,以及所謂黨派族群力量就侵佔了過去基督教佔有的價值基礎,文化基礎,社會關係的領地,並且帶有強烈的排他性,因此成為極權主義的根源。

仲維光:「這個就是說,在19世紀,20世紀以後,在這個社會裏頭,人們遭遇的最大威脅就是一黨專制這種極端化的族群主義。而實際上它的土壤是各種地域主義以自己的思想排除其他思想,還有民族主義等等。今天這個東西,實在的說,在世界上到處氾濫,和十月革命的根源,是一個根源。 」

仲維光表示,十月革命的炮響,實際上給中國送來的是西方世俗化了的宗教思想,可謂「禍起歐洲,禍及中國」。

仲維光:「對於華人來說,我覺得問題更嚴重的,因為是十月革命以後建立的這個政教合一的國家。 這個國家第一個,它所做的就是反對一切傳統和一切文化,而這個已經在華人社會中造成了巨大的危害和毀滅性的迫害。今天的華人社會已經在極權主義國家裏頭,在『真理部』的統治控制教育下,生活了半個多世紀以上,因此今天華人社會出來的人,甚至包括那些海外的人,腦袋都是『真理部』的腦袋。而這個真理部,說白了就是西方極端化的那種世俗政教合一文化的產物。」

仲維光認為,華人社會要想真正反省十月革命,和極權主義的危害,必須打破思維框架,對目前共產黨極權的社會秉持懷疑。因為共產極權社會已經給華人造成了巨大災難,讓幾代人在運動中死亡,神州山河不再。

採訪/易如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