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而為痛悔遲14:古剎與天象的見證──正法興,國運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第十四章 古剎與天象的見證:正法興,國運盛

天象學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頂尖科技,可惜在宋代就失傳了,又回到了大道修行的單傳之中。如今人們回歸傳統,熱衷於天人合一,但是談論的都是“地人合一”,是如何適應自然、改善生態環境。真正的天人合一,是人與天象的合一。天象是迴圈的,歷史是重復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歷史在以不同的面貌,重演著相同的主題。

前面我們結合現代天文學,展現了“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天象中“盛世”的意義,這個天象銘刻著宋太祖大興佛法、開創後世盛世的輝煌。其實,古代所有的盛世,都和佛道正法大興有關,本文將簡要地展現這個規律。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秘13 (點擊這裡)

1.古剎與大佛的見證:佛法興,先於國運隆

見證隋朝開皇盛世

趙匡胤重建的龍興寺,始建於隋文帝開皇六年,初名龍藏寺。那是在前朝北周武帝佛道齊滅、隋文帝楊堅撥亂反正、復興佛法之後,開始修建的。它見證了隋朝大興佛法、走向盛世的歷史。

正史記載,隋文帝楊堅出生後,應得道的大德尼姑智仙的要求,被智仙親自養大的[1]。楊堅七歲時,智仙對他說:“兒當大貴,從東國來。佛法當滅,由兒興之。”後楊堅在北周為官,北周武帝宇文邕佛道齊滅,不久壯年暴死,江山很快落在了楊堅手中,宇文皇族被殺盡。楊堅給佛教、道教平反,廣建寺院,大興佛法,很快締造了富庶的開皇盛世,大隋成了世界強國,楊堅被突厥王尊奉為“聖人可汗”。


圖14-1:河北石家莊正定隆興寺內的隋朝龍藏寺碑與拓片,書法為楷書鼻祖,為六朝碑文之冠。

如今寺內還保留著隋朝的龍藏寺碑,記載了古剎的修建過程。此碑在宋朝時就美名遠播,歐陽修被貶為“河北都轉運按察使”時,長駐真定,將此隋碑收錄於《集古錄》,對碑文書法盛讚不已。

見證唐朝貞觀之治、開元盛世

隋末戰亂,佛法凋零,龍藏寺也隨之衰敗。唐高祖李淵即位的第9年,又定下“佛道齊滅”的聖旨,幸虧趕上了李世民的玄武門之變,聖旨被廢,李淵滅佛不成失皇位。李世民大興佛道正法,很快開創了貞觀之治,帶大唐走上了世界的巔峰。唐太宗被外族藩王尊為“天可汗”。李世民之後,三代皇帝繼續興佛,唐朝進入了最富的開元盛世。龍藏寺,也在佛法盛行的大唐重建,改名為龍興寺。

見證唐朝安史之亂與唐朝復興

安史之亂,戰火波及半壁江山,如今的河北一帶曾是當年的戰場,鎮州一帶也是人口凋敝,寺院破敗。平亂之後,國力恢復,佛法復興。高僧自覺大師化緣,在鎮州城西新建了一座大悲寺,並鑄成了那尊四丈九尺高的大悲觀音菩薩銅像。

龍興寺、大悲寺與大佛像,渡過了後來唐朝會昌滅佛的劫數,又見證了唐宣宗撥亂反正,復興佛法,開創的“大中中興”的治世。

見證五代亂世與柴榮滅佛

五代亂世,契丹多次侵略,真定戰火紛飛,十室九空。大悲寺與大佛像,也毀於戰火,大菩薩像上部被燒熔,重建泥塑修補後,又被周世宗柴榮滅佛而徹底毀掉。


圖14-2: 959年天象圖——熒惑逆行守房宿,柴榮滅佛遭天責。

我們在上部講過柴榮滅佛、惡報身死的往事,準確應驗了959年熒惑守房的天譴。柴榮在上圖熒惑犯心的當日(959年7月23日)將心腹大將趙匡胤升為殿前都點檢,走入了他極力破除的“點檢做天子”的預言,為宋朝鋪平了道路。

見證北宋復興佛法,走向繁盛

宋太祖順天應人,代周建宋,復興佛法,拓廣了龍興寺,建造了更大的觀音像。撥亂反正、大興佛法的天大功德,也締造了北宋的富庶繁華。

宋朝的富,富到了古代的巔峰。國學大師陳寅恪先生認為:“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而造極於趙宋之世。”宋朝的科技、文化最為發達,儘管人們認為北宋積貧積弱、富而不強,那都是指政府。北宋的GDP佔世界的80%,國家年財政收入經常超過億兩銀絹,兩年的鑄錢量就超過明朝260年鑄幣的總和,可是財政常出現赤字,錢哪裏去了?藏賦予民!

漢朝家產超過千萬銅錢,就是富甲一方,富可敵國,富貴享受等同於諸侯國國君,能以地方首富上《史記‧貨殖列傳》,名垂史冊。可是在北宋,家產千萬錢的比比皆是,5萬緡(5000萬錢)只是中等家庭的資產。首都開封普通人上酒樓吃飯,招待的餐具就是百兩以上的銀質碗碟。

見證清朝的康乾盛世


圖14-3 河北石家莊正定隆興寺的康熙手書匾額。

龍興寺在清朝康熙四十一年,康熙大帝參拜後又敕令重修增建,歷時七年完工,康熙為寺改名賜額“隆興寺”,沿用至今。而後康熙帝、乾隆帝又手書賜文立碑建亭。隆興寺的復興又見證了康乾盛世的輝煌。


圖14-4:河北石家莊正定隆興寺內東西兩座御碑亭,內有清朝康熙、乾隆二帝手書碑刻。

2.千古盛世,根源一致

千百年來,歷史學界一直在總結的盛世根源,都在圍繞明君賢臣展開,那都是表面的表象,佛法道法大興造下的天大功德,才是盛世的根本。且看古代的13個公認的盛世。

(1)西漢文景之治:漢文帝以道治國,清心寡慾,合於《道德經》的 “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慾而民自樸”。 君修道德,與民休息,天下大治。

(2)東漢光武中興:以道治國,光武帝劉秀順天合道。

(3)北魏孝文帝中興:太武帝拓跋燾滅佛,如日中天之際,和幼子先後死於宦官政變。拓跋燾的孫子文成帝即位,撥亂反正,大興佛法,功德澤被後世,鋪筑了文成帝的孫子孝文帝的中興治世。

(4)隋朝開皇之治:前朝北周武帝佛道齊滅,隋文帝楊堅扭轉滅佛,大興佛法之果。

(5)唐朝貞觀之治:高祖李淵定旨佛道齊滅,唐太宗李世民撥亂反正,佛法、道法大興之果﹔

(6)唐朝開元盛世:太宗種功德,六世享福果,毀於唐玄宗禍亂佛法道法。

(7)唐朝大中之治:唐武宗滅佛,唐宣宗傚法太宗撥亂反正,大興佛法之果。

(8)大遼景宗中興、聖宗盛世:蕭綽太后大興佛法之果。

(9)北宋咸平之治、仁宗盛治:前朝周世宗滅佛,宋太祖趙匡胤撥亂反正,大興佛法之果。

(10)明朝洪武之治:明太祖整頓佛教,大興佛法之果。

(11)明朝永樂盛世:明成祖朱棣大興道教之果。

(12)明朝仁宣之治:前朝佛道大興,福德延續後世。

(13)清朝康乾盛世:清康熙、雍正、乾隆三帝大興佛法之果。

所有盛世的背後,一致地指向了佛道正法的大興。實質上,那都是大興正法的功德,換來的天賜福份。北宋龍興寺的四次興盛,對應著華夏隋、唐、宋、清四朝的繁盛之時,也給這個天道法則,做出了證明。

3.天象見證,天道制衡

古代盛世,也都銘刻在了天象之上。前面我們說過,不是所有的盛世,都只對應五星連珠的天象,但是五星連珠這個罕見的天象,對應“天子死劫之後,將開啟盛世”。

五星連珠與西漢文景之治


圖14-5:公元前185年天象,五星聚於壁宿,血光之劫,作為西漢文景之治的序幕。

公元前185年出現過五星聚壁,聚合範圍小於7度。當時正是西漢呂後稱制時期,次年呂後殺少帝,5年後呂後死,呂氏家族被血洗,漢文帝被擁立。這個天象見證著後來的文景之治。

五星連珠與隋朝統一、開皇盛世


圖14-6: 591年8月10日五星聚於井、鬼、柳三宿(30.7度),隋文帝功德,提前統一,開啟盛世。

隋文帝繼承的南北朝時北周鮮卑族政權,當時中華天下的正統在南朝。本系列開始講述“熒惑守氐、賊臣某逆”時,天象精確地對應中華唯一的天子是南朝劉宋的宋文帝劉義隆。隋文帝的二兒子楊廣挂帥滅南陳,中華正統才歸於大隋。

五星連珠、換王之路,在這裡的“天子死”和“天子兵敗投降”意義是一致的,都是“作為天子的陳叔寶”死了(儘管他作為降臣苟且殘生),取而代之的是楊堅成為天象認定的中華天子,開啟盛世。這個天象見證著隋文帝撥亂反正,大興佛法的功德,改變天象與人間的對應,統一的福分提前2年。

五星連珠與唐朝開元盛世

前面說過,這次有史以來聚度最小、最亮麗的五星連珠,有嚴重的天人錯位。它的最表面,對應著當年中宗李顯、韋皇后死於血光,少帝被廢,睿宗李旦復位,2年後玄宗李隆基即位,開元盛世拉開序幕。這實質是前朝唐太宗撥亂反正、大興佛道的功德,澤被後世的因果。


圖14-7:710年天象,五星聚於柳宿,有史以來最亮麗的一次五星聚,天象意義完全超乎想像。

五星連珠與宋朝咸平之治、仁宗盛治


圖14-8: 967年4月14日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

北宋五星連珠的天象,見證著宋太祖匡扶正義,大興佛法的功德,開創盛世之果

五星連珠與明朝永樂盛世、仁宣之治


圖14-9: 1423年五星連珠、四星犯太微天象示意圖。

這個天象,原本對應明成祖朱棣之死,但是朱棣大興道法,改變天象,延壽1年,天象見證著朱棣大興道法的浩瀚功德,開創永樂盛世和後續的仁宣之治的輝煌。

4.梁武帝的反例?

也許有人會反駁:你說大興佛法有天大的功德、能開創盛世,可是梁武帝大興佛教、國破家亡、活活被餓死,百姓生靈塗炭,這如何解釋?

其實,這正是後人被迷惑之處,把梁武帝當成了“興佛敗國”的典型——實際上,梁武帝是在內部禍亂佛法的第二人,他的逆天教訓,早已刻在了“熒惑逆行守心”的經典天象之上,請看下一章《逆天亂法看天譴,盛世富強有根源》。(未完,待續

註釋:

[1]《隋書‧帝紀一》:皇妣呂氏,以大統七年六月癸醜夜生高祖於馮翊般若寺,紫氣充庭。有尼來自 河東,謂皇妣曰:“此兒所從來甚異,不可於俗間處之。”尼將高祖舍於別館,躬自撫養。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