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黨聲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7月07日訊】來自中共體制內部一位基層幹部的退黨聲明

我名叫梁林(曾用名:劉凱林)是中國貴州省凱里市畜牧局一名副科級幹部,中共黨員。1987—1997年曾擔任近10年凱里市「民生」菜籃子工程多個項目經理。這段經歷中,親眼目睹了凱里市政府對待「民生」的偽善和欺詐。當我對此忍無可忍提出批評之後,反而招來了殺身之禍,當年的市長王正福(現任中央紀委委員,貴州省政協主席,此人簡歷網上可查到)他為了遮掩弄虛作假工作瀆職等政治醜聞曝光,制定了將我驅離凱里市的「封口」計劃。脅迫我單位的領導對我實施非法全額剋扣工資一年多,儘管這已經將我逼到了死路,但我仍然不願離開凱里。他們又進一步沒收了我的住房,讓我無家可歸,至此,我絕望至極只能背井離鄉,南下到深圳打工謀生。從此家庭破滅,妻離子散。

黔東南州農牧局1995年用欺詐方式搞「民生」局長廖臻瑞簽發假入股聯辦文件,詐騙畜牧貿易公司十餘萬,凱里市農行30萬啟動養殖項目。因為遭受農牧局經濟詐騙的緣故。導致雞場嚴重虧損項目啟動6個月即破產。

2012年,我到州農委範福東書記處舉報,州農牧局的經濟詐騙,沒想到這位紅衛兵造反派出生的範福東黨委書記,見面就跟我聊了一上午家常,津津樂道於他年輕時紅衛兵造反的故事,浪費了我的寶貴時間和旅費不說,不承認養殖虧損起因於州農牧局的詐騙因素,岔開話題,迴避討論入股聯辦騙局的話題。還杜撰了文章《和諧接訪,細緻工作,黔東南州農委認真做好「三訪」工作》文章經由,黔東南州農委監察室在黔東南州,農業信息網上發布以此向上級邀功。如此苟且之事都能拿來當政績炫耀,說明共產黨人的能力和虛偽夠奇葩!中國的信訪制度更奇葩!孕育誕生了新的民族即「中國訪民」,2017年後的「兩會」,有近萬名退伍老兵進京上訪,圍堵中紀委;4月的「川、習」會晤,國家元首的車隊,在美國再次被無數,訪民拚死攔截。此舉讓中國政府在全世界面前丟盡了臉面。進一步佐證了中國根本無人權,無法治。也證明了中國納稅人養了非常龐大的「信訪局」閑人組織和機構。

尤其是「維穩」經費幾乎與軍費比肩,這是一個令人恐怖的概念,你們將自己內部的「同志」和人民列為「維穩」對像,為什麼不用這筆超過軍費開支的錢投放到改善人民的福利,投放到醫療、教育或者養老方面?如此,不是更有利於社會的穩定和團結嗎???你們提出了「依法治國」的口號雖是一件美好的願景,但具體實施和兌現的方式、方法卻令人質疑?不僅錯誤且無效率和效果。如果習近平先生您不想令「依法治國」的口號,成為「畫餅充飢」的世界級天大笑話,就請來點真格的行動,加以證明吧!因此,我強烈呼籲中共中央,將全國所有的信訪案件交給各屬地的地方司法專職職能機構,如法院和相關仲裁機構去獨立審理。同時立法,防治地方政府干預司法獨立的法律法規。呼籲,徹底廢除「信訪制度」解散國家信訪局、地方信訪局和一切與信訪相關的組織機構,因為所有事實已經充分證明了它們是毫不作為,浪費納稅人錢財且毫無效果的。

地方政府的首要職能職責是改善「民生」服務社會。讓他們來處理所謂的信訪法律問題,實為不務正業。這不是政府該做的事,政府既無處理法律事務的資格也不具備法律專業知識和技能,更無多餘的時間和精力去應付司法程序的繁瑣調查。地方政府必須抽回幕後操控司法的「黑手」杜絕插手司法案件,將精力用在治理中國的食品安全,促進實體企業經濟發展和環境污染等迫切問題上來。

本來這些倡議,應該且必須出自全國人大,這是該組織的本職工作。但是,設立於全中國的人大組織機構,卻長期裝聾作啞毫不作為,人大監督和指導的職能職責形同虛設,證明了該機構的存在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財,喪失了存在價值和意義。

人大不作為,人民害怕政治迫害,誰也不敢給共產黨提意見,中國新聞媒體早已從根本上丟失了職業道德、良知和正義。它們選擇與虛偽和腐敗為伍。那麼就任由政府的腐敗和不作為繼續氾濫成災嗎?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今天,全國人民正在逐漸覺醒,許多維權人士,良心律師,他們已經走在了我們的前頭,他們倡議中國政府推動真正意義上的民主政治體制改革。並且許多人已經身先士卒,甚至死在政治迫害的黑監獄裡,我這個來至執政黨體制內部,中國貴州省凱里市農林局的基層黨員幹部,更應該肩負起「改革」救國民,救國的責任和義務。因此,我呼籲,全國人大主席應該認真履行全國人民賦予您的責任和義務,希望您在下屆人大會上將我《關於廢除中國信訪制度;解散國家和地方信訪局組織機構;切實推動司法獨立實現依法治國;建立評估,考核全國人大監督職能和效用的機制及相關法律法規》等系列提案,列入下屆人代會的議案議題之一,因為這是最迫切待決的問題,更是關乎社會「穩定」的問題。

人大機構自成立以來,基本沒有站在人民的立場說過話,例如毒牛奶、地溝油、假疫苗、政府暴力強拆,環境污染等等,等等不勝枚舉,明目張膽傷害人民和「民生」的社會事件,從來沒見所謂的人大代表,和代表人民的所謂「人大會議」提及。也未見任何有效提案和議案出現和通過。

你們身為人民的代表,卻從沒代表過人民的真正利益發聲,更沒行駛過對執政黨的法定監督職能職責,造成中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腐敗蔓延,成為世界上腐敗官員級別最高和規模最大的國家(沒有之一,而是唯一),執政黨的腐敗不能全怪他們,因為他們的本性如此,由於「人大」的瀆職不作為,導致體制內形成了藏污納垢豐厚的腐敗土壤,讓腐敗程度觸目驚心。你們應該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瀆職,更應羞於領取納稅人的工資。你們不作為,人民留你們有何用?時機已到,是時候發起全面性研究並討論縱容腐敗不斷壯大的「人大」是否有繼續存在的價值,意義和去留問題了。

今天,一位備份此文稿件的朋友問我,為何要擬寫如此敏感而不討好的提案和建議,難道你不害怕蹲監獄嗎?我的回答是:因為人,終究會死,至於什麼時候死以及怎麼死法,對我而言都無所謂了,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了中國共產黨的監獄或者槍彈之下,或者被非正常死亡,這會令我的靈魂感到自豪,因為中共迫害了我25年,曾經兩次動了殺念,結果不但我沒死,反而想弄死我的兩撥人,統統得了現世報自取滅亡了。這是上帝的護佑,神跡的昭示。

我在中國政府這個獨裁腐敗體制裡所經歷的一切,以及被迫害「下海」之後讓我得到了必要的歷練。昨天,當我看到朋友圈視頻中李煥君……等數十位「中國訪民」將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前仆後繼,一波緊接一波的拚命衝向100碼左右時速高速駛過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車隊時,著實替這些生命捏了一把汗,同時為她們祈禱,見到她們奮不顧身,冒死攔駕「告御狀」的鏡頭時,我含淚自問,中國共產黨?你們為何要將你們統治下的人民,殘害逼迫到如此悲涼和淒慘的地步?他們要求的並不過分啊,僅僅是微弱的天賦人權和尊嚴,你們都吝嗇到不肯給?你們不給人民尊嚴,人民還以此舉,讓習近平先生在美國和西方世界的面前丟盡了尊嚴。

我是這體制中的一員,也是中共黨員,我個人曾在「民生」事業工作中有過突出優秀的表現,和重要貢獻。因為,批評當地政府在「民生」問題上的欺詐和弄虛作假而遭到政府的政治迫害,我從2009年因為我的養殖場被政府非法強拆之後開始信訪,一年政府不理會,被迫去北京上訪後被政府列為重點監控「維穩」黑名單還被報復性開除了工作,我對此信訪已經超過8年,政府連一份信訪答覆都不給,所有的司法部門都拒絕立案受理。因此,我深切理解「中國訪民」們內心的冤屈,痛苦和悲憤,我被他們的精神和鬥志所鼓舞。相形之下我為自己是一名可恥的中國共產黨員而感到萬分羞愧,

在此,我鄭重聲明:從此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

因此,我呼籲體制內外良心尚存能力卓著的各界精英,大家一起努力,步步為營,逐步推進中國政治體制改革邁向民主憲政的軌道上去,唯有如此才有可能更有效的防範和抑制政府的腐敗蔓延趨勢。首先,應徹底廢除信訪制度這個法外毒瘤,切實推進「依法治國」而不是流於形式和口號;下一步,改革方向應針對「人大代表」的民主選舉和行為監督,素質考核等立法方面的相關議題。將那些「偽人民」以及不為人民說話辦事,能力素質低下,不作為的人民代表請出隊列。修復「人大」的監督指導職能以及提高實用性提案篩選,保障「民生」提案有效實施和實踐等等

梁林(劉凱林)手機:+86 13242149318;騰訊QQ:521018419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