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孤立獨行 力劈孫政才 順天意必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很多人在討論十九大未來人選如何,我說現在討論沒用,就像誰也想不到孫政才會被抓走。

最近章立凡先生就孫政才被拿下,接受了《德國之聲》的採訪,章立凡先生說:「現任領導人對其前任安排的所謂隔代指定接班人這種方式不以為然,可能要按照自己的意願來決定。現在把孫政才拿下,實際上是廢除了隔代指定的格局。」


(youtube截圖)

章立凡先生認為習近平拿下孫政才就是根本上否定鄧小平指定隔代接班人的做法,其實就是否定了中共權力交接制度,而中共權力掌控著國家,這也就變成了習近平否認了共產黨多年來延續下來的權力更替,否定了鄧小平和江澤民。

習近平從2013年逐步建立國家體系,最後他一定要用國家憲政的機構代替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機構,從而客觀促成把中共中央、中共政治局常委、共產黨在國家體系中的權力剝離。


章立凡先生說:「我想現在佔主導地位的一方應該包括習(近平)和王(岐山),另一方是利益受損的方面,習上臺五年,基本上所有派系的乳酪都動過了,首先不滿的就是上海幫,其次是團派。他們有可能從各自立場出發形成某種合力。」

我已經反覆講了,團派不是派,十八大上海幫,就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獲勝,習近平一上來,胡錦濤立刻裸退,習近平說他「高風亮節」,然後出了習八條,主要針對老人干政,所以根本沒有什麼團派。如果是團派接班,胡錦濤根本就不用裸退了。


章立凡先生認為「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可能是,要拆散"習王聯盟",恐怕出手會比較重。我們看到郭文貴爆料的衝擊可能使習王感到了危機,唇亡齒寒,他們之間的關係反而更緊固了。像拿下孫政才這樣的事,肯定不是中紀委說了算,應該是習和王的共同決定。就19大的人事佈局,習王的一致態度應該是比較明確了。」


習近平和王岐山(網絡圖片)

我認為「習王聯盟」不存在,只有習近平核心,「習王聯盟」是曾慶紅控制的海外媒體創造出來的詞,然後藉助海外媒體和爆料的人去打擊這個聯盟,就像自己蒸了個饅頭,然後說這個饅頭是混蛋蒸的,然後開始打了,這就叫炒作。

其實習近平三中全會開始建立國家體系,一直到去年年底國家監察委員會開始籌建,今年年初廢掉幾百名上將、中將和少將,在緊鑼密鼓肅清軍隊後,以他掌控的軍權為後盾,開始對政法委系統和封疆大吏們換班。江澤民和曾慶紅是從八九六四上臺的,20年的運籌帷幄,這些官,習近平能留著嗎?封疆大吏們被拿下,大家還是在共產黨權力體系中去討論,但我認為習近平正在廢掉中共原來的權力系統。

章立凡先生認為習近平「的優勢就是,從黨國的名義上說,他是正統,是名正言順的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另外他現在在加強對軍隊的控制,同時他和"黨鞭"王岐山在政治上有聯盟。」

當年胡錦濤沒做到的,習近平做到了,胡錦濤做不到是因為九個政治局常委,所謂的集體領導就做死他了,黨內民主,多邪惡。把民主當作手裡的工具,來斬殺人性。


章先生認為「習先生也有他的弱勢。由於他五年來得罪了所有的派系,包括體制外的自由派和民主派,相對來講他比較孤立。」

幾百萬的官員恨王岐山和習近平,人家掙錢好好的,買房子、出國、置地、找女人,子女都是外國人,日子過得多好。現在把人家的路給斷了。在過去十年裡賺了錢的,一定恨他們兩個。但這些人又害怕被劃入江澤民和曾慶紅的派系,落到和孫政才一樣的下場。出現709事件和一些社會上的問題,這是被習近平和王岐山打的官員唯一能夠抗衡他們的地方。所以,出現對他們的孤立。

「自由派和民主派」其實也都是中共黨文化教育出來的,反共的基礎是自我利益受到傷害,追求民主社會、公正社會、自由社會,所有的這些自由都是建立在自我利益之上的。但最大的缺失是太過自我,作為一個人來講,認可高級動物,共產黨的理念。


「相對來看,習佔的優勢多一點,但是他還需要通過像《將改革進行到底》這樣的電視片或"樹立習思想"等宣傳手法來維持自己的權威,以期在19大時形成一個擁戴他的局面,這也說明,他本身的權威還不夠,才需要這樣造神運動。」

他需要這樣的記錄片來推崇他具有的黨的正統性,國家主席和總書記以及軍委主席,他需要這些來壓住這個環境。天滅中共,這就是天意,只要順天意就成,無論習近平是主動還是被動的,每個人都在這個天意中展現自己的生命理念。

美國導演諾蘭拍攝的《敦刻爾克》昨天我去看了,很多人結束了還坐著不走,被電影展現出的生命價值所觸動。


電影《敦刻爾克》劇照(wiki)

故事改編自著名的二戰軍事事件「敦刻爾克大撤退」。二戰初期,40萬英法盟軍被敵軍圍困於敦刻爾克的海灘之上,面對敵軍步步逼近的絕境,形勢萬分危急。英國政府和海軍發動大批船員,動員人民起來營救軍隊。

在德國軍隊的包圍下,每個人不得不為自己的命運背水一戰,才有可能活著回家。影片講述了兩個年輕人想盡一切辦法逃命的故事,體現出了每一個人的命運交織,每個人都搶著上能離開海灘的船,很多人搶上了以為安全了,但沒想到船被德國飛機炸成碎片。人在死亡危險中,就是命運,人很難超越命運的安排,但人的靈魂能超越痛苦的生離死別,珍惜的是生命,無論任何人。

這部電影不是戰爭片,但背景是戰爭,我認為講述的是生命、命運和時間。導演諾蘭對時間有著非常深刻的感悟,從他拍的電影中,我感覺他是一個非常有生命理念的人。這部電影9月1日在大陸上映,到時我會在《濤哥侃電影》中跟大家分享。

影片中人們在水下、水上、岸邊為了自己的生命,按照自己的生命理念殘酷的掙紮著,這就和大陸的情況一樣,只不過有些人的生命理念和妖魔一樣,但仍有人性尚存的人,在那樣的環境中或痛苦,或掙扎,或升華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