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有個「攝像機」:一生吃過幾個鳳爪都記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神目」就像一部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架在天上或者架在另外空間的一部攝像機,無時無刻不在記錄著人類每一個成員的言談舉止。當然還不只是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所表現出來的言談舉止,甚至包括表面空間表現不出來的在人類內心的一思一念,都會被絲毫不差的給記錄下來。

社會上發生的很多事件給我們揭示了攝像頭對人類行為的監督作用。就是因為人的行為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時時刻刻監督著,所以人心就會有所懼怕,人們的行為就會約束收斂一下,至少在表面上就會學得乖一點兒,舉止言行也就會受到一些約束。但真的會有攝像頭24時時時刻刻不停歇的監控着人類行為嗎?難道人類行為就沒有更有效的其它監控方式嗎?

大家可能都聽說過「神目如電」這個表述。這就是人類需要信仰神佛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當然並不是信仰的全部意義),也就是由此而對人類行為產生一種約束作用——一種道德的約束作用。

「神目」就像一部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架在天上或者架在另外空間的一部攝像機,無時無刻不在記錄著人類每一個成員的言談舉止。當然還不只是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所表現出來的言談舉止,甚至包括表面空間表現不出來的在人類內心的一思一念,都會被絲毫不差的給記錄下來。

這裡我不妨可以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對於不相信因果報應的人,那麼也就權且當做是一個故事來聽吧)。我只講述這個故事的前半部分(其實故事的後半部分同樣讓人震驚)。有這麼一位老太太,有一年的冬天出車禍。老太太讓車給撞了,路人都認為她已經被撞死了。於是給交通隊打電話。交通隊說,既然人已經死了,那麼我們過一會兒再過去吧。我們現在人手不夠,都在忙着呢。

老太太所在的是一個北方的城市,那時正值十冬臘月,過了兩個小時以後,交通隊才派了輛卡車來,打算把老太太的屍體帶走。那時老太太的身體早就已經凍得僵硬了。可是搬運工把老太太往卡車上一扔,老太太的身體還動了一下。於是大家才意識到,老太太根本就沒有死。於是趕快給老太太送醫院。到了醫院,老太太終於給搶救過來了。接下來的事情才叫神奇呢!

老太太在病房蘇醒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要修佛,我要修佛。誰告訴我哪裡能夠修佛?」大家都一頭霧水,忙問老太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老太太說,她剛剛到閻王殿走了一遭,因為陽壽未到又被送了回來,放回了人間。

她說她在閻王殿的時候,有一個判官拿出了一個本本,曆數老太太一生所做的壞事,其中最引起老太太震驚的是,因為老太太平時特別愛吃鳳爪,竟然那個本本上清清楚楚的記錄了老太太一生已經吃了多少支鳳爪、殺了多少隻雞。老太太與判官爭辯說:「我一生也做了許多善事呀?!」判官說:「那些不歸我們這裡管,你被送到我們這裡來,那麼我們就負責曆數你一生之中所做的所有惡事。」這位老太太故事的下半部分我這裡就不講了,同樣是驚心動魄,但是與本文論證的主題無關,所以就不講下去了。

一個人一生所做的所有惡事在天生有人在給詳詳細細的做記錄。記住,這可是天上的記錄,那裡可不存在什麼硬碟容量不夠的問題呀,連吃了多少支鳳爪在人看來這幺小的事都被記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剛剛講的這些,當然總會有人嗤之以鼻的說:「你那些都是迷信。」似乎一個「迷信」就都擋住了。「迷信」成了許多道德約束可以不遵守的借口,儘管許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迷信」的本意是什麼,就像根本不知道「封建為何物」、「科學為何物」的本意一樣。

然而這種所謂的「破迷信」的結果又是什麼呢?其實就是使當今中國人的思想觀念變得什麼都「不信」而已。所以才會有今日中國道德淪喪的現狀,才會有小悅悅悲劇事件的發生。這些因果不都是相輔相成的嗎?

我們姑且先不論「迷信」這頂帽子荒謬與否的問題,就是從道德淪喪的社會結果來看,就從千萬個中國老人摔倒了沒人敢扶的這一現狀來看,似乎人要「迷信」一些要比人什麼都「不信」要好一些,不就是這個道理嗎?!天下之人,誰人沒有父母?誰人沒有衰老的那一天?當下人類道德如此嚴重滑坡,再發展下去人類會如何?人類自己不就走向完結了嘛。難道不是這樣嗎?!

對於那些對「因果輪迴」與「神佛信仰」嗤之以鼻的人們來說,就讓我們以「科學」的方式再來給大家論論這個道理,也就是讓本人完全從所謂「實證科學」的角度再給大家講上一講。

想必大家都聽說過「瀕死經驗」這個詞彙吧?在中國社會裡,這個詞彙講的比較少,而美國人就講的比較多。那麼你總不能說美國人比中國人更愚昧迷信吧?!你也總不能說美國比中國更封建落後吧?!

其實,我們前面給大家講的老太太閻王殿還魂的經歷就屬於這種「瀕死經驗」。在美國,聲稱有這種經歷的人達到數千萬人之眾,比如,據媒體報導,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在進行心臟搭橋手術的時候就經歷過「瀕死經驗」。其實許多給病人做心臟手術的醫生都多次聽到過被搶救過來的病人身上所發生的這種「瀕死經驗」的事情。

當然有許多唯物主義的信徒們總是試圖用什麼大腦缺氧反應等原因來解釋「瀕死經驗」。但是無論怎麼解釋也無法解釋一位手術醫生在手術燈上面安裝遙控數字器來證實「瀕死經驗」的事實。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位心臟手術的醫生,雖然已經聽說過太多病人所講述的「瀕死經驗」的事件,但是對病人們所說的靈魂出竅的描述還是將信將疑。為了證實「頻數經驗」的真實性與否,這位手術醫生就想出了這樣一個辦法,他在手術燈的上面安裝了一個遙控數字器,然後他就把遙控器放在自己可以控制到的地方,並在手術中更換了最初設置的數字。

按理說手術中的病人是不可能看到手術燈上面的數字遙控器的,更不可能說出變換之後的數字了。可是發生「瀕死經驗」的病人卻能夠說出正確的數字是什麼。這就是用實證的方法證實了「瀕死經驗」的存在——靈魂是可以出竅的。

「瀕死經驗」往往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在「死亡」的一瞬間,人的頭腦中會像放電影一樣,把人生中從生至死的所有經歷,包括所有細節,在瞬間就瀏覽過一遍。所有的細節都歷歷在目,就如同昨天剛剛發生一樣。在人生電影放過之後,有些人就可以「靈魂出竅」,脫開自己的身體。有的人會沿着一束光通道向前行進。並在通道的盡頭,有過世的親人在那裡等待;還有的人是向一個黑乎乎的下坡路方向走去,邊走邊有許多人會從旁邊彙集到一起,然後大家越往前走天就越變得朦朦亮,最後就到了一個像中國民間傳說的「奈何橋」的地方。

如果我們把各種不同的「瀕死經驗」匯總起來的話,既有些像基督教所描述的天堂的場景,又有像佛教中講的「六道輪迴」的不同去處。但是有一個非常奇特的情況就是,自上世紀90年代以後,似乎天上的「公務員們」最近總是出錯。表現為,某個「靈魂出竅」的生命到了某個地方,那裡的判官打開本本一查:「哎呀!對不起,錯了,你還有10年陽壽呢,你還是趕快先回去吧。」這一位是這樣,那麼那一位呢?再一查:「哎呀,不應該是你張三來呀,應該是王五來呀,怎麼又搞錯了?那你也還是先回去吧!」這類事情最近似乎經常發生。這也許是近年來「瀕死經驗」事件多發的一個原因吧。當然這也並非本文所關注的重點。

我這裡想要為大家分析的是,剛才所提到的,所有的「瀕死經驗」都會共同發生的那個第一個過程,也就是,人進入「瀕死」狀態時在頭腦中首先瞬間閃過的人生全程情景回放的意義。

對了,大家或許已經注意到了,本人使用了「情景回放」這個詞彙。大家想必已經意識到了,造物主在當初創造人的時候,早就已經在人體內設置了一部「人體攝像機」。這部人體攝像機負責把人一生的所作所為完整的記錄下來,包括一舉一動,一絲一毫,全部都記錄下來。

當人進入「死亡狀態」時,其實每個人都必須在大腦中進行人生全程的「情景回放」,而且可以在瞬間完成人生的所有細節,那可不是什麼2倍速、4倍速、8倍速的回放——倍速那只是人類技術的無能表現。造物主的「人體攝像機」那可是以宇宙的速度進行回放。「回放」瞬間就可以完成。這就是人力與神力的差別。

難道大家覺得本人的說法很奇怪嗎?大家知道,現代科學家不是已經設想過往人腦中安裝計算機晶元嘛。我們知道,此次人類文明其實只不過才有五、六千多年的歷史而已。那麼即便僅僅就人類目前所認知的這個有140億年的「小宇宙」而言,如果確實存在着超越人類智慧的生命的話,而且如果這種智慧已經具有上億年的智慧歷史的話,那麼大家認為這種宇宙高智慧能不能製造出超越人類「電子攝像機」的「人體攝像機」呢?難道這種超越智能沒有這種可能嗎?!

「天上有個攝像機」,這是本書討論《宇宙智能論》的引子,但是這個攝像機未必安裝在人類所想像的天上。天上有沒有攝像機?或者天上的攝像機什麼樣?這個命題本人不能夠確認。但是人體上有個「人體攝像機」。這個本人能夠確認的。而且這個「人體攝像機」一定是上天給人類安裝上的,在神造人的時候就已經被裝上了。

大家在娛樂晚會上,經常會聽到「天上掉下個林妹妹」這段越劇《紅樓夢》的唱段。似乎大家都很喜歡給自己掉下個林妹妹來。「天上掉餡餅」似乎一定是好事,如果天上直接掉下點兒「美刀」來,現代物質人則更是歡喜。大家可能覺得更夠勁兒、更給力。但是如果大家一聽說到「天上掉下個攝像機」呢?那麼可能就立刻感到恐懼了。

其實上天給每個人都安裝上個「人體攝像機」。那麼試問:這又是為了什麼呢?這又是什麼意思呢?說白了,就是為了監督記錄人們一生的言行的。人一生中到底做了多少好事還有多少壞事,不用找什麼人去揭發、去告狀,人人自己身上都帶着呢!而且這種信息還不是簡單的文字格式,還是全息視頻格式呢,還是4D的格式呢。

那麼人類的「瀕死經驗」到底說明了什麼呢?為什麼要進行生命信息的「全程回放」呢?其實有源於人類自身太無能了、或者太無恥了的原因。自己做過的都可以抵賴不承認。人自己做過的一些事可能確實記不住,也可能即便記得住,也會因為本心就想抵賴而不願承認。可是到了另外空間的「生命公堂」之上,絕不允許那種流氓般的抵賴與狡辯,因為「人體攝像機」那裡可都給大家記錄著呢,而且還剛剛給你進行了一次「全程回放」的熱播,不容你抵賴不認。中國的那句老話說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回大家應該知道「人體攝像機」的厲害了吧!

這就是「人生錄像」的意義所在。這也是「瀕死經驗」給人類的一個啟示。因為有鮮活的「人生錄像」存在,有確鑿的「呈堂證供」存在,那就不容你再做任何的抵賴。於是在「鏡頭回放」之後,接下來可就是「人生審判」了。

人人上堂之前,都先快速回放一下「人生錄像」,讓每個人的所作所為都能夠記憶猶新,就像剛剛發生的一樣。然後把你帶到堂上,判官宣判,該升天堂的上天堂,該墮地獄的下地獄,該上刀山的上刀山,該下油鍋的下油鍋,該繼續做人的去做人,該輪畜生的入畜道,六道輪迴,報應不爽。就是這個意義。善惡必有報,只言時未到。此時就到了人生所作所為被判報應不爽的時候了。

──轉自《阿波羅網》

(責任編輯: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