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美啟動對華貿易調查 政策大轉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15日訊】【熱點互動】(1648)美啟動對華貿易調查 政策大轉變?

今天下午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了一份備忘錄,要求審查中共竊取美國企業知識產權的問題,以此來決定是否展開對中國正式的貿易調查,外界認為這是川普政府針對中共而採取的首個重大貿易行動,正值朝核危機之時,美國需要北京全力的支持來制裁朝鮮,那麼為什麼此時川普政府啟動這一針對中國的調查程序?為什麼聚焦在知識產權?北京方面又有何種反應?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下午,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一份備忘錄,要求審查中共竊取美國企業知識產權的問題,以此來決定是否展開對中國正式的貿易調查。外界認為,這是川普政府針對中共而採取的首個重大貿易行動。

正值朝核危機之時,美國需要北京全力支持來制裁朝鮮,為什麼此時川普政府啟動這一針對中國的調查程序?為什麼聚焦在知識產權?北京方面有何種反應?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討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你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獨立經濟學者夏業良先生,夏業良先生你好。

夏業良:方菲好,各位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我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調查中國關於強制轉讓美國技術和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政策、做法與行為。」

美國總統川普週一下午簽署備忘錄時強調,他在兌現自己的競選承諾,採取堅定步驟,保護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及美國工人利益。這關乎美國的安全與繁榮。

美國總統川普﹕「我們要執行公平對等的貿易規則,這是負責任的商業行為的基礎。我們要保護被遺忘的美國人,他們被世界貿易系統丟在後面,完全沒有照顧到他們的利益。」

美國官員日前在簡報中強調,對中國的貿易調查,過程可能耗時一年甚至更長。川普在簽字時也表示「這只是開始」。

專家認為,知識產權及市場準入原本就是美國企業界長期以來抱怨的問題。調查行動顯示出川普政府更願意採用能夠很快見效的單邊措施。

輿論認為,川普一直把美中貿易與朝核問題相互連繫。這項調查原本計劃在8月4日宣布,但由於當時安理會即將通過對朝鮮的制裁決議、美國需要北京支持而被推遲。

上週,美國不斷升級對金正恩導彈威脅的警告。週五晚,川普與習近平再次就朝核問題通話。白宮官員表示,新的貿易調查與川普政府的朝鮮策略沒有關聯。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除了打電話之外,您也可以通過手機跟我們互動,我們的手機提問號碼是:347-903-8806;您也可以在YouTube觀看節目直播並且和我們文字互動。

傑森,我想先請問您,我們知道,美國政府啟動這一調查程序,依據的是《1974年貿易法》案中的301條款。「301條款」究竟是什麼樣的條款,覆蓋什麼方面?請跟我們談一下。

傑森:提到《1974年貿易法》「301條款」是最開始的301條款,這個條款大概針對幾點,針對某一個跟美國有貿易往來的國家,如果違反美國和這個國家共同遵循的國際貿易法則,或者對美國的商業有不公正、歧視性對待,使得商業利益受到損失,美國政府有權採取報復性行為。這是最開始的法案,經過不斷改善、修正後,又提出「特殊301法案」。

1988年提出的「特殊301法案」,特別針對知識產權保護和市場準入機制的確定,要求美國貿易代表每年提供一份觀察名單,如果有任何一個國家被定為「優先國」,美國政府必須對優先國採取行動,實施制裁,或者實施其它的問題。

這是非常重的懲罰,為了不直接引發貿易爭端,報告每年都有,但是幾乎極少把一個國家定成「優先國家」。又起了兩個比較弱的分類,一個叫做「優先觀察名單」,一個叫做「觀察名單」,中國、俄國幾乎年年進入優先觀察名單,換句話說,僅次於下一個要實施制裁的名單。

這是蠻有意義的一件事情,這一次川普讓美國的貿易代表署(美國政府的一個行政部門,參與美國對外貿易的機構)針對中國特殊調查,調查後的最壞結果,很可能會把中國從現在的優先觀察國家,變成優先國家,一旦進入優先國家就必須要有懲罰措施了。

但是301法案畢竟適用面很廣入,適用法律的門檻又比較低,又可以允許美國單邊進行制裁,在過去的二十多年,屢屢釋出,作為殺手鐧拿出來。同時有趣的是,20年多次拿出,針對日本也針對中國,但是幾乎沒有一次進入真正實施懲罰的階段,都在前期雙方達成協議,最後退讓一步。

這是一項非常有力的法案,同時又有非常大的迂迴空間。

主持人:是,我們等一下可以再具體談。我想先請問夏業良教授,外界都認為這是美國政府針對中國的重大貿易舉動。首次的重大貿易舉動為什麼聚焦在知識產權這一塊,為什麼調查主要針對知識產權?請談談您的觀點。

夏業良:首先,知識產權是一項重要的貿易條件。過去,美國曾經有一些不同的意見,認為知識產權問題可以分開來單獨談,包括大學、學術機構還有一些研發部門比較傾向於這樣的選擇;但是另外一種選擇認為,它應該是貿易的一種,尤其是跟技術貿易密切相關,應該作為一項貿易條件來討論,而且可以適用於美國歷史上與此相關的若干條法案。

就是要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包括訊息安全、技術安全還有國防安全。涉及到這一方面,做出的懲罰和採取的措施可以比較強硬而且更加具有針對性,能夠施加有效的壓力。實際上中美兩國之間有關知識產權方面的爭端,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展開了,大家還記得過去的微軟,微軟公司所出產的視窗軟件,當時中國幾乎是幾億用戶,包括中國的政府、所有的重點機構全都是用盜版軟件,經過美國多次施壓,後來中國同意至少在中國政府部門應該率先採用正版軟件,但是真正實施起碼是2000幾年之後的事情。

大家知道,2001年中國已經加入WTO,當時就有條款涉及知識產權的保護。在1990年代中期,那時候美國貿易代表是一位女士巴爾舍夫斯基,她曾經遊說國會、遊說美國的IT產業和一些相關機構,包括科研、大學研發機構,要求大家能夠接受她對中國在知識產權方面進行更大的壓力。

那時候美國有些產業出於利益考慮不願意這樣做,覺得一年至少跟中國還有那麼大的交易額,尤其是像微軟,認為不花錢就可以打開中國的市場,雖然中國用盜版軟件,但等於是給微軟做了前期的市場鋪墊工作,有利於將來正版的發行。所以當時業者並沒有希望採取急迫的行動,倒是巴爾舍夫斯基盡量的說服他們,最後他們認同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之間的比較之後,決定支持。

那時對中國施加壓力以後,包括中國到底能不能享有最惠國待遇,當時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跟知識產權問題結合起來考慮。實際上中美兩國就知識產權問題的談判已經不下幾十輪,而且時間跨度已經超過了二十幾年,但是在二十幾年裡邊,中國仍然在這方面沒有取得非常大的進展,知識產權的保護仍然非常弱,不但是對西方的知識產權保護弱,對自己的知識產權保護也很弱。整個來講,嚴格地說中國是不遵守條約的,雖然它很早就簽了這方面的條約,它是不遵守這方面條約的一個國家。

主持人:傑森,我們看到川普在今天的講話中特意提到兩點,一是竊取知識產權;一是強制企業轉讓技術。強制企業轉讓技術好像是近幾年發生的事情,在中國有多普遍、多嚴重?

傑森:這也是川普這一次調查的內容,特別是牽扯到知識產權類技術的市場準入;中國是不是加了貿易壁壘?大家都是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之下,應該互相之間開放對方市場,它是不是有一些特殊的法規,使得這樣的可能性變得非常難。

事實上這確實不是空穴來風、無中生有的指責,中國以網路安全為理由,要求很多外國公司必須跟中國公司結合、合資才能在中國的網路上發送訊息;同時還有一些進出口技術管理條例,類似於這樣的法規,要求企業很多技術如果進入中國必須本土化,根據本土化的成分要求,牽涉政府認購或者其它等各方面條款,都傾向於逼著企業把技術轉讓給中國。

主持人:我記得早些時候好像要求過科技公司提供源代碼?

傑森:對,關鍵技術、源代碼等,讓企業在市場和它本身的核心技術之間處於兩難境地。目前中國成了汽車的最大市場,很多汽車公司面對最大市場的誘惑,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就要求很多企業必須把產品本地化,比如中國叫「國產化率」的概念,但事實上是要求別國企業把技術轉讓給中國。

事實上中國是從國家層面(不是個人行為)制定一系列法規,要麼是讓對方用技術來換市場,某種程度上講是一種障礙,外商進入市場的障礙,很多企業因為不捨得放棄自己的技術,就不可能進入中國市場。還有其它包括剛才夏教授談到的,比如假冒產品氾濫等,這是普遍存在的。

針對中國作這方面的調查,應該說是不用調查都證據確鑿,目前美國政府要列出調查,其實,這隻劍是隨時可以落下的。這些條例,我們坐在這都可以說出這麼多來,美國政府有專門的情報系統或者文件收集系統,肯定已經掌握了,只是什麼時候用的問題。報導中說,調查可能會維持一年。換句話說,周旋空間可能是一年。這一年其實不是為了調查,更是為了中國和美國之間有斡旋的餘地。

主持人:我想請問夏教授,有很多人關注到這一次啟動調查的時間點,認為這個舉動表示川普政府對華的貿易政策有關鍵性轉變,但也有人認為,這樣的舉動其實是川普為了在朝鮮問題上對中共施壓的槓桿。您怎麼看他在這時候啟動貿易調查?

夏業良:川普在競選期間已經作出過一些承諾。而且他非常欣賞的一位貿易顧問,後來被任命為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新成立的機構)主任,他就是彼得·納瓦羅,一位大學教授。他研究中國在貿易、知識產權方面的很多違規現象,他寫過幾本書,而且還發行過電視片專門介紹,這一方面他作了很多對策。這些對策川普都放在他的工具箱裡面,隨時可以拿出來採用。

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4月份習近平跟川普會談,當時雙方談得比較好,就希望在朝核問題上中國能夠對朝鮮施加壓力,因此不急於打貿易這張牌。過去,川普在競選的時候就說過,他上任的第一天、或者很快就要宣布,一是要把關稅提高到40%,另外要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這兩點他都沒做,沒做的原因就在於對中國有很高的期望。但是幾個月過去了,非常讓他失望,他在自己的推特裡面也表示了不滿。

所以他現在手中原有的牌都要陸續打出來,始點是一方面他對朝鮮無可奈何,朝鮮越來越強硬,甚至造出要攻擊美國關島這樣的一個威脅。實際上朝鮮的遠程導彈,按照他們的說法,可以打到美國的中部甚至東部包括紐約、華盛頓。

所以現在在這種危險的狀態下,如果川普在軍事上採取更加強硬的態度和措辭的話,會引起地區間的緊張衝突,所以美國國務院以及美國的國會,都不希望川普作為總統在這方面言論上再有更加更多戰爭連繫的詞句,所以我想他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換了打貿易這張牌,既能給中國產生一定的壓力,同時間接的給朝鮮產生壓力,而不是直接跟軍事、戰爭相關的詞彙來刺激對方,我覺得這是比較好的做法。

主持人:傑森,你怎麼看?我覺得某種程度上,這是不是否有一種「進可攻、退可守」的一張牌?

傑森:很多白宮相應的人士回應,在這個問題說是不是比較相關的,白宮這邊是持否定態度,我自己傾向於認為這次有它的獨立性。因為剛才我們看了,川普在簽署備忘錄之前有一段很簡短的講話,他第一句話「我在承諾我競選的諾言」。在我看來是朝鮮問題推延了這個事情,而不是他想用這個事來解決朝鮮問題。

如果最一開始,從他入主白宮的第一天朝鮮沒有進行搗亂的話,他很可能這個政策會出得更多、更早一些。因為畢竟朝鮮問題出來了,使得他在很多問題上比較依賴中國,很多人就說和平解決朝鮮問題,是不是只能得靠中國來進行經濟施壓,朝鮮問題事實上是阻礙他這一次做決定。

那在最近的這一段期間,剛才夏教授也談到,中國確實沒有做出實際的效果,特別是七月份中美全面經濟對話過程中零結果,在這樣情況下,如果川普再不做任何事情,他非常難交待,因為畢竟執政半年多,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避過最麻煩的風頭,8月5日安理會簽字以後,立刻把這一些政策推出來。

在我看來他是更多的想在經濟上完成他的競選承諾,跟中國這邊的貿易順差,在美國的貿易逆差產生質疑、壓抑,使得有一些工作能夠回到美國。這是川普從一開始的想法,現在只是被朝鮮問題拖住了,他現在等不及了,他必須得開始實施當時他競選,在貿易上特別對中國貿易上也承諾了。

主持人:不過我們看到他這一張牌結果出來之後,馬上週一中共那邊就宣布說,我們要對朝鮮全面禁運煤鐵的產品。川普本人也經常說,在貿易問題上如果中共對朝鮮有一些實質性的動作,他對貿易的感受也會不同,我想這二者應該是有關係的?

傑森:我的感覺上關係是什麼概念?比如最開始美國想讓中國讓利100塊錢,如果他在朝鮮問題表現好的話,允許他讓利90塊錢,我的感覺上絕不可能改變他對中國,只是量稍微調整。我覺得真正讓中國迅速行動的,比如這一次安理會也通過,而且通過第二天就宣布立刻對煤和鋼鐵等等這樣的產品禁運,行動是全世界第一快的。

這個主要原因我倒感覺是川普在語言上不斷敢於用戰爭的詞彙,使得中國非常緊張。其實中國第一緊張是在朝鮮半島打起來,這是對中國最大的威脅。在貿易上他倒覺得可以慢慢談,但是如果擦槍走火任何原因,比如金正恩真是傻得開始扔關島一個東西,結果沒有扔好,它技術很爛萬一打偏了,真的打得離關島非常近,那美國必須得回應,在這樣的過程中你可以想像,中國不得不捲入整個事情。所以中國制裁北朝鮮,事實上是真的它怕北朝鮮發生戰爭。

主持人:有意思。夏教授您怎麼看,北京在週一全面宣布,從朝鮮禁止進口朝鮮的碳和鐵。這個跟川普、習近平週六的通話有關呢?還是跟週一啟動貿易調查有關呢?

夏業良:其實是跟四月份,當時他們在海湖莊園談話有關。那時候中國已經承諾要對朝鮮進行全面制裁,但是幾個月過去了,他並沒有真正做到,只是做一點表面,比如減少煤炭的進口和部分的停止一段時間,而沒有造成全面制裁的格局,所以這一點是美國非常不滿意。

現在在美國更加強硬態度和表述之後,中國現在開始就兌現他四月份所做出的承諾,我覺得這一點已經是遠遠滯後的做法,是一種非常尷尬的,被人逼著然後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所以這一方面,可以看出中國也想在這個問題上有所妥協,來換取美國在態度上不要再那麼強硬,能夠緩和朝核危機。

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是不可避免的,我們上次也做過這樣相關的討論和分析。所以貿易戰是早晚的問題,而且貿易戰的內容非常多,它涉及到很多方面,比如說我們知道在2001年中國加入WTO的時候,做出了很多的承諾,除了關稅大幅度的下降以外,還做出了開放中國金融、電信領域,甚至包括電影、娛樂,包括電視行業,當時都做出了承諾。

但是現在十幾年過去了好像都沒有兌現,那中國這個方面,在西方國家遭到了很大的抵制,不承認中國市場的經濟地位,而且新成立的貿易組織也不打算吸納中國,包括原來講的TPP,當然現在美國自己退出不再參與TPP的活動,所以美國今後在主導新的貿易組織架構的時候,也不會考慮中國,而且中國現在的真實情況,也是離市場經濟背道而馳,越來越遠。

這些東西造成其實已經不是中國跟美國之前之間的貿易戰,而會形成中國遠離市場經濟,跟歐盟以及其他任何經濟體將來都會越走越遠,除非按照中國戰略構想「一帶一路」,把一些小兄弟窮國納入這樣的體系之中,給它們一些好處、給它們一些現金。就相當於在過去6、70年代中國支援世界革命的做法,但是這種做法顯然是勞民傷財、怨聲載道,難以為繼。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這個調查,傑森,像你說的它的一個評估,它不是證實的貿易調查,所以這個評估它可能有兩種結果,你怎麼看哪種結果更有可能性?或者什麼樣的情況下它會出台什麼樣的結果?

傑森:我從這次川普出台授權調查這麼簡單的步驟都這麼反覆考量,在我看來好像川普對於中國態度非常謹慎,雖然在上台競選過程中,對中國語言上的措辭各方面是非常激烈的,但是在整個運行過程中是非常謹慎的。從這一點我預測,很可能這個調查會拖很長,它只是一個長期的威脅手段。

最終我倒不相信雙方會真的進入貿易戰的狀態,我更可能看到雙方討論妥協的過程,因為畢竟現在建立了全面經濟合作的態勢。上次7月份汪洋來沒有任何結果,畢竟是十九大之前,中共那邊不可能做出任何比較激烈的做法。你可以看到基本上,如果十九大結束以後,習近平如果在權力上更加集中的話,也許他可能會做出比較大的讓步或者妥協。

畢竟這一次針對美國這邊提出來的301條款,中國那邊媒體報導各方面都不是那麼高調,基本上沒有謾罵等等這樣的事情,一些回應也都是英文版的《中國日報》,那是針對國外說的。所以在我看來中國不想把這個變成激盪民怨的事情,他很想在官方在高層次理性層面未來找機會解決這樣的問題。

主持人:夏教授您怎麼看?因為今天川普在簽備忘錄的時候,他最後說的一句話說「這只是個開始」,那是不是意味往下調查相當大的可能性會進行,甚至會最終導致美國對中國採取至少遏止中共竊取知識產權的行為?

夏業良:我想這一次應該動真格了,我相信貿易戰拉開帷幕會有很多具體的措施。像過去奧巴馬執政期間曾經有過對輪胎案專門的動議法案,那今後會有很多的產業,包括鋼鐵產業,包括很多方面,有些是屬於民用高技術產業,都會出台一些相關的措施。

而中國方面很希望在民用高科技領域能夠放開限制,讓中國能夠獲得更多先進的技術,而這一點恰恰是川普現在所強調知識產權所要保護的,要保證美國國家安全、訊息安全、技術安全。其實在裡面強調了幾個,美國在很多領域要保持領先的優勢,所以這一點對中國現在是尤其不放心。

而且知道中國在這些年裡面竊取美國的技術也是最成功的國家,比如在軍事領域中竊取美國F-16戰鬥機重要的紀錄資料,然後中國得到蘇聯方面的幫助,但也同時竊取美國的一些資料,還有在技術領域中包括生物遺傳工程、醫學很多方面都竊取美國一些技術資料。所以在中國研發本身來講的話,乏善可陳的情況下,居然有些產品也是跟美國的差距不是特別大,原因在於它成功竊取了一些技術。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傑森,你覺得怎麼樣才是更好遏止知識產權竊取的方法?不管是否發生貿易戰?

傑森:我覺得核心的還是得讓中國真正進入一個法治國家。剛才夏教授也談到了,對於知識產權不保護,不是只針對美國的知識產權不保護,中國國內知識產權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為什麼中國企業不願意研發,相對中國也不好,所以在我看來一個法治健全的中國才是真正對世界有益的中國。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