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維光:談治學與生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有年輕網友留言曰:

先生,您是個學者型的人,研究具體問題,是您的專長。條條大路通羅馬,如您所言,每個具體問題深究下去,就都能深入到形而上領域。可問題也在此,沉浸具體問題過久,沿着細節看問題,就成為一種潛意識,久而久之,就是局限。當日晚輩引述錢穆先生治學的話:「要先有大視野,然後深入具體問題,由此互相補助,互為裨益,可大可小,可宏可微」。之所以引述錢穆先生的話,是因為這些話,先生您更容易接受。實則在晚輩看來,錢穆先生究其根本,仍舊是個專家型的人,只不過他一生用功甚勤,終於觸類旁通,成為一位學術上的通才。

維光答曰:

學問的事,人生的事,貴在思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遠,不斷糾正自己的方法及積累知識,堅持數年必有成效。

然而,學問的事,淺嘗輒止、微言大義卻是弊病,政治化「學」「問」則更是等外之惡變。為此,當今西化後的知識界,最忌意識形態方式,更忌意識形態化。

至於治學生涯,則重要的是耐得寂寞。在絕大多數時候,人的思想探索、知識探索,是孤獨的。

一九七零年初,我登泰山,見山腳下有一不大碑刻,上寫「做事針針見血,一步一個腳印」,此話一下子打入我的腦中,伴隨我一生。人生之事,學問之事,伴你千古,是不可能欺騙的。欺人欺世,一定是自欺。

網友再留言曰:

先生一定要保重身體,切不可用功過度損耗了身體,雖與先生素未謀面,可累年來一直在關注先生在海外的動態。從零幾年到如今,先生日漸顯得蒼老了,這是晚輩一直不願意說的話,可的確是如此,先生時刻要銘記自己肩負重任,切不可因用功而損耗了身體,我們賭一把,願我們二十年以後再相見,大家都還是身體健康,精神精神健碩的。

維光再答:

自然規律誰也戰勝不了,命定何處更非吾之所知。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實實地不知道吾命向何處。姜子牙七十三歲出山,可「俺諸葛怎比得前輩的先人」(引自京劇《空城計》唱段)。

回顧此生,時至今日,我可以說的是,我第一階段的任務,六九年立下的宏願是完成了,即說清楚共產黨問題,馬克思主義問題。而第二階段的任務是我步入人生,即六九年時始所未料的。那是最近五年逐漸明確的「解析後基督教社會」,即所謂「現代社會的來源」。倘若命運再給我一個二十年,我一定會把這個題目做精彩,因為我有二十年的方法論的積累,一生未敢懈怠的知識努力。但究竟會如何?真的是中原得鹿不由人,我唯有儘力推進我的思想線索就是了。

雞鳴犬吠五更天……對天發下宏誓願,我不成此業我的心怎甘!

2017.8.14 德國·埃森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