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茹:「優秀共產黨員」早逝身上附著一道魔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大陸媒體報導,黑龍江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王司瑜於8月19日因病醫治無效去世,享年48歲。本因是年富力強、事業蒸蒸日上的年齡,生命卻戛然而止,怎不讓人唏噓感嘆。然而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不妨摘取大陸媒體這幾年刊登的實例。

今年7月11日,河南信陽市公安局固始縣警察董剛,在派出所值班時突發心源性心臟病,經搶救無效死亡,年僅41歲。

5月29日,河南省開封市杞縣官莊鄉副鄉長朱仁海猝死,年僅43歲。

3月18日,福建省南平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武夷新區黨工委書記廖俊波出差途中遭遇車禍,經搶救無效離世,年僅49歲。

2月4日,河南省平頂山市公安局警務保障部警察徐建民在辦公室整理財務賬簿時突然暈倒,經搶救無效死亡,年僅58歲。同日,河北邯鄲市館陶縣公安局刑警房寨中隊中隊長郭秋峰亦猝死在辦公室。

2016年1月14日,江蘇省泰州市靖江外國語學校城南分校(原靖江市城南小學)校長王銀培猝死,終年58歲。

2015年1月12日,四川遂寧西眉派出所副所長楊星突發腦溢血,因搶救無效離世,年僅29歲。

無疑,中青年離世對於他們的家庭來說是個重大的打擊,父母老年喪子,妻子中年喪夫,孩子尚未而立喪父,此情此景讓很多人都充滿了同情。從表面上看,他們是因為工作繁忙,勞累過度而亡,但普天之下如此忙碌而長壽者也並不少見。因此,此等理由解釋未免失之片面。

在佛家看來,萬事皆有因果,上述猝死、早逝者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他們都曾在生前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或死後被追授。如王司瑜、王銀培、董剛、郭秋峰、楊星都是生前頂著此稱號,朱仁海、廖俊波、徐建民則是死後追授,而中共追授顯然也是因為他們符合了中共的標準,且極有可能他們追隨中共做了傷天害理之事。

從相關的報導看,因為頭頂著這樣的稱號,因為要不折不扣追隨中共,這些人為中共的事業真是拚死拚活,即便他們並非篤信共產主義,而其結果就是他們錯過或者罔顧在海內外掀起的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行動,不願瞭解「三退」的意義,選擇的是與2億多中國人背道而馳。

根據海外退黨網站的最新顯示,迄今為止,海內外中國人「三退」總人數超過2億8千200萬。50萬,100萬,500萬,1千萬,1億,2億……從2004年底開始的「退黨、退團、退隊」運動,十幾年間,席捲全球,「三退」數字快速增長著,這表明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選擇遠離中共,這其中不僅有普通的中國人,還有中共官員,甚至高官。

「三退」數字折射的是覺醒的中國人在精神上對中共的徹底拋棄,彰顯了中共的深重危機。中共高層近幾年不斷釋放的「亡黨」危機,如「有8600萬黨員的中共要防止自己垮臺」,「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以及意圖保黨等,都在印證著這一點。

那麼為什麼要「三退」?如果你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就會明白作惡多端的中共被清算的日子正在到來。

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來,發動了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和三年大飢荒、反右傾、四清、文革、「六四」鎮壓學生、迫害法輪功等種種運動,害死了至少八千萬中國人,甚至還犯下了活摘法輪功器官的罪惡。這樣的共產黨已是罪惡滔天,人神共憤。不僅如此,當今的中國,工人失業、農民失地、貪官橫行、官商勾結、警匪一家、民不聊生,毒大米、地溝油、毒奶粉等等,老百姓更是有冤無處訴,中共禍害百姓到了如此地步,天理能容嗎?

作為一個黨(團、隊)員,無論你人品如何,不管你本事多大,就算你一生沒做壞事,只要你還留在共產黨體制內,你就是它的一份子,你就起到了加強和維護罪惡的作用,它的罪惡就要攤給你一份,「天滅中共」就要涉及到你的頭上。而且你曾經發過的毒誓「為黨的事業奮鬥終生」,如果不除去,就會面臨著危險。

古今中外有許多預言,如中國的《推背圖》、《燒餅歌》、《梅花詩》等等;韓國的《格庵遺錄》;西方國家的《諸世紀》、《聖經啟示錄》等,都驚人一致的預言中共要滅亡,以及其黨徒被誅滅的可怕慘景。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發現2.7億年的「藏字石」,上面更是驚現六個天然形成的、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天意如此,常人如何能逆天?因此,為了避免在天懲中共時,禍及自身,每個加入中共組織的人「三退」就是必須的。只有遠離中共,才會走向未來。

令人惋惜的是,還有不少中共黨員、普通中國人沈迷在權力和物慾的追求中,沉醉在紙醉金迷中,完全忽視了上天一再發出的警告,「優秀共產黨員」一個個猝死、早逝就是警告之一。是以,觀天意、明大義、順天意而行,才是最根本的明智,才是走向未來的根本保證。

──轉自《阿波羅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