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點名九大會所 一家聘外籍女技師偷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23日訊】近日,中紀委通報中點名九大私人會所違反規定,其中一家聘用外籍女技師為高官服務,並偷拍留證據。有評論指出,中共官場的糜爛,早已遍布整個體制,私人會所不過是中共官場權貴錢權色交易的又一渠道。

中紀委8月21日通報稱,2017年1至7月,全國查處違反規定的私人會所。其中「違規公款吃喝」仍高居不下,7個月內達3636起,在「違規配備使用公車」、「違規發放津補貼或福利」等八大違規類型中,位列第三位。

陸媒曾披露,習八條出台後,各地中共官員公款吃喝現象隨即變身,開始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場所轉移,隱秘的「私人會所」悄悄成為轉戰目標。

一位北京會所工作人員曾透露,越偏的地方、價錢越高,中共官員越願意去,三個人一頓飯吃50萬元是很平常的事,僅某官員的司機,每月往這些會所拉客,所得提成就能達到5、6萬元。據知情人士披露,很多私人會所已經被中共權貴家族作為官商勾連場所。

趙氏父子會所聘外籍女技師偷拍

中紀委通報中共江蘇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少麟的問題時曾提到:趙縱容其子開設私人會所,並多次在私人會所宴請中共官員。

趙少麟之子就是被稱為「最牛開發商」的趙晉。據報導,趙晉在北京開了幾個私人會所,其中一個被曝位於玉淵潭南路的高檔小區內,趙晉連買帶裝修耗資1億元。

陸媒曾曝光趙少麟趙晉父子的朋友圈,揭露中共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濟南前市委書記王敏、南京前市委書記楊衛澤、河北前省委書記周本順及中共國家行政學院前常務副院長何家成等5名落馬官員,可能都是趙氏父子私人會所的「座上賓」。

據報導,趙晉所開會所為中共官員提供色情服務還偷拍要挾,「他在北京設立會所,羅織一幫外籍女技師,招待各路高官顯貴,為他們提供性服務。一方面是『加深與高官的感情』,同時也偷偷錄像,以此要挾各路高官,進而將其操控於手掌之中。」

習近平痛斥舌尖上的腐敗為何屢禁不止?

2014年初,港媒曾披露,習近平在要求整治「會所歪風」及中共出台「八項規定」後,一些隱蔽私人會所依然可以悄然奢靡。其中位於天安門菖蒲河公園內的「茅台會」,雖然已經「摘牌」,但仍然暗中運作,服務員表示依然正常營業:「要先入會才可以用餐」。

報導說,習近平曾經因為會所整治問題,在中紀委三次全會上勃然大怒,痛斥「舌尖上的腐敗為何屢禁不止?是不是背後有後台?」

背景神秘的商人郭文貴所設「盤古會」曾被媒體曝光,港媒刊文不點名提到郭擁有的京城神秘「空中四合院」,「進院的要人都是副國級與正國級的,正部級的連門也摸不著」。

報導說,讓那些高官權貴不寒而慄的是,該商人「擅長給圈子裡的要人錄像,拿到把柄隨時要挾」。曾經擔任中共北京副市長的劉志華,就是郭「圍獵」高官的一個典型例子,他因與情婦幽會的錄像曝光而落馬。

郭與已經落馬的中共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關係密切,而馬建被外界認為是曾慶紅的心腹馬仔之一。

2015年7月,中共央行前行長戴相龍女婿車峰被曝在北京擁有一高檔秘密會所,單是裝修就花了兩億元。曝料稱,車峰在會所內養了12個美貌大學生,專門伺候中共部長級和銀行行長級官員。一名女「大學生」,光是佣金和小費,有一年竟高達5000萬元。

有評論指出,中共腐敗如此觸目驚心的根源,是中共的體制決定的,這個體制不拆除,哪怕習王抓再多的老虎,出台再多的規定,新的老虎蒼蠅仍然會源源不絕的產生。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