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兒子「趕出家門乞討當搖錢樹」,卻被有錢人帶走「好吃好喝侍候」,原來都是因為她身上藏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柳州城外有個不孝子名叫阮石,家庭貧窮,媳婦蠻橫,他自己不學無術,好吃懶做。他有一個瞎眼母親,叫劉氏,自從老伴去世後,瞎眼娘什麼事也無法做,還需要人照顧。

有一天,媳婦見婆婆什麼也做不了,說她光吃閒飯不做事,浪費了家裡糧食。劉氏氣不過,准備離家出走。傍晚,阮石從外面回來,見母親收拾東西要走,他趕緊把母親留下,把媳婦狠狠批評了一頓,說:「怎麼能把媽媽弄走,媽媽可是我們的搖錢樹。」媳婦哼了一聲,正要大罵阮石,聽他說到搖錢樹,她問阮石什麼搖錢樹。阮石故作神秘一笑說:「到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原來阮石在城裡看見叫化子每天能討不少錢。他們有腳有手,每天都有大把的銅錢進賬,自己的母親,一個瞎眼老娘,除了年齡大,眼睛又瞎,人們看在她可憐的面上,一定能給她不少錢。他在酒館,因為他這個發現高興壞了。他認為自己太聰明了,家裡就快發財了。

阮石給媽媽說了發家致富的想法,同時也教了一整晚上劉氏怎樣做法,劉氏本不想去,但經不住兒子的勸說,她最後答應了。劉氏想到自己年齡大了,不想每天跟兒媳拌嘴,正好趁這個機會進城,落個清閒。

第二天天亮後,阮石牽上自己的瞎眼娘進了城。他把母親牽到城裡酒肆旁的一座石橋邊,讓衣衫襤褸的母親坐在橋頭槐樹下,他隨後遞給母親一根竹桿和一個破碗,對母親說:「媽,工具我都放你手裡了,你要裝可憐些,越可憐越好,人們才會給你錢。如果有人問你,為什麼乞討,你就說得了重病,無錢醫治,就要死了。家裡的子女都逃難去了,不知死活。我晚上再來接你回家。」

劉氏聽了兒子的話,說:「兒子,放心吧,媽知道。」

阮石從懷裡掏出三個饅頭,放在劉氏的手上,說是一天的干糧,叫媽媽省點吃。

安排完這一切,阮石離開橋頭,到茶館找人打牌去了。

到了晚上,阮石醉熏熏從酒樓出來,看見劉氏還在橋頭乞討,但人躺在地上,像是睡著了。

他跑過去,把劉氏搖醒,問媽媽怎麼啦?

劉氏知道兒子接她來了,她對兒子說:「媽媽不爭氣,人老了,居然睡著了。」

劉氏說完,她把白天討來的銅錢放在阮石手上。阮石數了數,雖然不多,但已經是一個好的開始。

接下來的一個月,阮石每天都帶劉氏到城裡乞討,每天討來的錢也一天比一天多,已完全夠全家的開支,還能供阮石到茶館、酒樓玩耍、娛樂。

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阮石照例到橋頭准備接媽媽回家。他把橋頭找遍了,卻沒看見劉氏。「咦,媽媽去哪裡了,不是說好在這裡等我嗎?」阮石四下尋找,還是沒有發現劉氏的蹤影。最後,阮石點上火把,才在劉氏坐過的地上,看見一行字:要找老人家,請去城外祝家村。

祝家村?誰這麼大膽,敢把我的母親劫走?當阮石明白是祝家村的主人祝員外時,那可是柳州城有名的大戶,他嚇了一跳。可祝員外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母親帶走呢?難道會給她錢,可給錢也不用把人帶走吧?

想到錢,阮石眼睛放了光。

管不了那麼多,他決定到祝家村弄個明白再說。

阮石到了祝家村,是祝員外出來接待他。

祝員外告訴阮石說,他母親的確被他接到府上,正由丫鬟好吃好喝侍候著,還換了一身新衣裳。

阮石問祝員外,這是為何,為什麼要把他媽媽接到府上。

祝員外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你媽媽身上有寶貝啊,難道你不知道嗎?」

阮石搖搖頭說不知道。

祝員外又說:「我今天路過石橋的時候,看見你媽媽像我媽媽,於是讓我想起了我過世的媽媽。加上你媽媽在地上賣藍田玉石,那可是上等的藍田寶玉,一小塊要賣上百銀兩。我身上錢沒帶夠,所以把你媽媽接回我的家,是想認你媽媽為我的媽媽。我今天就是跟你商量,你沒意見吧?」

阮石吃了一驚,叫他等等,不相信地說:「怎麼可能,我媽媽怎麼可能是你媽媽?我媽媽不可能有藍田寶玉,我們家三代窮得叮當響,要是有玉石,早發財了,也不可能現在出來乞討。」

祝員外解釋說:「你父親生前可是藍田玉的石匠啊。難道你不知道他存了私貨?」

阮石知道自己父親曾經是石匠,但沒聽說父親是藍田玉的石匠,難道他真去了藍田縣?還秘密拿了一些私貨回來?要是這樣,也就說得通了,這些私貨一定被母親藏起來了。

現在劉氏拿出了藍田玉,祝員外還要認媽媽為母親,這不得不讓阮石起了疑心。難道祝員外知道母親還有藍田玉?媽媽難道告訴了他?

阮石擔心這些藍田玉會被祝員外獨吞,他絕不讓祝員外的計謀得逞。

阮石說:「那不行,我媽媽不是你媽媽,你不能認。即便我家真有藍田玉,也是我們家的,不是你的。你想要,只能買。我現在要帶我媽媽回去。」

祝員外好心勸說,勸不動,只好把劉氏叫了出來。劉氏手裡拿著一塊藍田玉,晶瑩剔透,的確是一塊上等的好玉。阮石眼睛都看直了,真沒想到自己家還有這麼好的寶貝。媽媽為什麼都不告訴自己一聲呢?

最後,祝員外用一百兩銀子把這塊藍田玉買下。然後同意阮石把劉氏帶走。

劉氏臨走,祝員外對她說:「媽媽,無論你到哪裡,你都是我媽媽,既然我認你作了我媽媽,我就是你兒子。媽媽今後有什麼困難,你盡管來找我。媽媽家裡如果還有藍田玉,也請你都賣給我,我會高價收購,有多少收多少,兒子絕不會虧待媽媽。」

劉氏含淚點頭說:「你是一個大好人,我的藍田玉都會賣給你,謝謝你幫助了我。」

阮石把媽媽帶回家後,告訴了媳婦媽媽有藍田玉的事。他和媳婦都高興得不得了,心想這下發財了。從此,他們對媽媽好吃好喝侍奉,不讓媽媽做任何活,像菩薩一樣供著,每天都是笑臉相迎。

阮石好幾次找劉氏要她說出藍田玉的下落,劉氏都不肯說。兒媳婦怕婆婆生氣,過來勸阮石說:「不急不急,都是一家人,婆婆遲早會拿出來的,不用急於一時半會。」

直到劉氏去世,劉氏都沒拿出一塊藍田玉。不過,她度過了一段快樂、幸福時光,是笑著離開的這個世界。

劉氏走後,阮石和媳婦在家裡翻了個底朝天,一塊藍田玉也沒找到,他們由此明白上了祝員外的當。他們去找祝員外說理。

祝員外看見他們,哈哈笑了說:「是的,你們媽媽根本沒有藍田玉,是我設的一個計。我同情你們媽媽,目的是要你們孝敬自己的母親。」

阮石後悔不迭,他還有一事不明白問:「可我媽媽賣給你的藍田玉是怎麼回事?」

祝員外說:「我自己的。」

──轉自《美麗日報》

(責任編輯: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