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秋傷離別 澳洲于林宏一家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02日訊】中秋節,這個象徵「家人團圓」的華夏傳統節日,常常和熱鬧、歡樂相伴。可是並非每一個家庭都能在此佳節,親人團聚,共享歡樂時刻。身在澳洲的于林宏一家,中秋佳節就帶著濃濃的離別、惆悵之情。

接下來四天,我們將會連續播出中秋節系列報導【圓.缺】。今天,就讓我們走入于林宏這個華人家庭,看看他們的中秋節故事。

中秋時節,天上是又亮又圓的皓月,地下是萬千華人家庭的歡聚。不過,對于林宏一家,他們卻無法和一位至親再聚首。

旅居澳洲法輪功學員于林宏:「雖然現在我妹妹以及我媽媽來到海外,我們又團聚了,但是家庭已經是殘破了,因為我爸爸永遠不能再和我們,所以,也真的是很難過吧。」

于林宏,籍貫山東煙台海陽市。出身農村的他說,對中秋節這樣的傳統節日,家裡是極為看重的。父親在的時候,中秋、過年都要一家人團聚,有滋有味的過團圓節。自從父親走了以後,這些節日的味道就全變了。

于林宏的父親于慶軍,原本患有病毒性心肌炎,長年的「藥罐子」,試遍了中西醫和多種偏方、氣功無效後,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很短時間內身體就痊癒了,他的故事在當地引起轟動,家人也相繼走入修煉。

于林宏:「本來我家裡是農村,他以前的身體狀況也不能幹農活,家裡的活都是壓在我媽媽一個婦女身上。結果我爸學大法以後,很快身體就好了吧,也能幹農活了。可以說,他從修大法到迫害那三、四年,可以說家裡多年沒有的那種歡樂嘛!那個時候無論從身體健康上還是從人的精神狀態上來講,全家人那幾年都是最好的吧!」

不過,隨著1999年江澤民開始對法輪功開始全國性的瘋狂打壓,這個家,也受到了接二連三的衝擊。

于慶軍因是當地的法輪功義務輔導員,海陽市、發城鎮兩級對他和妻子姜峰多次進行非法抓捕和虐待。于林宏本人也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酷刑虐待。家裡光是非法抄家,就被抄了好幾次。于林宏印象最深的,是在一個寒冷的冬季夜晚,沒有搜查令的警察破門而入,把只穿著單薄內衣,鞋子都沒穿的于慶軍夫婦拖上車,強行送至洗腦班。

于林宏:「2001年初,(父親)關在洗腦班的時候,出現身體,別人說病業反應吧,後來就已經很嚴重了,就把他放了在家裡,但是他們三天兩頭還是去騷擾。」

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摧殘,使于慶軍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極度虛弱。洗腦班怕承擔責任,才把他和妻子姜峰放回家。但迫害者並沒有因此放過這一家修煉者,仍然頻繁的上門騷擾,于慶軍被迫拖著虛弱的身體離家出走躲避騷擾,最終淒慘的客死濟南。這離他被釋放,僅僅一個多月。那一年,于慶軍年僅49歲。

于林宏:「我特地去濟南看看他,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見他吧。他走了以後過了幾個星期我妹才告訴我,當時他骨灰盒放在我妹那個地方,放了好幾個月,因為我後來有兩三次被抓,有一天我媽很難過,說你爸還沒安葬,那個時候我家裡人,親戚也疏通,洗腦班就把我放了,放了我回家就是給我爸辦了後事吧。」

2006年,于林宏終於輾轉來到了澳洲,妹妹和母親近幾年也相繼來到了澳洲。雖然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他們的信仰得以自由堅守,但此時,家的概念,卻已經是殘缺的。

于林宏:「可以說家破人亡,而且我來到澳洲,長達8年時間我也不能回國(和母親相見)。本來你像我家因為修大法,家裡人都獲得了身心健康,本來是很幸福的家庭,但是因為迫害導致一個美滿的家庭,家破人亡,永遠的變成一個殘缺的家庭,所以說這一切,冤有頭債有主,都是江澤民集團發動迫害造成的。」

于林宏說,以前每到中秋,總是歸心似箭。如今,家裡老屋雖然還在,但物是人非,月圓人缺,老家再也沒有了往年父親健在時對他們的吸引力。

母親姜峰對於這段痛苦的往事,更是不願回憶,因為回憶,勾起的都是滿滿的傷痛。

母親姜峰:「我不說了,我說不上來。」

逝者已去,但于慶軍的故事,至今仍然在中國神舟這片大地上上演著。

于林宏一家已經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刑事控告,希望能儘早將他押上歷史的審判台。他們最大的心願,是希望他們一家人的痛苦不要再發生在其他法輪大法弟子身上;希望迫害早日停止,法輪功弟子能夠和其他人一樣,享有所有公民應有的權利,過上真正闔家團圓的中秋節。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