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秘聞:江青愛吃千元一斤鰣魚 普通廚師都沒見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0月09日訊】江青曾經被稱做是釣魚台的霸主,她用的東西別人都不敢用,一般人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江青的專職廚師程汝明更透露,江青難伺候是出了名的「誰也不願意給江青做飯」。江青愛吃千元一斤的鰣魚,普通廚師都沒見過。

《黨史博覽》中記載,當時江青被稱作是釣魚台的霸主。釣魚台當時共有18棟樓,其中兩棟是工作人員用房,一棟是綜合活動樓,其餘的15棟是接待樓。江青一個人就住過三棟接待樓,還霸占著綜合活動樓。

那個時候,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凡是江青經常用的東西,別的中共領導人就不好用、不能用、不敢用。如果用了,叫她知道,她就會不高興,弄得大家都很不愉快。
  
江青不但長期獨占著兩棟樓,還有4匹軍馬長期供她獨用,即使是到北戴河休息,去八達嶺遊玩,馬匹也上專列與她一同前往。放映廳的近百部電影片,由她一個霸占著,沒有她同意誰也不敢拿出去看,包括周恩來、陳伯達、康生和葉劍英在內。

江青在釣魚台散步時,如果有汽車經過,司機在很遠的地方看到江青散步,就會立即停車、熄火,靜靜地等待江青走過去;如果行人發現江青,會立即繞道避開,如果無道可避,就會往回走,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

中共黨媒刊登的《專職廚師程汝明談江青》一文中,江青的專職廚師程汝明稱:「說句心裡話,誰也不願意給江青做飯。」江青那個飯不好做,她事多,婆婆媽媽的,誰都知道她的情況。

江青喜歡吃烤鰣魚,鰣魚比魚翅還貴,一千多一斤,這個魚只有長江和錢塘江出,別的地方還不出,現在已經沒有了。一般的廚師都沒見過這種魚。

江青到大會堂開會,要吃烤鰣魚,大會堂的廚師老做不好,做一次不行,再做一次還不行。最後只好請程汝明親自去做。

程汝明:「一聽說『讓大會堂的師傅給江青做飯』,大會堂的師傅也『轉腰子』。他們老說做不好江青的飯。」

江青不論到中南海開會還是到大會堂開會,經常帶著程汝明,如果他沒去,中南海或大會堂的師傅們總要打電話問程汝明江青的口味——程因而得了一個外號:「遙控」。

坊間關於江青如何吃飯的傳言極多。有人說江青吃飯時,不吃這,不吃那,嫌這個菜不好吃,嫌那個菜做的孬。她要吃魚,你給她送來後,她又說光吃魚頭,還必須要一樣大小的。

有一次,江青提出喝雞肉湯,炊事員忙忙碌碌給她把雞肉湯做好,讓服務員送去,誰知送到她那裡,她一點不喝,並朝服務員大發脾氣,說「我喝雞湯,怎麼裡面還有雞肉絲,給我端回去。」

還有一種說法,江青到北京某大學分校,為了吃飯,每天要用一輛汽車從幾十里以外送來不能掉一片鱗的武昌魚。每頓一隻母雞,每天要5個當天下的雞蛋,還要註明什麼時間下的。米飯要用小碗蒸,並且要一粒粒地精選。每頓還得有花生,飯後還吃蘋果。這樣豐盛的飯菜,她有時還不滿意,還得叫跟來的高級廚師做小灶飯。

江青的秘書楊銀祿在回憶錄中寫道,江青吃飯非常挑剔,雛雞要半斤的,老母雞要七至十斤的。魚要切頭去尾,只吃中間的。螃蟹只要公的不要母的。菠菜要做菜泥,芹菜要抽掉絲,豌豆要剝老皮,綠豆牙要掐掉頭和尾。

飯菜的溫度要求適度,既不能燙嘴,又不能不熱。不但要吃中餐,而且要吃西餐。吃點心要法國式、德國式和俄國式的。

喝的水既不能稍微涼一點,也不能燙。有一次,江青要水要得急了,水溫稍微高一點,就對護士破口大罵,說故意燙她,把水噴了護士一臉,還用力把水杯摔了個粉碎。

吃水果也要求有一定的溫度。蘋果和梨,要切成長條,泡在溫水裡,浸泡到一定溫度她再吃,溫度稍不適口就罵個不停。

楊銀祿稱,江青生活習慣也很奇特,她晚上不睡覺,熬夜、熬人、玩樂,打發時光。

江青每天下午一時左右起床(這叫早晨起床)。一年四季,每天早、中、晚,工作人員都要向她請安。她起床時不用力坐起,怕傷了心臟,要護士輕輕把她托起。從裡到外的所有衣服包括貼身短褲,都要由護士給她按前後次序穿好拉平。穿好衣服以後,給她報風向、風力、天氣溫度。

給江青穿鞋襪時,她連腳也懶得抬動一下,護士只好跪在地上給她穿。穿快了,她說護士動作粗野,搞得她緊張出汗,于是就破口大罵,說對她沒有溫柔的感情;穿得慢了,她說護士故意磨磨蹭蹭,有意使她著急出汗,也破口大罵,說是用軟刀子殺人。

上床睡覺之前,護士幫江青把所有的衣服、鞋襪脫掉,給她穿上睡袍和拖鞋,小心翼翼地扶她去衛生間,駕著她坐在浴盆中特製的木墩上洗澡。洗澡的辦法,是讓護士拿著噴水蛇管,在其全身均勻噴撒。要求水溫不涼不熱,水流不急不慢。如果水速快了,她說刺得皮膚疼,水速慢了說是故意使她著急出汗,快慢她都罵人。

洗完澡,江青不在衛生間解大小便,而是坐在床邊特製的馬桶椅子上。她怕馬桶椅子東倒西歪,叫人把四條腿固定在地板上。她怕馬桶椅子的坐墊、靠背、扶手硬,坐著不舒服,就叫葉群和邱會作帶上裁縫師傅用塑料泡膜包起來。

江青有便秘的毛病,一旦大便稍有乾燥,護士便給她吃藥片、香蕉(這是葉群傳授給她的經驗)。剛剛吃過藥片和香蕉,未必就能立即使大便順暢排出,如果排不出來,她就喊叫:「吃了藥和香蕉為什麼還拉不出來!你們這些護士真沒用!」每次遇到這種情況,護士只好用手指慢慢地給她往外摳。摳得慢了罵人,摳得快了覺得不舒服也罵人。

幫助江青解大便不容易,等待她解小便更是難忍。解便時,江青一點力氣都不肯用,而是要讓小便自然流出。她坐在特製的馬桶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兩個、兩三個甚至三四個小時,坐累了就趴在前邊軟沙發的靠背上,好長時間滴一兩滴。

護士既不敢提醒江青上床,更不敢弄出一丁點聲音驚動她。只好靜靜地耐心地等待她自己起來。有時護士等得實在忍不住了,就用小水壺往痰盂裡慢慢地滴水,以給江青造成條件反射,引出小便。用這種滴水引尿的辦法,有時管用,有時不管用,在音樂般輕柔的滴漏聲中,江青常常坐在馬桶上打著鼾聲睡著了。

好不容易伺候江青上了床,護士還要給她拉平睡袍。拉睡袍時,她的身子一動不動,護士只好拖著她的身子一點一點地輕拉,拉慢拉快她都發脾氣。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