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緘口誅心 知識份子的「反右」劫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10日訊】土改運動殺光了鄉紳,公私合營整怕了民營業者。不過,在1950年代的中國,還有一批接受過傳統和西洋教育,具有獨立人格的知識分子。他們,仍然是民族文化的精神脊梁。1957年,反右運動開始了,幾十萬知識菁英,被中共打成右派,被勞教、虐待、甚至處死。知識菁英的獨立人格被摧毀,其影響延續至今。

1956年初,中國共產黨號召「藝術問題上百花齊放,學術問題上百家爭鳴」,邀請各界給中共提意見。這對1949年後被當成一波又一波政治運動對像的知識份子來說,簡直難以置信。但中共誠懇表示「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於是許多知識份子開始說出多年壓抑的心裏話,言辭也越來越激烈。第二年,中共發動了規模空前的因言獲罪的誅心運動——反右。

知名經濟學者茅于軾:「反右就是把不同意見的聲音完全消滅掉了。在反右以前,中國這個社會還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反右以後變成一個反常的社會。」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當時全國共有55萬多人被打成右派。但作家丁抒在《陽謀》一書中記載,當年內部機密文件的數字是102萬。而郭道暉在《炎黃春秋》2009年第二期中撰文統計,實際上戴帽的「右派份子」是55萬的5.6倍,超過300萬人。

被劃為右派的知識份子開始了長達20多年的悲慘歲月。上至文學泰鬥、科學精英、藝術名家,下至仍未畢業的大學生,數十萬人死於非命,僅北京大學就已知有8名右派師生被處決。包括才女林昭,被秘密槍斃後,家人還被索要了五分錢的子彈費。

而更多的右派被強制勞教,不經審判,就發配至窮山惡水之地、或者是荒原大漠。

劇作家杜高:「我是從北大荒把我送回來,然後就在這個地方勞動。兩排鐵絲網,還有溝。鐵絲網的中間是高壓電網。」

《光明日報》編輯吳越:「這叫野麻,它裏面的籽是黑顏色的,油性很大,比芝麻粒大。我們就是靠吃它,增加我們體內的油脂肪,維持我們的生命。」

而更多的人沒有他們的「幸運」,在隨後的大飢荒年月中喪生。

夾邊溝,這個位於甘肅酒泉戈壁灘的勞改農場,就被稱為右派的煉獄。1957年10月到1960年底,夾邊溝關押了甘肅省近3000名「右派」。在短短三年間,只剩下了三四百人。他們死於高強度密度的勞動、捆綁刑罰、生病、凍死、被狼吃,但最主要的,是無盡的飢餓。殘喘活著的人也無力掩埋死者,累累白骨曝露於荒野,绵延两里多路。1960年冬天,這些皮包骨頭的死者還經常被刨出來,被人劃開胸腔,取出內臟充飢。

但和四川沙坪勞教農場比起來,夾邊溝又是「小巫見大巫」了。沙坪農場吞噬的屍骨是夾邊溝的兩倍。知名作家鐵流就曾被關在這裏,他撰文說,1959到1962年沙坪勞改農場「有近一萬名右派在那裏集中改造,後來生還者不足五千人。留德歸來的著名作家劉盛亞,就是在那裏活活餓死的」。

隨著反右運動的重心逐漸轉移到經濟反右,大躍進、文革接踵而來。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知識份子已經無從統計,僅僅不堪凌辱自殺的知名知識份子就可以列出一份長長的名單:翻譯家傅雷;作家老舍;歷史學家吳晗、翦伯讚;著名電影演員上官雲珠;著名黃梅戲演員嚴鳳英;國學大師熊十力;化學家蕭光琰;著名詩人聞捷;國際法學家田保生……

劇作家杜高:「一個有信心的政黨或民族,都應該向自己的人民承認自己犯過的歷史錯誤。向人民說對不起。」

但中共至今沒有承認反右運動是錯誤的,只說是「擴大化」了。2013年,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還撰文聲稱:1957年的反右,劃了55萬右派,但沒有處死一個。

編輯/尚燕 後制/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