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四千萬人為何餓死:大躍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14日訊】1958年,中共開始了大躍進運動,宣稱要在十年間趕英超美。然而,第二年,來到的卻是全國範圍的大飢荒。這場饑荒究竟是偶然,還是共產主義運動的宿命,我們繼續了解。

中共效仿蘇聯搞的農業合作化淪為一種失敗的、代價極高的制度性實驗。面對越來越多批評的言論,中共在1957年發動了「反右運動」,使得敢於提意見,說真話的知識份子從此彎下了脊梁。

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裴毅然:「發生大飢荒的第二步原因就是反右,反右使得整個中共高層失去了理性的過濾層。缺乏制衡力量,不要說政治上的制衡力量,連言論上的制衡力量都沒有。造成大飢荒的第三個原因就是大躍進。」

為了表現社會主義制度的所謂「優越性」,在短期內追上西方大國的鋼鐵產量等指標,中共在1958年5月16號八大二次會議後,在全國開展「大躍進」運動。5月18號,毛澤東在批語中明確提出:「七年趕上英國,再加八年或者十年趕上美國」。號召全民為大煉鋼鐵奮鬥。

裴毅然:「按照馬列主義的理論,按照中國共產黨的理論,那是因為要證明大躍進是生產關係的大飛躍,生產關係上去了,生產力帶上來了,事實不是這樣,事實是大破壞。」

中國各行各業都投入了土法煉鋼運動。每個公社、每個大隊都搞土高爐,用柴火煉鋼。燃料不夠就大砍森林,鐵礦石不夠就把家里的锅子、铁器、鐵門把手、鐵窗框等金属都拆下来充數。但由於技術不合規格,溫度達不到,煉出的只是大量廢鐵。同時,大量莊稼拋撒在地裏無人收割,直到爛掉。

裴毅然:「山西陽城縣潘莊公社,到年底糧食還爛在地裏,沒人收,因為勞力都被調走了,柿子掛在樹上也沒人收。陝西安康大隊也是,大片紅薯都沒有人收割,實在是不像話了。所以說1959年,當時共產黨有個叫羅榮桓說:四川拋撒的糧食浪費占到糧食總產量的10%,本來就收穫少了,又還再這麼浪費,所以整個糧食已經不行了。」

深植在人們心中的政治恐懼,使他們不但無力阻止這場經濟鬧劇,反而爭先恐後開始浮誇農業產量放「衛星」,廣西環江縣甚至造出水稻「畝產十三萬斤」的特大新聞。

然而,土地卻是誠實的。

裴毅然:「1957年的糧食產量是3,900億斤;1958年糧食產量為4,000億斤;1959年下來了3,400億斤;1960年再下降,2,870億斤;也就是說1960年比1957年下降了37.8%,社會主義優越性在哪兒啊?」

裴毅然教授指出,造成飢荒更為惡劣的意識形態上的原因,還有人民公社。

裴毅然:「由於人民公社,當時是不准在家裏做飯的,必須去吃公共食堂,家裏是沒有糧食的。因為要培養全國農民的共產主義意識,毛澤東認為人民公社是必須固守的社會主義陣地,所以要求把糧食辦好,把它放在階級鬥爭的地位上來,硬搞的。農民連做飯的自由都沒有了。」

58年底,全國共成立26,000個人民公社,99%以上農戶都被強制編進這樣的體系,其特點是所謂的「一大二公」。「大」是合併小的合作社成為幾千甚至萬人的公社,「公」是所有的財產都上交公社,生活必需品則統一分配。這使得全國各地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大減。

裴毅然:「有一個叫古城大隊,幹部裏面有一個諺語『累了一頭汗,賣糧二十萬,分文未得到,傻瓜也不幹』。這是基本人性,就是我多幹我當然要多得了,所以它這個制度是不行的,沒辦法,但是它硬要做,最後誰買單?當然是老百姓買單了。所以到了1959年到60年,整個人民公社已經把農民的存糧都已經挖盡了。一個是合作化,一個是大躍進,加上人民公社,大飢荒已經是不可避免了。」

58年大躍進開始後,大飢荒立即在59年爆發,如果政策及時調整,也許不致於持續數年,造成四千萬人死亡。為甚麼大飢荒沒能避免?請關注下一期中國禁聞。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