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上海黑幫頭目杜月笙、黃金榮與中共的秘密往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0月17日訊】中共建黨之初就與黑幫人物多有交往,上海黑幫頭目杜月笙、黃金榮私下裡皆與中共過往甚密。他們表面上助蔣反共,背後卻與共產黨互通款曲。

杜月笙奉楊度為幕賓

以「會做人」出名的上海黑幫老大杜月笙,信奉「事不做絕兩面光」的處世信條,多年來,他表面上助蔣反共,私下裡卻與共產黨互通款曲。

據徐鑄成在《杜月笙正傳》一書中所述,杜月笙向八路軍駐上海辦事處主任潘漢年表示:絕不使部下妨礙中共在上海的活動。民革中央主席朱學範在《上海工人運動與幫會二三事》一書中提及,杜月笙還曾掩護過周恩來的堂弟周恩霪。

早在1929年,杜月笙就經幫會份子張堯卿介紹,將中共秘密黨員楊度奉為幕賓,月俸五百大洋,並專門將上海薛華立路155弄13號(今建國中路瑞金二路附近)一幛洋房送給他。

楊度是1915年籌安會首腦,擁袁稱帝的罪魁,臭名昭著。袁世凱倒台後,楊度經李大釗介紹加入中共。楊度曾多次當面規勸杜月笙別再助國民政府。而杜月笙禮待楊度,不過是對中共的一種感情投資,給自己留條後路。

杜月笙收金山做關山門徒弟

抗戰爆發後,杜月笙在上海杜公館召開上海抗敵後援會主席團會議,通過八路軍駐上海辦事處主任潘漢年,向中共無償援助了一千具荷蘭進口的防毒面具。

抗戰勝利後,國民黨為了整肅綱紀,曾掃蕩幫會勢力,上海海關扣留了杜月笙的一批走私物資。杜月笙無奈之下,請中共地下黨員幫忙疏通,促使海關放行。


上海黑幫頭目杜月笙、黃金榮之流私下裡皆與中共過往甚密。他們表面上助蔣反共,背後卻與共產黨互通款曲。(新唐人合成)

1947年,杜月笙應中共地下黨要求,收中共黨員金山為「關山門徒弟」。在幫會中,「開山門」徒弟與「關山門」徒弟的地位最為特殊,通常被視為老頭子最得意的門生。

金山原名趙默,1911年生於江蘇吳縣。18歲到上海闖蕩,由黑社會小頭目、親哥趙班斧介紹加入中共。

三十年代他在上海從事影劇工作,係左翼戲劇家聯盟中堅份子。他主演的《夜半歌聲》、《狂歡之夜》等劇,極盡煽情之能事。

抗戰勝利後,他代表國民黨中宣部接收東北「滿影」,改名「長春電影製片廠」。為了便於聯絡工商、金融、軍政要人,他奉中共中央之命隻身赴滬與杜月笙聯繫,被杜收為「關山門徒弟」。

1950年中共青年藝術劇院院長廖承志聘請金山為副手時當眾說:「我向大家介紹一位名聞全國的共產黨特務──金山,擔任我院的副院長。」金山混跡國民黨內多年,從未遭遇不測,當歸功於杜月笙的庇護。

上海黑幫投靠中共

國共戰爭後期,國軍露出敗像,上海的幫會頭目紛紛向中共靠近。為了打通上海與「蘇區」的聯絡,中共上海局曾利用黑社會建立了數條地下水陸交通線,並保持其有效暢通。

上海黑老大黃金榮還接受了中共的建議,留在上海,迎接共產黨的到來。為了向中共效忠,黃金榮向中共地下黨交出了幫會頭目的名單,並掩護了一批中共地下黨員。

中共建政初期,大肆捕殺黑社會成員,但「鎮反」運動和「清匪反霸」均未傷害大陸最大的黑社會頭子黃金榮。因其對中共「有功」。

抗戰勝利後,蘇北大亨顧竹軒公開與中共上海地下黨的「幫會工作委員會」合作,並動員其徒子徒孫幫助中共黨員顧叔平當選為副區長。此前,顧竹軒在大革命時期就曾營救過中共上海工運大隊長姜維新,受到周恩來的讚賞。抗戰時期,顧還掩護中共人員由滬去延安,或匿藏在滬養病。

紅幫五聖山山主向海潛也應共產黨的要求,聯絡了黑社會的部份首領,在去台灣前相約不為國民政府所用。(事見於張執一所著《在敵人的心臟裡》)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1947年,杜月笙見國民黨大張旗鼓整頓金融,曾來香港避了一陣。那時他在香港與潘漢年秘密相會,保證中共接管上海時,黑社會不出來搗亂,並請求中共放他一馬。因杜月笙此前曾幫助國民政府抓捕過中共地下黨員。(事見何曉魯所著《從沙場走向十洋場》)

當中共兵臨江南時,杜月笙曾與黃炎培、錢新之、章士釗、盛丕華、沙千里、史良、張瀾等人頻繁接觸,杜月笙捨不得他在上海的眾多產業,但又害怕中共同他清算汪壽華那筆血債。1949年4月10日,蔣介石召見杜,要他隨政府去台灣,最終杜走了中間路線──既不留滬又不赴台,而是遷居香港。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