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19歲女生 文革冒死質問毛澤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29日訊】就在紅衛兵運動陷入狂熱之際,在北京外國語學院,一名19歲的德語專業學生王容芬,由於對納粹德國的了解,一直在冷峻的思考著。在她看來,無論是以種族名義、還是以階級名義進行的屠殺,在本質上沒有區別。她冒死給毛澤東寫信,質問毛「要把中國帶向何方」。如今旅居德國的王容芬,對我們回憶了那段經歷。

文革伊始,身為北京外國語學院德語專業四年級一班班長的王容芬,因為給領導提意見,被劉少奇等派遣的工作隊當作反動學生揪鬥。不久,毛澤東勒令取消工作隊,矛頭直指劉少奇,王容芬又被外語學院當作學生代表派去天安門廣場。

那天是8月18號,王容芬得以看到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百萬紅衛兵時的言行。這引發了她的擔憂。

旅居德國學者王容芬:「紅衛兵實際上做的就是把人往死裏打,搶人家的東西,毀壞文物。8(月)18(日)(毛澤東)他是以軍委主席的身分出現的,然後他成了紅衛兵的領袖了,戴上紅袖章了,還喊紅衛兵萬歲,然後把這些不懂事的娃娃運動起來,整個是一場軍事政變。這是絕對的有部署的反人類罪。」

818之後,被紅衛兵打死的人數急劇增長,紅衛兵暴力在規模和程度上全面升級。

王容芬:「我親眼看到的,那不是一般的反人類罪啊,就是最下等的刑事犯罪。比如在我們學校法文系的一個教授,因為他太太是法國人,紅衛兵逼著他自殺。校醫室有一個大夫姓黃,黃埔軍校畢業的,因為畢業證書上有蔣介石簽名蓋章,把他也逼死了。」

王容芬在德語系學習,看過有關希特勒納粹的紀錄片、文獻片,感覺中國發生的一切比納粹集中營殘酷得多。

王容芬:「他的紅衛兵是吃人肉啊。在廣西的一個中學裏,他們把他們的黨委書記打死了,剔了骨頭,大卸八塊,然後燒烤了一個星期。不光是反人類罪,就是反生命罪,他們做的事。所以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是說我勇敢,是忍無可忍。」

9月24號,王容芬上書毛澤東,信中直言:「請您以中國人民的名義想一想:您將把中國引向何處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場群眾運動,是一個人在用槍桿子運動群眾。我鄭重聲明:從即日起退出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當晚發出信後,王容芬買了四瓶「敵敵畏」,懷揣著一份《告世界人民書》,從天安門廣場走向東直門的蘇聯大使館,邊走邊喝,最終暈倒在使館前。醒來時王容芬已經身在公安醫院。三天後就被送進了宮德麟模範監獄,後來又轉到山西關押。她的案子被列為「大案要案」,10年後在1976年被宣判無期徒刑。

王容芬形容,在獄中的十三年如同處於人類社會最底層。在北京時她受過從蘇聯進口的狼牙銬,到山西後則更為原始落後。

王容芬:「就是在鐵匠爐裏面打出來的鐵銬子,中間一把大鎖給你牽上,肉皮兩天就爛了,因為老粘在一起。兩隻手揹在後面,幾個小時以後兩隻胳膊就麻木了,再過幾個小時,心臟壓力就特別大,非常難受。然後那個腳鐐是三個大鐵環,根本沒法走路,蹭一步就磨一層皮。」

1979年3月王容芬被當局平反,無罪釋放。她始終堅持自己對文革和毛澤東的看法。

王容芬:「如果毛澤東這個罪,文化大革命這個罪惡,和紅衛兵的罪惡不清算的話,中國人對不起人類,對不起中華民族的祖先,也對不起子孫萬代。」

2008年,已經旅居德國的王容芬,再次公開上書當時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敦促他們以史為鑒,徹底否定毛澤東思想,接受《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設立反人類罪法庭,宣布紅衛兵為反人類暴力組織,將相關罪犯押上法庭,繩之以法。

採訪/秦雪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