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揭習近平成功集權三大關鍵 反腐結局同歸於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01日訊】中共十九大一開完,中共政治局及其常委中支持習的成員佔據了絕對優勢,外界認為的「習家軍」這一次全面上位,習近平集權成功。日前,有學者發文分析習近平僅用5年即成功集權的原因,顯示習獲得成功有三大關鍵:1,大規模反腐;2,得力助手王岐山;3,王滬寧提供的新權威理論。

陳破空:習近平成功集權的兩個秘訣

中共十九大結束後,外界看到,「習家軍」全面上位。不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習派人馬加上支持習的胡錦濤的人馬佔據了絕對優勢,而且在25人組成政治局委員中,習近平的人馬多達15名。而習上台的這幾年間,習近平的親信和心腹紛紛躍升地方大員,習的勢力已掌控了全局。這一切充分表明:習近平在短時間內達成了高度集權的目的。

10月31日,時政評論人士,知名學者陳破空在《自由亞洲電台》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習近平成功集權,秘密何在?》的政論文章,分析指出,習上台僅5年就迅速攀上權力高峰有兩大主要原因:

其一,共產黨的集體腐敗,無官不貪。習近平具有江澤民和胡錦濤所不具備的膽量和決心,發起了大規模的選擇性反腐敗,他抓住了這些貪官的把柄,誰不聽命於他,他就以反腐為名,將其送進監獄;其二,天意給他安排了一個政治上的「救火隊長」王岐山,助他成功集權。

文章表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當年也曾經密令收集了所有高官的腐敗材料,以此來要挾眾官員聽命於他。但江澤民沒有膽量動整個搞反腐,只拿下了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來殺雞儆猴,便及時收手。此後便以「悶聲發大財」相號召,「默許官員腐敗,以腐敗為粘合劑,團結全黨。」

胡錦濤上位後,因為遭到江澤民的嚴重掣肘,其權力遭江派黨羽架空,更沒有膽量和決心來認真反腐,其任內也只拿下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來震懾一下其他不服從的官僚,便以奉行「不折騰」的原則勉強保住自己在任內沒有被江派搞下台。

不過,習近平上台後情況就「全然不同」了。不僅他具有江澤民和胡錦濤所不具備的膽量和決心,而且中共的腐敗已經蔓延到無官不貪的程度。所以習近平的人馬很容易就可以秘密收集所有高官的腐敗材料,然後「斷然而大規模地把這些材料派上了用場」,用選擇性反腐來清洗所有「不忠者」、「不服從者」、「反對者」或「陰謀家」。因此習可以在短短5年時間裡「集權就大功告成」。

還有更關鍵的一點就是,「被政治老人們匆忙間放到中紀委書記職務上的王岐山,意外成為高官和政治老人的剋星。」

王岐山是習近平青年時代結交的「鐵哥們」,而他還是一個「敢作敢為且足智多謀」的人物,當上中紀委書記後他變身為幫助習近平進行權力鬥爭的「救火隊長」;王岐山手握的中紀委則成為「最鋒利的刀把子」,「指誰砍誰」。

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為習所用 最終將導致魚死網破

就在陳破空發表前述文章的同一天,海外中文網站《看中國》發表了作者文武撰寫的政論文章《王滬寧為什麼能三朝不倒》指出,中共「首席智囊」王滬寧,不僅歷經江、胡、習三朝而不倒,而且江胡習都對他採取了重要的策略,原因就是他所提出的「新權威理論」十分契合中共統治的需要,包括習近平在內。

文章表示,王滬寧提出的「新權威理論」的主要論斷是:政治理論沒有絕對真理,政治制度的好壞也是相對的,「就象人穿鞋子一樣,合適誰穿的鞋子,這個鞋子對這個人來說就是好鞋子。」雖然,對於別人來說那不一定是「好鞋子」。

王滬寧由此得出一個結論:在中國建立中共統治的絕對權威,形成中共全面、絕對統治下的社會制度就是適合中國的「好鞋子」。

王認為,現在是政治時代,政治已經進入到社會的方方面面,誰掌握了政治誰就掌握了社會,誰掌握了政權誰就掌握了政治,誰掌握了政權的權威誰就掌握了政權。

王滬寧的這種「新權威理論」與中共政權極需新的政治理論來粉飾「達到了天然的默鍥」。而王某在政治立場上又從來也「不站隊」,只看跟著誰,跟著誰他就給誰出力。

文章表示,原本習近平不是誰指定的接班人,只是胡江兩派政治鬥爭妥協後的產物。江派認為,等中共十八大後時機成熟了,就可以利用它們在中共政法系統與軍隊系統里掌握的權力發動政變,將習近平趕走,推出自己派系的如意人選。可是最終「人算不如天算」,王立軍出逃美領館的事件將江派的政變黑幕撕開,促使習近平上台後,與自己年輕時就結識的鐵桿「哥們」王岐山很快形成了「習王聯盟」,用反腐來為自己的政權開路。

文章稱:習近平上台後不久,發現他原來所想像的憲政治國在中共政權體制下並不易推行,再加上江派的政變勢力對他的政權與他個人生命的威脅,這時除了習家軍和胡錦濤給他的人馬外,他也急需新的政治理論與政治手段來保他的權、來保他的命。這時,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正好符合習的需要而為其所用。

文章認為,習近平的所謂「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其核心內容就是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與泛政治理論在當今中共政權里的具體應用。如果習近平繼續用這種理論指導執政,其最後的結果將是:

江派和其他貪腐集團在即將完全失去政治權力的情況下挺而走險,必然會與習陣營拚死一搏,來個魚死網破,「到時習近平就有可能與他們同歸於盡」。

何清漣:不能因為選擇性反腐否定反腐

何清漣10月29日在《美國之音》上發表文章表示:中國當今的局面是國家資源被蛀蟲吃空,已到了「不反腐亡國」的程度;然而中共無官不貪,如果全面開花地反腐其結果就是「反腐敗亡黨」。

然而,「一個政權如果公然放棄反腐,那就成了強盜山寨,而且中國也早就經不起江胡時代那種上千萬官僚競相貪污搜刮的腐敗,因此,習近平的反腐是必要的。」

何清漣分析稱,在這種背景下,習近平的反腐必然是「有選擇的」,他首先要除掉的人必然是對穩定政權危害最大的人。「如果僅僅因為選擇性反腐,就否定這5年的反腐,就意味著中國從此只能放任所有人公然腐敗。」

陳破空則指出:中共因拒絕民主化而帶來腐敗,當腐敗泛濫成災之時,民主化才是解藥。

他認為,「以腐敗深重威脅黨的生死存亡為由,在挽救黨的思維下,進一步集權,打造強人政治,強化獨裁」,這是一種惡性循環,對中國人民而言,其結果是「讓民主化變成一件可望不不可及的奢侈品,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