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評】習近平新權勢如何影響中國政局 ?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01日電】19大上習江兩派較量激烈。較量的原因是雙方都想主導或影響19大後的執政方向,江派想使反腐打虎停止下來,而習派想把反腐打虎繼續下去,而人事布局是主導執政方向的權力保障。19大的激鬥結果究竟如何?對習打虎趨勢和執政有何影響?我們來分析一下。

首先,習江19大激鬥的總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江派遭到重挫,習近平大權在握,習家軍全面上位,盡管也有不盡人意之處。具體說,一是習近平確定了下一屆反腐打虎的執政方向,習肯定了,“要取得反腐的壓倒性勝利”,註意是“壓倒性勝利”,不是“壓倒性態勢”,“勝利” 是要有具體成果的。最終的具體成果應該就是抓捕江澤民。習還說,反腐的“ 決心堅如磐石;強高壓、強震懾措施會繼續”,而且習當著江的面在19大報告裏宣布“堅持反腐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這等於告訴江:江作為腐敗總後臺總教練被抓的命運已定。

二是,盡管在新一屆人事名單上仍有習江博弈的痕跡,但習的壓倒性優勢是明顯的:常委會6比1(18大是4比3),政治局25席習陣營獲15席絕對多數,中組部、中宣部、中辦三大要害部門和三大直轄市全部被習占領,這奠定了習落實反腐打虎執政方向的堅實基礎。這次還規定政治局委員每年必須向習提交書面述職報告這就使習牢牢掌控了政治局,要通過重大決議更加容易,助力更小。

三、習成功阻止了胡春華入常,廢掉了接班人制。

四、習思想入了黨章,這表明習已獲真正核心地位和最高權威。這4點證明,江派已大勢已去,習近平19大後已是大權在握,施政的自由度遠遠大於18大上臺時。

習近平人事布局留下的兩點遺憾背後是有玄機的。王岐山卸任常委,但不是退出政治舞臺,習對王是肯定的,王有可能出任國家副主席,輔佐習主管外交和國安,可能會側重遣返海外貪官,與趙樂際國內外配合打虎。江派韓正入常,實際是調虎離山把韓正挪出上海,有利於對江父子動手;另外,韓正在常委會發言權和影響力有限,形同被其余6常委近距離集體“臨時看管”,其常務副總理職務實為明升暗降,被邊緣化狀態與前任江派常委張高麗有一比;再者,把韓正放在虛位上,習近平可以以此其他方面贏得打江空間。

那麽19大結果會對習進一步打虎造成什麽影響?第一,習大權在握情況下,習本人順應民意抓捕江澤民的決心和魄力成了決定性因素。習已有“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的話在先。19大江派的拼死反撲、雙方的激鬥,反而使習認識到打江已無退路和無和解可能,認識到江派是有血債在身的亡命之徒,習應對除惡務盡的迫切性和必要性有了更深體會。從這點看,習反腐打江的力度只會大不會小。

第二,從反腐打江的機構功能看,也沒有減弱。中紀委內部,王岐山退位前已提拔了中紀委數名反腐功績突出的紀檢監察室主任,習也安排了中紀委副書記楊曉度打破常規進入政治局,補強趙樂際。楊曉度是王岐山的得力助手。自014年來曾拿下至少24名副部長以上高管,其中多是江派人馬,包括吳愛英、馬健等多。國家層面,習組建了向制度性反腐過渡的監察委。國際層面,王岐山會從引渡外逃貪官方面配合。這也顯示,總體反腐打江力度應該不會變弱。

現在需要觀察和關註的是,趙樂際輔助習反腐打江的執行力能否符合要求。接下來的兩場硬仗將是試金石,即對政法系統包括兩高、公安部江派的清理和上海江家父子的審查。這些都關系到對20多萬兩高訴江案的立案處理和抓捕江澤民。這對趙樂際是考驗,我們再進一步觀察。

第三,栗戰書和王滬寧入常意味著習對人大、港澳事務和文宣的掌控。以前江派張德江劉雲山時期的搗亂局面將得到抑制和改觀。

最後,習近平反腐打虎也面臨考驗。習常講一句話:反腐永遠在路上。一方面這是表示不放棄反腐的決心。另一方面這裏也反映出一個根本問題,即腐敗官員永遠也鏟除不完,因為共產黨和中共的制度就是不斷產生腐敗的溫床。因此拋棄解體共產黨,鏟除中共制度才是解決腐敗的根本。

另外,江澤民能夠大規模迫害法輪功,能夠在全國普遍活摘器官,正是利用了中共控制的國家資源、中共組織系統和規則、以及黨文化等。而且江也在利用中共作為其最後保護傘。因此,保黨,還是棄黨,是事關反腐打江能否最後勝利的關鍵。習有了權,除了抓捕江澤民,能不能順應民意拋棄中共是他面臨的最嚴峻考驗。

責任編輯:天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