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攜程虐童案為何激起軒然大波?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14日訊】【熱點互動】(1686)攜程虐童案為何激起軒然大波?

這幾天在中國社交網絡上最火的一件事,就是上海攜程親子園虐待兒童的事件,家長們在檢查監控視頻時,發現幼兒園老師種種虐待兒童的行為,而這些兒童都是不到三歲的幼童。事件發生之後,多名涉事人員已經被拘留,媒體則聚焦這家親子園的合法性。不過這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近年來,在中國大陸頻頻發生虐待兒童事件。那麼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又爆出什麼樣的問題?觸到了什麼樣的痛點?事件相關的討論和措施能否幫助減少虐童案的發生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這幾天在中國社交網路上最火的一件事,就是上海攜程親子園虐待兒童事件,家長們在檢查監控視頻時發現幼兒園老師種種虐待兒童的行為,而這些兒童都是不到3歲的幼童。事件發生之後,多名涉事人員已經被拘留,媒體則聚焦這家親子園的合法性。

不過這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近年來在中國大陸頻頻發生虐待兒童事件。那麼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又爆出什麼樣的問題?觸到了什麼樣的痛點?事件相關的討論和措施會不會能夠幫助減少虐童案的發生呢?

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個最新的事件作一些討論和分析,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那我們在節目開始先來了解一下這個攜程虐童案的一些基本情況。

據大陸媒體報導,多段上海長寧區攜程親子園老師粗暴對待小孩的視頻,近期在網上熱傳。

據11月1日的視頻顯示,一名女老師脫下小女孩背上的書包用力摔向地面,書包飛出兩米之外。隨後,老師又抓住小女孩的頭推搡,沒站穩的小女孩最終摔倒,撞到一旁的桌角上。11月3日的視頻顯示:10多個孩子排成一排,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名老師手中拿著東西,在給孩子們餵食。凡是被餵過的孩子,瞬間露出痛苦的表情,有的甚至嚎啕大哭。

3日上午,攜程人力資源部門接到家長反應稱,自己的孩子在「攜程親子園」托管後,身上出現了一些不明傷痕。

有家長指出,老師強行餵食給孩子們的是辛辣刺激的芥末醬。一位家長哭訴:因為被餵食芥末,她的孩子一小時拉了6次肚子。

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一時間,攜程公司和其背後的第三方管理機構,陷入輿論漩渦中。

據媒體報導,上海市長寧區教委官員鄧丹萍稱,該幼兒園屬於幼兒託管點,也就是第一責任人是上海市婦聯。

隨後,有更多視頻被披露出來。當事家長趙先生對《北青報》記者表示,近日來,家長們聚集在一起翻看親子園所有的監控視頻發現,有多名孩子曾遭到侵犯,其中,最早的虐童事件發生在今年的8月9日,8月30日開始,虐童事件頻繁發生。

據大陸媒體披露,攜程親子園一共有5個班,每班大約有20多名小朋友,他們都是半歲到兩歲的幼童。

目前,三名涉案人員被刑拘,園長被調查。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您對這個事件有什麼想法呢?歡迎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電話,或者通過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和我們互動,那我們這信息都在頻幕上。

橫河,那我們先來談談這個事件,我們看到新聞給了一個大致的回顧。但這個事件具體在您看來,到底是哪些環節出了問題,另外,最大的責任方您認為是誰呢?

橫河:當然就是這個當事人,就是這些幼兒教師他應該負起責任來,但是你要想到幼兒教師是在這個親子園,親子園實際上是一個類似於托兒所這樣的機構,就是育兒所這樣的機構,那麼這個機構應該有個負責人,就是他們說的園長,那麼這個園長他並不是自己開的這個公司,是誰開的呢?是一個《現代家庭》雜誌的讀者服務部。那麼這個讀者服務部怎麼會去開這個育兒所呢?那麼這裡就有問題了,就是攜程它自己要辦托兒所,但是它沒有資質。

主持人:申請不到這個執照是吧?

橫河:對,申請不到執照,那麼它就必須要去請第三方。那麼實際上請來的第三方是別人介紹的,就是婦聯插手了,這個《現代家庭》雜誌是婦聯的下屬機構,是婦聯的全資控股的一個,是什麼呢?是全資控股的國營企業,就全民所有資企業,所以它不是一個私企,然後它在讀者服務部去開了很多這樣的幼兒園、托兒所。

主持人:好像它叫什麼「為了孩子學苑」。

橫河:對,59所在上海,但是很快的上海市就有人說它沒有資質,它也沒有相應的,就是開辦托兒所的資質,它也沒有。那麼這問題就來了,為什麼這個機構會插進來?那麼應該說起來的話,應該有很多部門能夠有這個資質開托兒所的,你像這麼大一個上海怎麼可能找不到呢?為什麼要找這一家?那麼很可能就是這家是因為是婦聯的下屬機構,也就是說是一個權力機構,你只有找它才能拿到批准。因為這個不是開玩笑的,這個是上海市的一個重點,是個樣版,就這個攜程親子園。

今年5月分的時候,上海市有7個部門來檢查,就是祝賀他們開業,7個主管部門,你想想看,這就是說是官方認可了的,結果一出事說是它也沒有。那麼為什麼它能夠沒有資質就能夠開這個幼兒園?那麼再往上去的話,就牽涉到……這實際上是每個部門都有問題。相對來說,責任比較小的還是這個攜程自己。因為嚴格說,他們是一個受害者,那麼因為承包給誰,可能它也做不了主,但這個主管單位和上海市婦聯,然後長寧區教委、上海市的有關部門,這都有關係。

其實你要再深想一下的話,很多人講出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供求矛盾,就是說需要量太大,但是能夠提供服務的太少。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這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如果說這是一個全部交給私人去經營的,就像其它國家一樣的,那麼它在競爭當中它就會改善服務,那麼政府只管監管。現在要呢就是乾脆像50年代那樣子,就是完全政府管。現在政府把這個一丟丟掉了,但是政府卻掌握了這個批的權力。

主持人:相當於生殺大權。

橫河:對,審批的權力,而且尋租的權力,這樣的話就是既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資本主義,就是說它取了兩種制度的缺點,至少在這個問題上,取了這兩種制度的最糟糕的部分,就形成了現在這樣子一個情況。

所以我覺得要按照責任來說的話,那就是說從一個現在當事的每個機構,你怎麼會去尋租的,在當中有多少好處,為什麼你能夠得到這個批准可以開辦?這要認真追查下去的話,就絕對不是說3個老師加上園長被抓起來的問題了。

主持人:對,而且也不只是婦聯責任,因為你說它沒有這個證件,可是你教育局是批准了,你還去慶祝它。所以我想這個問題,趙培,您也談談您的看法,您覺得這個問題上,就是誰負的責任最大?另外就是說,我們看到婦聯,現在很多人輿論說婦聯是最大責任方。那婦聯到底它在這個中共體制內它應該是做什麼的?它怎麼會又去搞這個教育機構了?

趙培:其實婦聯它是屬於一個婦女兒童保護的這麼一個,在西方是屬於一個社會機構,甚至屬於一個慈善團體的角色。那麼中共的這個婦聯其實是一個半官方的角色,它跟工會一樣,它的目的是為中共服務,它是控制婦女兒童的這麼一個機構,那麼這個機構就等於是在社會上它有權力。

說白了,這整個親子園辦下來,我們可以看到整個過程當中,就是企業你即使想辦好,你想請有資質的育兒老師幹什麼,你都不可以,因為婦聯作為一個半官方機構,它等於是壟斷了這塊蛋糕。壟斷了這塊蛋糕,我們看到它是找了一個《現代家庭》雜誌,是它旗下的,這等於是編制內的機構;編制內的機構拿到了這個特權,它就可以在社會上再把這個再外包出去;那麼再外包出去,這裡面就是有關係、有受賄、有後門等等各種,包給下面這些包工頭,他們有沒有資質呢?未必有。

那麼為了減少成本,它就找了一些社會上的一些不夠格的人員來管理這些孩子,那麼這些人他本身,比如說他性格有缺陷,那麼他肯定是在孩子哭鬧的情況下,他不能夠做出一些專業的行為,他只能是做這種對孩子下安眠藥啊,或者是打罵讓孩子聽話這種極其惡劣的,可以說已經達到了虐待等級的行為。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其實是一個權力尋租的問題,是跟所有中共的這個東西都扯在一塊的,就是中共的社會道德敗壞到這一步了,這裡面暴露出來的只是中共的這種,江澤民開始腐敗治國模式的這麼一個具體事例而已。婦聯有權力,下面找個包工頭,包工頭為了賺錢,又找了沒有資質的教育人員,導致這樣一個悲劇。

主持人:是,我們看到這個事情反映的是很多方面的問題,那我想先來問一下橫河先生,且不談那些問題,但是就攜程虐童案這個本身,我們看到說近幾年它並不是一個孤立事件,近幾年我們聽到說有更加惡性的,比如說什麼拿電熨斗燙小孩,甚至拿針去扎小孩,那這個事件本身從性質上來說,它不是最嚴重的,但它引起的這種社會的波動和反應似乎是非常大的,您覺得這個為什麼呢?

橫河:這個跟雷洋案有一點類似。攜程是中國最大的一個在線的旅遊機構、一個旅遊公司,那麼它實際上是給自己的職工辦的一個福利,那麼這種就屬於中產階級以上的啦,至少是中產階級,我們不說是最富的,最富的一部分他們自己也說了,說攜程的高層把孩子早就送到美國去了,所以能在這裡的還不是最高層的,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進去的,至少是在公司內部屬於比較精英的子女才能進去。那麼這一來的話,他們認為他們是在社會上是屬於比較保險的一群。

主持人:有保障的。

橫河:是改革開放以後,在經濟發展方面,他們得到好處的一部分。也就是說很多被經濟發展拋棄的那些人的遭遇,他們是碰不到的,他們自認為是屬於社會精英這部分的。結果這部分精英忽然發現在他們的生活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他們控制不了的,包括他們最關心的子女。因為子女現在是屬於家長最關心的,自己這一代如果不能完成的,要子女來完成。發現他們居然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所以這個震動就非常大。也就是說它表現了在中國社會的一個特殊的現象。

就是說在美國它不存在這個問題,比如總統他中午休息的時候,可能他也可以走出來在大家都吃飯的那個餐廳買一個漢堡,就可以吃了,就是說他沒有特殊供應,所以人人是均等的。但中國它是有特殊供應的,特殊供應根據等級不同,當然中南海那些人他不會去碰到這種事情,會專門給他們開。但是在不同的階層他們都認為他們應該有他們自己這個階層的特權,有特殊的服務,但是發現這個特殊服務做不到,因為他畢竟不能跟社會完全分開來,而且他們又是相對來說比較接近於中低層的人,那就發現他們實際上保不住自己。

就像當時很多知識分子就發現,雷洋這樣的人如果說是也可以被警察隨便打死,他們總認為這是訪民被隨便打死嘛,這同樣的情況,所以引起轟動,因為在網絡上比較活躍的,而且比較有發言權的這批人發現他們自己其實沒有什麼……在這方面得不到保護,所以他們就會震動非常大。

這個實際上按說起來這種社會到了這一步,人人,就是它是一個互害社會,就是說所有的人都知道各種食品,或者各種服務都是有問題的。但是它互害到一定程度以後就考慮到一點,就是沒有人能夠逃避、逃脫作為受害者的身分,這個事件其實就體現這個部分的內容,就是沒人能夠不成為受害者。

主持人:就是在某一方面你都有可能,不是這方面,就是另外一方面。

橫河:對,其它各方面,你可以買了房、你可以買了車、你可以比別人要高很多、你可以在上海有戶口,但是你卻不能夠保護自己的孩子,這個引起的轟動比較大原因就在於此,他不是一般的訪民。

主持人:是,趙培先生,我覺得這個事情確實讓很多人確實想到雷洋案,因為它是屬於這種中產階級,就是你過得再好,你都不能防止自己的小孩子被凌辱,所以就是讓人確實覺得有種人人都是受害者這樣一個……,您覺得這個事件您怎麼解讀?

趙培:其實這個事件是為會引起人的很多的反思的,因為這個事件等於是把,就是說在辦公樓裡面的這些人的,他們不管窗外事,只管賺錢的這種外殼給打破了,他們九九六工作,每天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一個星期工作六天,他幾乎不會關心社會普通人的,他不會關心還有很多人被中共迫害,他會覺得我賺了錢就夠了,或者說我賺了錢我要保證我的子女就夠了,我讓我的子女將來能夠出國留學,他們不用繼續在這個悲劇的社會走下去;或者說他們能夠有房子,或者在大城市有一個好的生活,他們還沾沾得意,這個時候他們突然發現,我竟然不能沾沾得意,我的孩子遭受的這一切就是這個社會造成的。

其實類似的案件,比如雷洋案它反映了中共的司法的這種黑暗,對普通百姓的迫害。那麼其實大家身邊碰到的東西也非常多,比如說醫患矛盾的衝突,醫生覺得他是受害者,帶著鋼盔去上班;那麼患者覺得你醫生怎麼能這樣沒有醫德,向我拚命推這種藥或幹什麼,收紅包你又治不好病,所以這種醫患矛盾。還有師生矛盾,很多學校的教師他在班上不教你正規的知識,你只有參加他的補習班,向他交了錢,他才會教給你真正的知識,這種師生之間的矛盾非常尖銳。

還有做好人好事,你扶一下老人,不會因為有這麼多案件,就是這個社會上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都非常的尖銳。這個案件因為是最弱小的嬰幼兒受到了虐待,這個對大家的心理觸動最大的,因為大家想到的就是說,你再怎麼狠,你不能對孩子下這種死手,所以對人的觸動非常大。

大家會去想我們現在社會怎麼了,是不是我們每個人都避免不了成為受害者?我們買的菜是不是菜農都不敢吃?我買的奶粉是不是連生產奶粉的廠家都不建議?他們回家都跟親戚朋友說不要吃這種奶粉。所以這種情況下是會觸動了每個人的神經,每個人在想,好,現在教育不行了,現在醫藥不行了,現在房地產不行了,或者什麼什麼都不行了,那麼怎麼辦?社會上我們到底錯在哪裡?它這種事情倒是促進了社會的反思,是一件好事,從這個方面來講。

主持人:其實這個就是我的下一個問題,橫河先生,剛才您談到說好像每一個環節都出了問題,那另外一方面就是,人人在這個生活的某一方面都可能成為受害者,那為什麼這個社會走到這樣一步呢?

橫河:這個其實我們要看一下,這幾個教師他怎麼會這麼做的。那麼當然人們會譴責,這些人怎麼會連基本的守法,都不知道法律。

主持人:對,就有人說這是一個不守法的問題。

橫河:對,這不是個法律問題,不能打孩子、不能虐待孩子,這難道需要法律來規定嗎?這應該是一個社會的常識。

主持人:人性。

橫河:為什麼做這方面工作的人連這點常識都沒有,還要去用法律來制裁他呢?法律制裁應該是極少數,但是顯然這個是多數。因為園長肯定用不著等到家長去調錄像,園長的工作就是管他們,難道他天天看到的不知道嗎?他當然知道!所以這裡頭就有個問題了,就是他為什麼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剛才趙培先生講到了,層層承包,層層承包以後,你比如說這個學校本來應該有14個教師的,結果只僱了4個,也就是說這4個人要拿4個人的工資,卻要承擔14個人的工作。那麼他心裡頭肯定不平衡,為什麼會這樣呢?

那麼也就是說這就跟豆腐渣工程偷工減料是一樣的,承包到最後的這一個真正做事的人是永遠也不夠,這個錢永遠也不夠的,因此在他來看的話,不管你錢再多,對他來說沒有意義,他只覺得他做了他分外的很多很多事情,沒有拿到應有的報酬。你看這個攜程親子園它不存在經費的問題。

主持人:是。

橫河:因為它實際上,他們給它算了嘛,一年收入比如說340萬,然後真正給發工資的只有幾萬或幾十萬,用在工資上面的,所以成本很低,那麼也就是這是一個暴利的行業,那麼利益都到什麼地方去了?然後我們再往上看的話,如果說從上到下一層一層的盤剝的話,也就是說民眾一般的人能夠看到的是每一層的道德都敗壞,每一層都在攝取不義之財,那麼如果是從政治局常委開始一層一層往下都是如此的話,那麼我們怎麼可能會要求最底層的人去堅守道德?

這是一個道德問題,就是所有的人都在不擇手段的去吞的時候,那麼最底層的往往成為替罪羊,當然他們有他們的問題。但是如果說你們為什麼不能夠堅持你們的道德,這是很難的,在中國要堅持一個道德的標準的話,它不是一個說個人能夠堅持得住的事情,因為它有一個政權的力量在強迫你不能做堅守道德的人。你看709律師案、法輪功學員、宗教信仰團體,這些就是說……。

主持人:都是堅守道德的人。

橫河:對,願意堅守道德,他們其實根本不管別人的事情,只是想自己堅守道德,那麼結果是什麼呢?送到監獄裡面去!也就是說這個制度,這個共產黨設計的這套東西是強迫人們去做壞事的,在這種情況下,你不能要求最底層的,就是具體做事情的人,當然他們會受到法律的懲罰,也可能就只有他們受到法律懲罰;實際上造成這個制度,設計出這樣的制度來的人絕對不會受到懲罰,這就是一個真正問題所在。

本來社會的精英階層是維護社會道德的,還有對平民的教化作用,在中國古代,農村的紳士就起這樣的作用;現代社會,知識分子本來應該起這樣的作用。但是共產黨把農村的紳士殺完了,1957年把知識分子的脊梁骨全都打斷了,在這種情況下引來什麼呢?共產黨本來是痞子運動,就讓原來社會的邊緣人物、流氓、地痞來掌權,用他們來管理整個社會,這就造成了社會互害。

這麼嚴重的互害情況在中國、在人類歷史上古今中外都沒有的,它不是一個自然形成的過程,也不是自然道德下滑的過程,這是一個人為強制的過程。我們要是認清這個過程的話,就知道事情不是這麼簡單僅僅是制度上的問題、僅僅是某幾個環節出了問題的事情,而是有更深層的問題在裡面。

主持人:我們現在很快接一下一位線上觀眾的電話,是加州的鍾女士,鍾女士您好。

加州鍾女士:方菲你好,還有兩位老師好。因為我年紀大了一時好像比較激動,所以我想是這樣的,我說根本的問題我們要看見,共產黨不倒,什麼事都可以發生,沒有道德可以談。共產黨根本沒有道德,不要以道德來跟他們講,所以他們這些人讓人看見是很氣憤,但是根本的問題就是共產黨把人的腦子已經改變了,世界觀、價值觀都不一樣,都是錢錢錢,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因為我在這裡已經生活了三十年,他們的情況我非常了解。

主持人:謝謝鍾女士。還有一位是加拿大的齊先生。齊先生您好。

加拿大齊先生:我就說這個事情,中國道德淪喪不是一句口號或是一個理論,就是實際每天、每時發生的,包括北美、加拿大道德淪喪也蔓延到這裡來了。八九十年以前華人作家就說了,中國社會是個吃人的社會,它變成老人壓年輕人的社會,所謂年輕人就是沒權沒勢的。

實際上共產黨本就是個叢林社會,你有多少權你就有多少能耐,權少一點、錢少一點就下一道,沒權沒財的人有得是!那麼我又要講到,去年加拿大總理杜魯托講,怎麼看一個社會,他對最底層人的態度就能夠判斷這個社會好不好。這句話我同意,講得非常好。

還有最後一點我要講,8個老人家在天安門事件可以殺青年學生;那些阿姨就想:他們殺人都可以不平反,包在那裡不管,我打小孩打兩次也算不了什麼。就這麼簡單嘛!

主持人:謝謝齊先生。趙培,我想請你談談你的觀察,中國社會在制度和人心方面為什麼走到今天這樣一步?還有剛才觀眾提到的一些評論。

趙培:剛才橫河先生已經講了道德和體制,講得非常好,我不需要再補充;我就說文化上的問題。其實大家發現沒有?中共把中國的企業文化搞成一個「狼性文化」。

為什麼攜程下面要成立托兒所呢?因為它要求員工「九九六工作制」,我剛才已經解釋了「九九六工作制」,他們沒時間去親子,而且中共的文化宣傳的是「婦女能頂半邊天」,破壞了傳統家庭的氛圍;讓女性到社會上去工作,這樣可以創造更多的GDP,有更多的勞動力。這樣的話,誰去教育孩子呢?攜程只能在它下面設立幼兒園,它鼓動這種狼性的企業文化,中共也是鼓動狼性文化;它不鼓勵人性的東西。大家想一想,那麼托兒所是不是也是鼓吹這種狼性文化?也是嘛!所以老師都很暴躁;4個人要處理14個人的活兒就是狼性文化,要求做得更多。

在傳統文化當中,包括西方;中國人講中庸,不是走極端的共產黨文化。比如我剛到加拿大的時候,我就業的英文老師他做到什麼地步?他做到一家大銀行的中高層職位,但是他辭職不幹了,他回歸家庭,只是業餘時間來教我們,他要送他孩子上學,他說,什麼都不能代替我與我孩子相處的時間。所以他要送孩子上學、教我們英文、把孩子接回來,然後跟孩子一塊做家務,維繫著他的家庭。這是西方傳統對家庭文化的認同。

中共把這一點破壞了,共產主義文化在全世界破壞了,就要破壞社會最基本的單元──家庭。中共破壞的方式,我剛才講了,除了強力宣傳和誤導之外,另外,高額房貸也逼迫著城市裡的精英階層必須兩個人都出去工作,才能勉強維持他們在城市裡的基本生活,這種一系列的中共文化一步步、六十多年導致了今天。所以我們真的要思考金錢和所謂「事業的成功」真的對我們那麼重要嗎?還是我們要回歸中國傳統的中庸思想?家庭、倫理對我們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之後,這是我們應該思考的一個問題。

主持人:橫河先生,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如果家長今天把小孩送到另外一家幼兒園,是不是就能避免碰到類似攜程的虐童事件,家長應該怎麼考慮養育問題?

橫河:剛才趙培先生已經說了,一個傳統社會,在特定的階段婦女是應該負責養育子女的任務,當然現在很多人也不相信這一點。

主持人:或者說至少其中有一方吧!家長有一方。

橫河:對,至少有一方。應該是這樣子的。所以我覺得應該想一想,事業再發達又能怎麼樣呢?要保持和自己的子女、家庭的氛圍是要作出一部分犧牲的;實際上不是犧牲。可以犧牲一部分事業,這是人走到世上來一世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考慮一下傳統文化當中的「家庭」。

主持人:是的。好,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