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與央行高官當場爭論 被懟:空手套白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18日訊】曾經在重慶這個政治風雲瞬息萬變的地方,先後與六任市委書記合作而始終沒有倒台的黃奇帆,日前以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身份出席一個財經峰會,他在峰會現場發言中提出的觀點遭遇他人的當場反駁,甚至被懟「空手套白狼」,再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熱點人物。

黃奇帆在財新峰會上遭央行高官懟稱「空手套白狼

中國大陸媒體財新傳媒主辦的「第八屆財新峰會」於2017年11月15日-17日在北京舉行。身為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黃奇帆應邀出席了這次峰會。

在參與「經濟增長與制度變遷」分論壇的討論時,黃奇帆稱:不僅是金融監管體制要改革,而且外匯儲備體制也要改革,如果不改革的話,會造成中國經濟通貨膨脹,成為「金融亂象、脫實就虛源頭的源頭的源頭」。

在黃奇帆看來,由於中國的外匯儲備是央行獨自管理,中共央行無法發債,只能靠不能擴張M0來對沖巨額的外匯占款,造成了M2的擴張、房地產泡沫、資金脫實就虛等「外匯占款綁架M0」的一系列問題。

他認為,實行財政與央行「二元」管理外匯的結構,比由央行獨立管理會更好。

一方面,財政管理外匯儲備,可以吸收M2並造成緊縮,不會通貨膨脹。而央行擺脫了外匯占款的綁架,就可以根據GDP增長率和通貨膨脹為國民經濟和實體經濟服務的需要,而形成獨立的貨幣政策;另一方面,如果由財政管理外匯儲備,就可以發行國債,將資金輸入中投公司等機構進行投資。

他說:「這種投資不講15%回報,不講10%回報,就最起碼的5%回報,一年就會有上萬億的收入。而央行的外匯儲備是不能投資的,只能買國外比較好的債券,利息比較低。」

然而,黃奇帆的這一說法當場遭到央行官員、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的反駁。

與黃奇帆一起坐在講台上的徐忠毫不客氣地說:「黃市長講的邏輯看起來很美好,但是現實很骨感。黃市長可以看一看外匯儲備投資的收益率跟投資機構的收益率,對這個問題得出的結論也許完全是相反。」

徐忠表示,中國的財政和國外的財政不盡相同,中國的財政是「吃飯財政」。他質疑:「地方政府還有那麼多的營業負債,在這種情況下,去發這個國債,相當於什麼?是空手套白狼,是不是?」

最後,徐忠更指稱,黃奇帆分析中所講的「M0」的概念是錯誤的,應該是「基礎貨幣」。

「六朝元老」黃奇帆充滿尷尬的仕途毀譽參半 令人唏噓

現年65歲的黃奇帆2001年調任重慶市副市長,隔年晉升為市委常委;2009年11月在薄熙來主政重慶時,兼任了重慶市委副書記;2010年1月起正式出任重慶市委副書記、市長。

在重慶任職15年期間,黃奇帆先後與賀國強、黃鎮東、汪洋、薄熙來、張德江、孫政才六任重慶市委書記搭檔合作。在政治鬥爭風雲突變的重慶政壇上,黃奇帆始終未曾因「改朝換代」而垮台,因此被外界戲稱為「六朝元老」。

尤其在2012年歷經了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投奔美領館,原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夫人毒殺英國商人海伍德這樣震驚中外的大案後,曾經在2010年的中共兩會期間宣稱自己與薄熙來合作「如魚得水」的黃奇帆,其仕途竟然最終未受到明顯的影響,著實讓外界大為驚訝,因此他又獲得了重慶政壇「不倒翁」的新稱號。

坊間有未經證實的傳聞稱,薄熙來倒台後,黃奇帆在不僅揭發了薄的政治野心,還揭發了王立軍竊聽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與被派往重慶的中央反腐敗調查員之間通話的內幕,因此得以安全「軟著陸」。

2013年10月25日,薄熙來因受賄、貪污、濫用職權,被二審駁回上訴,維持一審的無期徒刑判決。

在次年3月初召開的中共兩會上,時為重慶市長的黃奇帆,在重慶團開放日被媒體記者當場提問:「當年您形容與薄熙來合作如魚得水,那現在您與孫政才書記的合作怎樣呢?」

那名記者的話音剛落,立即引來全場一片鬨笑。黃奇帆沒有回答,只是一直尷尬地傻笑著。重慶代表團團長、重慶市人大主任張軒隨後以「問題跑題」出面打圓場,才為黃奇帆解了圍。

2016年12月30日,黃奇帆正式卸任重慶市長職務,出任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終於離開了令他經歷了太多酸甜苦辣的重慶官場。

當時,新加坡《聯合早報》援引消息人士稱,黃奇帆在離任會上發言時,數度哽咽落淚,稱自己在重慶工作的15年裡「嘔心瀝血」。

事實上,近幾年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巨大,但黃奇帆主持下的重慶GDP增速卻多次蟬聯全國第一。因政治上「喜好迎上」而飽受爭議的黃奇帆,由於他比較出眾的經濟專業才能而獲得了部分媒體的讚譽與肯定。批評者斥責他是中共官場中的「變色龍」;支持者則認為,中共官場中幾乎人人都是「變色龍」,否則將無法在常常風雲突變的官場立足保身。

海外有時政觀察人士曾評論稱:黃奇帆的確有一定的經濟才能,然而在極其複雜扭曲的中共政治生態中,他的才能卻得不到正常的發揮,也不足以讓他獲得必需的政治安全,最終他不得不以充當「變色龍」來求得自保的一席之地,被迫在中共政壇上演一場場鬧劇或悲喜劇,僅落得個毀譽參半的下場,想來也頗令人唏噓。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