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煒秘密豢養黑客 網信辦淪私人特權工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23日訊】中共中央宣傳部前副部長、國家網信辦前主任魯煒被查後,幾乎遭到全網的口誅筆伐。24日,港媒刊發評論說,這個昔日的「網絡沙皇」,不僅利用技術手段箝制網絡言論,而且其主政過的網信辦淪為其私人特權工具,疑似豢養了一批國家級黑客。

中紀委官網21日晚發消息指,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審查。魯煒成為十九大後首個落馬的正部級高官。但官方沒有詳述魯煒「涉嫌嚴重違紀」具體情況。

現年57歲魯煒出身於中宣系統,曾長期在新華社任職,2011年調任北京市委宣傳部長,2013年改任網信辦主任,後兼任中宣部副部長。曾被視為大陸「互聯網大總管」、「網絡沙皇」。

魯煒於去年7月不再擔任中共中央網信辦主任、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這兩項職務由習近平的上海舊部徐麟擔任。魯煒仍留任中宣部副部長一職。

11月24日,香港東網刊發評論說,這個昔日的「網絡沙皇」,因箝制言論已成為眾矢之的,他今日之結局早在預料之中。

評論說,魯煒原是新聞行業出身,十八大後升任中信辦主任,主政大陸網絡管理,一度紅透半邊天。雖然當局沒有公布魯煒的罪狀,但有關他的醜聞早在去年被免職時就滿天飛了。

包括:他可能涉及令計劃貪腐集團;百度與莆田系醫院聯手涉造假害人時,網信辦嚴重失職;被舉報涉嫌接受商人接待、享受「人奶宴」等腐敗行為;主政網信辦後,打着習近平的旗號擴大自己的影響,互聯大會造假;安排有很多瑕疵的網絡人士周小平,參加習主持的文藝工作座談會,損毀了習近平的形象;故意排擠習的親信徐麟;涉及倒習公開信事件;甚至被指支持暗殺高層等等。

評論說,事實上,魯煒除了貪婪,政治上沽名釣譽,表面開明實則極左,他對互聯網的管控非常「瘋狂」,每逢大事要事,天天睡在辦公室,為了剷除網上不同的聲音,連吃飯的時間都用於開會刪貼,要求下屬務必「乾乾淨淨,沒有一絲雜音」。

在湖北客輪沉沒事件及天津大爆炸事件中,網信辦全力封鎖各方言論,刻意營造和諧氣氛,粉飾太平,也正因為此,魯煒遭到口誅筆伐。

評論說,更重要的是,魯煒不僅利用技術手段箝制網絡言論,而且在其主政過的網信辦,還疑似豢養了一批國家級黑客,魯煒指到哪裏,這些黑客就攻到哪裏,如讓一些意見領袖「閉嘴」、封鎖網站、黑人電腦。而這些黑客完全成為魯煒的私人工具。

魯煒還被抨擊是一個「狂熱打壓互聯網自由並構陷網絡民主大V的打手」,「杜撰、編造一系列『法律』條款,妄圖將中共持續打擊言論自由的行為合法化。」同時,魯煒為了讓一些意見領袖「閉嘴」,還炮製出嚴厲管控大V與自媒體的一系列鐵腕政策,由最高法和最高檢所發布的「誹謗信息轉貼500次以上可判刑」的司法解釋,魯煒被外界視為是這一惡法的始作俑者。

引來爭議的,還有他的言論。魯煒曾在接受央視訪問時說:「沒有一個國家的網民像中國一樣自由,中國的網上什麼都有,但是自由的說話不能誹謗別人。」

2014年,魯煒在回答日媒關於中國為什麼關閉Facebook等網站時,他曾說:「我們沒有關過境外的任何一家網站,你的網站在你家裡,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去關你家的網站呢?」他的言論,遭痛批是耍流氓。

在魯煒的監管下,中共加大了屏蔽國外網站的力度,海外媒體視魯煒為強硬的中共網絡政策代表,消息稱,網信辦的很多極左的命令大多來自中宣部,而此次魯煒的落馬,是主管意識形態的江派劉雲山與習近平之間雙方激鬥的結果。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鏈接: 魯煒落馬前最後畫面曝光:滿臉沉重目光呆滯
相關鏈接: 魯煒落馬早有預兆 傳八件事惹高層震怒
相關鏈接: 不僅「人奶宴」 新華社記者曝魯煒支持謀殺高層
相關鏈接: 中紀委人事異動 瞄準魯煒之後下一個大老虎?
相關鏈接: 魯煒如何當上「習近平身邊大紅人」?知情人揭內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