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換頭術」——恐怖醫術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24日,新聞標題為「中國絕不允許『現在』進行臨床頭顱移植」的報導,指的是中共器官移植掌門人黃潔夫對近日引發議論的「換頭術」的公開置評。

黃潔夫的公開置評,已是11月17日起新聞發酵一週後的「見機擇言」,眼見輿論態勢特別是國際負評,再加上訪問最後他說「接到了一些世界移植領域權威專家的電話」,在顯示黃潔夫此番「反對」動機,真正擔心的並不是學術操守、醫療道德、醫學倫理,而是國際責難並引發連鎖關注活摘器官。

黃潔夫「不允許」,央視新聞頻道卻熱播力捧,比如標題「世界首例換頭手術在哈爾濱順利完成」、「全球首例人類『換頭術』完成」等,還有新聞留言顯示網友細心發現,央視網上「中國教授完成全球首例人類『換頭術』」這條新聞是被改頭換面了,稍早的報導是意大利醫生排列在前,後來就換題標榜中國教授。

這位中國教授是「換頭術」鼓吹者、意大利醫生卡納韋羅口中的「主刀醫生」任曉平──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學院骨科副主任。

據報導,卡納韋羅一度宣稱人類首例「換頭術」將在俄羅斯進行,後來改稱地點和人物將是中國和中國人,因為俄羅斯國內不認可該技術不願給錢,而卡納韋羅在中國大陸找到了合作夥伴任曉平,而且還最新宣布成功完成「換頭」手術。

而11月21日任曉平在媒體上改口稱,換頭術只是「在新鮮的遺體上,做了臨床前的手術設計」。央視對此就不深入探究。因為按相關規定,即便任曉平使用的這兩具遺體來源是簽字捐獻的,他這樣的遺體解剖也是違反了現行法規。

除了官媒力捧,從經費看「換頭術」也是官方在支持。據報導,任曉平2015年在接受媒體訪談時候稱,團隊研究專案資金來源包括哈爾濱醫科大學、哈醫大附屬二院、哈爾濱市政府投入的,以及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的資金,到位和沒到位的共有1000萬元左右。

「換頭術」更多的還是依託任曉平所在單位——哈爾濱醫科大學。

據「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報告,據醫學叢刊、論文等公開資料,哈醫大附一院、附二院均涉嫌活摘器官,還有調查錄音,如任曉平任職的哈醫大附二院,據2016年2月一份電話調查顯示,哈醫大附二醫的醫生陳昭彥承認:以前做的屍體腎移植多,1999年以後活腎多。1999年這一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開始公開鎮壓法輪功,導致被非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器官移植「按需殺人」。外界認為這是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手術數量在1999年後爆炸性增長的主因。

猶記2012年6月美國波士頓舉行第七屆美國器官移植大會上,一名來自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的副主任醫師在聽聞活摘後稱: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一躍成為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器官移植大國,在這中間,犧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甚麼事。

公開資料顯示,「成就」黃潔夫今日醫術的是在2012年11月之前,主刀近500例肝移植,供體器官既不是自願捐獻的,又不是死刑犯的,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黃潔夫始終無法公開澄清。

在2012年回國之前,任曉平在美國行醫且據稱風評不錯,為甚麼回國之後開始熱衷「換頭術」,而且面對相關道德質疑,他回應稱自己「只是醫生,不是倫理學家」。

醫術就算再高明,沒有了倫理價值觀也就是一個醫學狂魔。而且人頭移植在中共權力高層是有需求的。如報導曾指,如果不是江綿恆身體狀況不佳,江澤民原本打算培養他為接班人。現在有了換頭術,江綿恆到了80歲,甚至江澤民自己,換個20歲身體,繼續享受權力。

為甚麼移植手術惟獨在中國大陸演變成「按需殺人」的活摘器官?為什麼會出現換頭術這樣違背倫理的事情?好好看看《九評》編輯部最近發表的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会明白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