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紅黃藍幼兒園外採訪實錄:便衣緊盯家長恐慌(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被舉報涉嫌虐待、猥褻幼兒事件持續發酵之際,中共官方上周六宣布涉事幼兒園園長被免職,一名22歲的女性幼兒教師被刑拘,罪名是涉嫌虐待被監護人罪,但是相關細節和監控錄像沒有公開。

此前兩天,北京警方曾拘捕一名被指涉嫌在網路散布虛假信息的女子。

紅黃藍幼兒園入托的幼兒家長和社會關注人群連續多日冒著刺骨寒風在幼兒園門外佇立,表達不滿。一些不明身份人員在場監視,並用手機拍攝幼兒家長接受採訪的過程及記者所乘車輛。

記者:「對這事情您關心嗎?」

匿名女士甲(紅黃藍幼兒園學童家長):「那當然關心了,我有孫子在這裡上學,我來看看,我孫子三周歲不到。我聽說出事了,我們不在這上了,我們再找一個。」

記者:「已經報名了?」

匿名女士甲:「報名了,我們退款了,下午退款。」

記者:「全額退款?」

匿名女士甲:「全額退款一分不少,就押金三千。」

記者:「退款的理由是什麼?」

匿名女士甲:「這裡老師搞這個事兒素質太差了,沒法上,你看著手機(微信)上講的,都沒有人性。」

張先生 (紅黃藍幼兒園學童家長):「孩子帶回去了,來退學費。」

記者:「孩子不在這上了?」

張先生:「肯定不在這上了,在這上幹嘛啊?」

記者:「你們交了多少學費?」

張先生:「一個月三千五,交了六個月,大概兩萬多塊錢吧。」

「他太小了,三歲多一點,說不出什麼玩意兒來,聽見害怕。他媽給他拿來一個小白藥片,問他吃過藥片嗎,他說沒有,吃的不是白的,是黑的。」

匿名女士乙(附近小區居民):「我們孩子不是在這個幼兒園,我們是附近小區的,我們聽了很可憐,我們就來關心下。」

孟先生(附近小區居民):「群眾的心聲是這事兒要嚴加處理,但是這個事兒能否做到呢?能否達到老百姓的願望呢?這個就很難說了。當年我在網上看到(一些事兒)過一段時間就算了。」

匿名女士丙(紅黃藍幼兒園學童家長):「他們說沒打針,但是有可能關小黑屋,反正現在的教育…… 關小黑屋也不行啊,嚇到孩子啊。我們也氣憤這個紅黃藍,因為他是連鎖的,比較大的幼兒園,你說多點錢就多點錢,就為了給孩子一個安全舒適的環境嘛。」

記者:「你們孩子男孩還是女孩?」

匿名女士丙(紅黃藍幼兒園學童家長):「女孩,更擔心了。我剛剛不是在這裡說了,更擔心了。那上面不是報道,有些下面紅的,有的肛裂。這怎麼會這樣呢,這就是相當不好的事情,這都變態。」

匿名女士丙(紅黃藍幼兒園學童家長):「有資質的幼兒園,就是有資質它也不一定說明它的私德怎麼樣。一個證能說明啥呢?」

趙女士對媒體表示,她三歲的女兒在紅黃藍幼兒園曾被脫光衣服檢查身體,被注射不明藥劑及餵食不明藥片。她引述女兒的描述說,後來園長把衣服扔給了小朋友。趙女士稱,她女兒曾與另外兩名小朋友一起被裸體罰站,

趙女士(紅黃藍幼兒園學童家長):「我說,叔叔醫生怎麼給小朋友檢查身體的?她就給我學了一整套的動作,然後學的就有活塞運動的動作。我問她,我說這是給別的小朋友檢查,你在哪裡?她說,我在旁邊。」

劉先生(起航國際幼兒園學童家長):「我們之前在朝陽區垡頭的起航國際幼兒園也是有這種情況,我們當時也是立案了,但是最後不了了之。最後去醫院做鑒定,他也不會給你說是針扎的,最後法醫鑒定他也不會說這是針扎的。他說有很多種情況會造成這個傷。」

劉先生(起航國際幼兒園學童家長):有這個感覺被扎的這種痕迹,我們也沒有說去找他們學校,我們就去醫院看,然後我們再去找園方,要求園方給個說法,看看監控,如果監控沒有侵犯孩子這種情況,也就算了,結果他們態度極為蠻橫,覺得我們還是去找他事兒,覺得我們想去訛他。

劉先生:(起航國際幼兒園學童家長):「九月份的,就在起航國際幼兒園,你看1、2、3、4、5、6、7、8、9…….有十幾個點,這是最大的一個,這是頭上的,我們氣憤的是,你手上扎幾下,就扎幾下吧,你往頭上扎,我覺得有點殘忍。孩子還不太會說話。」

張先生(紅黃藍幼兒園入托幼兒祖父):「孩子小,三歲的孩子能說的清楚嗎?」

劉先生:「為什麼送過去,就因為孩子太小,就希望能有助於他說話才送過去的。」

片尾一男子立於路邊,疑似不明身份人員。

相關視頻:

——轉自《美國之音》

(記者阿竺/責任編輯:古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