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稱紅黃藍監控硬盤損壞 網友怒揭監控底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29日訊】北京警方28日公布紅黃藍幼兒園虐童猥褻案的最後「調查結果」,稱園方監控視頻「損壞」,有關性侵指控「查無實據」,爆料家長「承認造謠」。不過,網民對當局的澄清普遍存疑。有網民怒揭監控硬盤「損壞」底牌。

北京朝陽警方11月28日晚,發布關於紅黃藍幼兒園虐童猥褻的最新一期通報,聲稱涉事班級的閉路電視存儲硬盤有損壞,原因是監控管理員趙某某「感覺監控設備噪音大,經常放學後將設備強制斷電」所致。

通報還稱,劉某某針扎兒童事件屬實;涉事虐童經檢查未見異常;群體猥褻為編造;已恢復約113小時監控影片中,「未發現有人對兒童實施侵害」;爺爺叔叔醫生脫光衣物檢查女孩身體為編造;小男孩吃藥視頻經查為家長誘導。

通報還指,數名家長道歉,「承認造謠」。不過,大陸網民對當局的澄清普遍存疑。

在百度貼吧,有網名為「鑽石與銹鐵」的網民怒揭所謂監控硬盤「損壞」底牌。

該網民說,北京警方發出這種信息,等於全盤否定了北京市朝陽區教委近5年來「平安校園」的建設成果,現在應該請朝陽區教委出面澄清事實,協助提供證據了。

一、朝陽區教委已直連幼兒園視頻監控因為「平安校園」實現了教委對下屬幼兒園視頻監控的集中管理,也就是說在朝陽區教委的監控中心大屏上(至少24塊),是可以通過教育專網實時輪播下屬各中小學和幼兒園的監控視頻的,並且可以實現回放、保存到本地以及視頻斷開即發送報警,並記錄報警信息的。

二,如果庫管員趙某某在放學後將設備強制斷電,那麼將導致「紅黃藍」幼兒園視頻監控斷網,則朝陽區教委的「網絡遠程集中監控系統」將偵測到網絡中斷並告警,同時記錄報警日誌。現在只需警察請朝陽區教委協助調查即可。

三,如果朝陽區教委的集中監控系統沒有「紅黃藍」幼兒園的視頻斷開報警記錄,說明視頻監控並未中斷。那麼證明庫管員趙某某並未多次強行關機,「紅黃藍」幼兒園存在故意毀滅證據情況,應當受到法律嚴懲。

四,如果朝陽區教委集中監控系統有多條視頻中斷的報警信息,但是朝陽區教委一直未進行處理,則證明朝陽區教委在平安校園建設中存在重大的失職。


北京市各區都要視頻聯網共享,是可以通過教育專網實時轉播下屬各中小學和幼兒園的監控視頻。示意圖(微信圖片)

重溫一下集中監控系統的架構:區縣/地市架構:區教育局部署監管平台、顯示單元、雲存儲系統、應用服務器,通過大屏幕顯示系統,區縣教育局將各學校上傳的監控信號經平台處理後顯示,市教育局將直屬學校和下屬區縣教育局上傳的監控信號經平台處理後顯示。

教育局監管中心設有專人值守,並可根據需要實時觀看或調取相關學校的圖像。區教育局中心接入公安專用網絡,將校園監控圖像上傳至政府平安城市監控中心並接受公安監控中心的視頻調度。

視頻不是說丟就丟的

該網民指出,視頻可不是說丟就丟的,隨便一個平安校園的方案里都會要求:前端對系統採取必要的安全保護措施,防止病毒感染、黑客攻擊、非法訪問,防雷擊、過載、斷電和人為破壞等,具有高度的安全性和保密性。

此外,系統應當實現預警功能;監視功能;本地存儲功能;集中備份功能;聯網服務功能;手機查看功能;報警聯動功能;管理功能;平台對接功能。

而重點看集中備份功能:各學校重要點位錄像,在區教育局進行集中備份存儲,存儲採用業內最先進的雲存儲系統,確保錄像安全。平安校園在教育口建設多少年了,朝陽區教委作為全國的標杆,如果說沒建視頻集中監控系統,那還真說不過去。

該網民還用圖說解釋,如:內蒙古巴彥卓爾市已經建成了數字校園,所有監控都能集中顯示並保存;湖北經濟學院的平安校園已經直連110報警中心,也就是公安系統也能看到。

順便一提,這種多個大屏幕拼接隨時調取的監控室在不少學校也有,手機丟失之後尋找非常方便,可惜也有死角。


湖北經濟學院的平安校園已經直連110報警中心,也就是公安系統也能看到。(微信圖片)


該網民還用圖說解釋,如:內蒙古巴彥卓爾市已經建成了數字校園,所有監控都能集中顯示並保存。(微信圖片)

該網民說,如果朝陽區教委表示,尚未建設此系統,……,只能友情提示一下門頭溝區教委已經在10月25號發公告,進行《教育系統校園視頻監控升級改造》招標。

要求的紅圈部分如圖,而且實施地點包括了9所民辦園視頻監控升級改造,其中就包括門頭溝區「紅黃藍」幼兒園。


北京門頭溝區教委已經在10月25號發公告,進行《教育系統校園視頻監控升級改造》招標。(網絡截圖)

建成後系統應具備以下功能要求:視頻聯網共享。實現教委對轄區所有教育單位的聯網,將學校的監控視頻信號通過網絡進行上傳至教委視頻監控指揮中心平台,進行調看或管理,對轄區內的學校用戶進行授權和分配,對視頻資源進行集中巡視,實現兼容對接。可實現與公安視頻系統的聯網共享。

而門頭溝區教育系統校園視頻監控升級改造項目,根據《北京市中小學、幼兒園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作實施方案》,要求在全區各教育單位各重要部位安裝視頻監控設備。實現視頻監控系統高清化、數字化和智能化。

從門頭溝的說法來看,顯然是全北京市各區都要視頻聯網共享。

視頻監控不是說啟就啟

該網民介紹:一套視頻監控系統包括攝像頭、球機、硬盤錄像機、磁盤陣列等,按照平安校園要求,硬盤攝像機上的數據會定期備份到磁盤陣列上,保存30天以上。

而基於TCP/IP的視頻監控系統重啟以後,大概率要重新配置連接一下各攝像頭的IP地址,確保每一路信號都能夠被切到監視大屏上;我當年管機房時候,每次重啟都要默默祈禱不要出問題,如果「紅黃藍」一個40多歲的庫管員每次強制關機之後再開機都能啟動並正常工作的話,這種運氣都可以去跟頂尖運維工程師PK了。

此外,不管硬盤錄像機還是磁盤陣列,在重啟之後都會進行系統自檢,如果存在硬盤壞道,將會不停的閃燈,嗶來嗶去,這個庫管員趙某某光嫌設備吵,還不怕設備嗶來嗶去?

根據國標《中小學、幼兒園安全技術防範系統要求》中明確要求:5.2.16安防監控室有實體防護措施,應設置緊急報警裝置,並配置通訊工具;應設置廣播裝置接入校園廣播系統,用於突發事件時的人員疏散及應急指控;宜設置視頻監控裝置。

該網民質疑,6.8學校宜設置獨立的安防監控室,對安全技術防範系統進行統一管理。而「紅黃藍」作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其在中國的經營實體也通過了消防安防備案以及教委備案,難道連獨立的安防監控室都沒有,還要專門安排住個庫管員?

截止目前,「紅黃藍」虐童案件已經發生過4起了,蹊蹺的是這次事件在「紅黃藍」的公告中,仍然被定義為一次員工個人行為,卻絲毫沒有影響「紅黃藍」的商譽。

據「平安朝陽」發布的情況說明,「紅黃藍」至少沒有按照國家標準和管理辦法建設並維護視頻監控,沒有專人負責安防監控,監控室還安排庫管員睡覺、安防監控經常與教委的集中平台斷開,以及朝陽教委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裏都沒發現。

該網民說,自己作為信息系統高級項目經理、解決方案總監,冒昧的給警察提供新的線索,希望警察能夠酌情採納,找回更多的視頻,公布給家長,以便於披露更多的真相。

一是,「紅黃藍」需要的是拿出視頻自證清白,而不是甩鍋到一個22歲的幼師身上,擺出管理不善的姿態。按照@平安朝陽的發布,如果朝陽區教委沒有相關的視頻監控斷網的報警記錄或者集中監控視頻備份,那麼朝陽區教委才有可能是管理不善的直接主體。

二,「紅黃藍」沒有資格用一句管理不善矇混過關。大家千萬不要被其他輿情帶偏,認準「紅黃藍」不能,而如此輕易讓他們過關。

下面分享大家幾個關於平安校園的政策要求和解決方案,大家就明白為啥一個庫管員沒能力幹掉監控視頻了,假如隨便一個人就能把視頻弄壞,那這些搞技術的全該下崗。

該網民提供的文件包括:《中小學、幼兒園安全技術防範系統要求》;《上海市長寧區教育系統視頻監控招標文件技術卷》;《教育局網絡遠程集中監控方案》;《XX教育局校園監控指揮中心建設方案》,需要去網絡上下載。

監控視頻在關鍵時刻總是「壞了」

另外,還有網民盤點近幾年來,有關監控視頻「損壞」的新聞,用來說明在重大關鍵時刻,當局往往會以視頻已經「損壞」的手段,來隱瞞事實真相。

1,2016年雷洋事件,警方通報中稱警察所持的視頻拍攝設備打落摔壞了。

2,同年「郴州吸毒人員身亡案」,調查組聲稱,監控是壞了,收治中心已盡責。

3,同年9月24日,湖南省岳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稅偵大隊警察當眾劫持前女友,猥褻虐待達6個多小時,事後受害人去公安機關申請查看這些路面監控時,卻被告之「全壞了」。

4,2014年,江西監獄一犯人帶傷死亡,死者家屬要求查看事發現場監控錄像,監獄方回應攝像頭壞了,不能儲存錄像。

5,2009年,在雲南監獄的「躲貓貓」事件中,相關部門以監房攝像頭已壞為由拒絕提供錄像;同年,江西九江看守所在押人員李文彥「做噩夢」猝死,看守所稱因電腦硬盤出現故障。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