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兩位宰相的命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2月08日訊】桑維翰、宋齊丘、黃損三個人,遊覽廬山之後,同時在廬山的一塊大盤石上休息。

這時,有一位老人,長嘯走來,對桑維翰說:「我看你的面相,知道你一定會位至宰相。然而你狡猾,狡猾就會不得善終。」

老人又指著宋齊丘說:「你也能位至宰相,然而你心狠,心狠也會不得善終。」

桑維翰和宋齊丘聽了,兩人都心中暗喜,卻不把老人的忠誡,放在心裡。

最後,老人又指著黃損說:「你有道氣,然而才大位低,不過做到一州的從事罷了。」黃損說:「有才能還怕沒有大官做?」老人笑著說:「這個道理,你現在還弄不懂。」

後來,桑維翰果然做了後晉的宰相;宋齊丘做了南唐的宰相。他們二人,死得都很悲慘。

黃損在南漢的首都廣州,雖然位為僕射,而奉祿卻與州的從事相同。

黃損,字益之,是廣東連州人。黃損學識淵博,工於做詩,喜歡遊歷山水。後來,他回味老人之言,安分守己,虔心學道,最終以長壽安樂辭世。他寫有三部著作,留傳於世。

正是:

作官仁厚育福根,
切莫狡猾貪毒狠。
且看歷代害民者,
幾個能保善後身?

(事據明代朱國楨《涌幢小品》)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