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民國四大才女 共黨女間諜關露之死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2月24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百年紅禍特別節目。在抗日戰爭和國共戰爭時期,不少中國社會名流被中共納為地下黨和特工,為共產黨獲取情報奪權立下功勞。然而這些奉命戴上假面具的人,1949年後卻沒能恢復正常的人生,而是被一波又一波紅色運動的浪潮吞噬。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這些人的故事。

「莫提起,莫提起,提起珠泪洒江河」。這是舟山民間流傳的謎語中的一句,謎底是撐船用的「船篙」。不過,對很多很多曾經為共產黨付出過青春、忠誠,甚至人格的人來說,這句話的謎底卻是他們心底那些不堪回首,又無法遺忘的往事。

關露就是這樣一個人。

「春天裏來百花香,朗裏格朗裏格朗裏格朗,和暖的太陽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朗裏格朗……」

三十年代電影《十字街頭》中,這首家喻戶曉的歌曲,就是關露作的詞。

關露原名胡壽楣,1907年出生在山西一個書香門第,從小深受家學熏陶,又在國立中央大學學習過哲學、中文,是三十年代上海文壇「民國四大才女」之一。

本該繼續在詩歌文學領域馳騁,但抗戰爆發、國難當頭,關露1932年春被中共秘密納為地下黨,同時加入中共左翼文聯成為激進的文學革命者。1939年,關露受中共上海特務工作負責人潘漢年的派遣,去策反汪精衛特工總部「76號」的首腦李士群,後來還奉命進入日本人的《女聲》月刊做編輯,伺機尋找日共地下黨,以獲取日方情報。

但關露「紅色間諜」的身份是秘密,普通人只看到一個革命女詩人轉眼之間就成為漢奸。對此潘漢年給她的指示是,不能為自己做任何辯護。換句話說,這是所謂的「黨的需要」。於是,關露只能沉默的「奉命當漢奸」,儘管她曾經寫信,表示難以承受千夫所指的精神折磨,但中共拒絕讓她回後方,要她繼續「工作」。

然而抗日戰爭勝利後,關露的厄運也開始了。在國民政府懲辦漢奸時,中共不但不澄清關露的真正身份,還要她躲起來,以掩飾與日本打交道的秘密。之後當關露的戀人王炳南準備迎娶她的時候,中共卻嫌棄關露背負的漢奸形象,會影響做外交的王炳南。於是再一次,在「黨的需要」下,兩人黯然分手。

中共建政後,不再被「黨需要」的關露,情況並沒有好轉。胡風集團,丁玲集團,反右,文革,她被捲入一次次運動的驚濤駭浪,前後被捕關押四次,坐牢十餘年,多次精神崩潰。1982年,雖然中共給關露所謂「平反」,但風燭殘年,孤苦伶仃的關露仍吞安眠藥自殺,去世時陪伴她的,只有一個洋娃娃。

如果說,關露只是當年潘漢年手中的一顆棋子,那麼潘漢年這顆「大棋子」也同樣沒能逃脫悲慘結局。

中共建政前為共產黨竊取無數情報,實施「聯日反蔣」策略的高級特務、上海市委第二書記、常務副市長潘漢年,1955年突遭毛澤東親令逮捕,秘密關押到1962年,才受審判,以國民黨特務、日偽漢奸、臺灣間諜三項罪名判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77年潘漢年死在湖南一個勞改茶場時,還沒坐完牢。

而正應了潘漢年在1955年說的那句「搞情報工作的都沒有好下場」,當年被他統戰過,領導過的文化界人士也紛紛遭殃。僅上海一地,受潘漢年株連而被逮捕的就有800多人,受處理的100多人。北京、廣東、香港等地也有不少人受到牽連。這些昔日名流此後的遭遇,也像關露、潘漢年一樣,成為插在他們心湖中無法拔起的船篙,「莫提起,莫提起,提起珠泪洒江河」。

編輯/尚燕 後製/郭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