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音信全無900天 王全璋生死不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2月31日訊】在中國異議人士吳淦和律師謝陽被所謂的定罪後,中共當局在2015年發動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行動中,唯有王全璋律師一人,至今超過900天音信全無,生死不明,引發外界高度關注。請看報導。

709案中被抓捕的王全璋律師,其妻子李文足12月29號,在推特上發布了她和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當天到最高法院遞交控告書,在安檢門前遭阻攔的視頻。

王峭嶺當天則在推特上質疑:「王全璋已經被公安失蹤902天了。距離一千零一夜,不足百天。難道中國的司法,真是一個童話?」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指出,中共自十八大以後,對政治犯、異議人士、良心犯和維權律師的打壓變本加厲,超過了以往。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凡是中共覺得有可能成為動亂因素、有可能成為領頭羊的這些維權律師也好、政治犯也好,它都會進行非常嚴厲的、嚴酷的迫害。王全璋就是這樣一種情況。」

葉寧表示,凡是不放心的人士,中共一定會讓他們染上絕症,在出獄前或出獄不久後就莫名其妙的去世。異議人士彭明就是一個例子。此外,中共發明的躲貓貓死、心肌梗塞死、被癌症死,都是用殺人手段去建立流氓無產階級的權威。

王全璋經常因代理敏感案件遭到迫害。他在2013年4月為江蘇靖江市法輪功學員辯護時,遭法院當庭拘留十天;在2014年3月28號為黑龍江省建三江法輪功學員維權時,被當地公安抓住頭髮撞牆、用拳頭猛擊後腦等。他還曾多次因替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而遇到離奇對待和遭遇危險:如遭東寧縣法官的毆打和謾罵,遭上海法官的當庭驅逐;甚至遭遇河北省唐山警察的汽車夾擊等。

王全璋在2015年8月受709案波及被帶走,2017年2月被天津市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與其他709案律師不同的是,王全璋被抓至今,警方一直不准許他與家屬和律師見面,他也是709案中唯一外界不知生死的人物。

旅美人權律師滕彪表示,中共獨裁的本性,決定了它會把那些敢於批評、參與維權的人士投入監獄。

旅美人權律師滕彪:「中共它也向來不把法律當作一回事,以前用反革命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等等,去把那些良心犯、異議人士投入監獄。現在換了一個名字,叫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滕彪認為,王全璋失蹤900多天,這只是中國失蹤案的冰山一角。中國是強迫失蹤大國。

他表示,美國記者卡斯特(Michael Caster)最近出版的中英文版《失蹤人民共和國》一書,講述的是中國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各種各樣的失蹤過程,記述了王宇、唐吉田、劉士輝等十幾人被失蹤的經歷,以及國保、秘密警察的粗暴做法。

滕彪指出,中共強迫失蹤完全是濫用了《刑事訴訟法》的監視居住條文。他們把人綁架之後說是監視居住,而對外界來說是完全失蹤,家人、律師都見不到。

葉寧認為,一般情況下,民主國家絕大部分的刑事案件的被告,都會在72小時以內或者甚至24小時以內得到當庭保釋或釋放。而中共這種法外失蹤,完全是一種無法無天的表現,它根本不顧社會法律,甚至是國際法。

葉寧:「在西方憲政民主的國家,失蹤這種法外執法、法外殺害、法外拘禁的這種情況,這個是不可能發生。發生的話就會遭到社會輿論一面倒的批評。」

王全璋的境遇受到外界的關注。

美國和德國駐華大使館12月27號發表聯合聲明,呼籲中共立即釋放王全璋。歐盟也在29號聲明,重申對王全璋的聲援,也對他無法接觸家人或自行選擇律師表達關切。

葉寧認為,國際社會需要加強對中共迫害異議人士的制裁,不要讓它像目前這樣肆無忌憚的迫害。

採訪/陳漢 編輯/宋風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