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官司風波再起 紅色舞劇洗腦沒商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日,中央芭蕾舞團的一紙聲明引爆網絡。原來,早在2015年5月,紅色舞劇《紅色娘子軍》(以下簡稱《娘子軍》)的編劇梁信(演員馮遠征的岳父)起訴中央芭蕾舞團著作權侵權案進行了一審判決,北京市西城區法院認定《娘子軍》演出不侵權,但中芭在2003年6月後未向梁信支付表演報酬,所以判決其賠償梁信12萬元,並就官網介紹該劇未給梁信署名一事,向梁信書面賠禮道歉。但梁信與中芭均不服一審判決,分別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出上訴。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維持了原判。

由於梁信本人於2017年1月去世,且案件一直沒有得以執行,不久前,梁信夫人殷淑敏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變更申請執行人。近日,法院裁定支持了殷淑敏的申請。對此,中芭甚為不滿,遂發聲明譴責,聲明以類似文革「大批判」的語氣,稱法官「劣質」、「枉法判案」等,並稱《娘子軍》將因此被迫停演。

值得注意的是,聲明中還引用習近平的某些話來佐證法院判決的不公。隨後,最高法做出回應,批評中芭的聲明,《環球時報》亦發表評論文章。蹊蹺的是,在當日晚間,無論是中芭的聲明,還是最高法的回應,亦或是相關的評論文章和跟帖,全部在網絡、微博、微信上如飄過的一股煙,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這些新聞從不曾出現過。

如此高效的刪帖,背後究竟是何種原因,尚不得而知,但筆者推測,中芭缺乏邏輯和非理性的聲明,尤其是將最高層之語扯入其中,極有可能是導火索。是以在事態擴大之前,文宣系統選擇了大力刪帖,並及時控制了事態。

案子孰是孰非,筆者不想做評判,但在筆者看來,中芭若停演《娘子軍》倒是一件大好事,因為其作為中共對中國百姓洗腦最具影響的劇目之一,已經禍害了不少中國人,而且真實的「娘子軍」的命運都很悲慘。

真實的「娘子軍」殺人放火什麼都干
中共黨史稱,1930年8月,中共工農紅軍瓊崖獨立師和娘子軍連正式成立。娘子軍特務連連長為龐瓊花(後為馮增敏),指導員為王時香。全連有三個排,一排長馮增敏(後為盧賽香),二排長龐學蓮(後為李昌香),三排長黃敦英(後為曹家英)。每排三班,每個班有十名戰士,全連九個班,加上連部的傳令兵、旗兵、號兵、庶務、挑夫和三個膳食員,全連共有103人。除了兩名年紀較大的庶務、挑夫和一名13歲的小號兵是男子外,其餘都是女性。

這些紅軍女戰士「拿起槍來,和男子並肩作戰」;接受完全軍事化的訓練;隨著戰鬥形勢變化,投身到了戰鬥中……但事實上,這些人不過是一群受中共欺騙的農村婦女,她們殺人放火什麼都干。

1932年,國民黨警衛旅圍剿中共瓊崖根據地。至1933年春,瓊崖紅軍基本已被打散,「娘子軍」在19人死亡和部分人員失散後,在成立了500多天後,也宣布中止活動,隱蔽起來。其8個領導人先後被捕,後在張學良、楊虎城發動的西安軍事叛變後被蔣介石大赦出獄。

中共打造的《紅色娘子軍》充斥謊言
根據這段歷史,在中共建政後的1958年,中共軍隊創作人員梁信創作了《紅色娘子軍》,並被拍成電影,其後又被改編為芭蕾舞劇。文革期間又成為江青樹立的八大樣板戲之一,它也是中共對中國百姓洗腦最具影響的劇目之一。

中共改編後的《紅色娘子軍》故事是這樣的:上個世紀30年代,海南島萬泉河一帶椰林寨,「惡霸地主」南霸天作威作福,其婢女吳瓊花(芭蕾舞劇吳清華)不堪欺壓,在多次出逃未遂後終於成功逃入密林。當時,在海南省的小山村裡,中共招募了100多個農村女子,組建了一支女子武裝特務連。在假扮南洋僑商的共產黨員洪常青的指引下,吳瓊花參加了「紅色娘子軍」,而洪常青正是娘子軍的黨代表。

一次戰鬥中,洪常青被南霸天抓獲,被燒死在榕樹下。吳瓊花遂帶領娘子軍,引中共主力部隊攻入椰林寨,消滅了南霸天的武裝,南霸天被擊斃。吳瓊花也加入了中共,成了新的娘子軍連連長。

但歷史的真相與之相反。據《海南視窗》報導,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縣當地一個叫張鴻猷的地主,張鴻猷的親孫子張國梅說,《娘子軍》很多內容是虛構的,在他爺爺死後4年,紅色娘子軍才組建。

張鴻猷堂兄張鴻德的孫子張國強也表示,他是目前唯一健在見過張鴻猷的人,張鴻猷是個善人,他沒有欺壓百姓,家裡也沒家丁、槍枝、碉堡。

而「娘子軍」的指導員王時香回憶說,吳瓊花並不是南霸天家的丫鬟,也沒有南霸天這個人。陵水縣史志辦的一位工作人員稱,張鴻猷沒有血債,他家只是教師世家。可憐的中國人被中共騙得好慘。

娘子軍成員多舛的命運
大陸《博客天下》曾刊文稱,按照瓊海農村的習俗,女孩很小就會被送往別人家裡當童養媳,15歲前要生孩子;25歲之後若還沒嫁人,就要在族譜上除名。而這些娘子軍被國民黨釋放時,她們中年齡最小的馮增敏都已經25歲了,加上她們的特殊身分,很少有人願意娶她們。

另外,「女人上山是給共產黨當共婆」的傳言,也讓她們難堪。於是國共合作後,這些身分和經歷特殊且年紀偏大的娘子軍成員,嫁給國民黨人士或是地方鄉紳,成為一種可能。如曾任特務連首任連長的龐瓊花出獄後嫁給了一個鄉紳,其丈夫因拒絕擔任維持會會長被日軍殺害,龐瓊花隨後也因拒絕跟從日軍軍官被害。

曾任連指導員的王時香,出獄後,其母親害怕女兒的經歷會拖累全家,將她許配給了國民黨的一個民團清鄉隊長劉恆應做妾,完全不顧對方身有殘疾且大女兒15歲。中共建政後,王時香沒有躲過中共的一次又一次運動。絕望時,她曾企圖自殺,但被大兒子及時發現救下。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黃墩英身上。回到家鄉後,她被已有妻室的國民黨區長李昌厥看中,成了其妾室。1951年土改時,李昌厥被中共處決。此後,黃墩英頂著「地主婆」、「叛徒」的帽子成為歷次政治運動的批鬥典型。除了各種階級帽子,黃墩英還有一件需要交代的事是「藏匿黑槍」,因為中共抓獲她丈夫的時候沒有搜到槍,所以認為是被她藏了起來。文革爆發後,黃墩英被遊街、拷打,度日如年,子女也因此受到了歧視和牽連。

而與王時香是戰友又是鄰居且一同坐過牢的龐學蓮,在文革時也被戴高帽遊街,理由非常荒唐:國民黨為什麼會放她們出來?王時香嫁給國民黨,龐學蓮為什麼不阻攔、不揭發?

另據葉曙明2006年撰寫的《1952年海南反地方主義》一文,提到了瓊崖縱隊的復員問題。瓊崖縱隊也有三千多名女性,離開部隊後,這些女軍人有的流落街頭,以行乞度日;有的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出賣肉體;有的索性投河上吊,一死了之。而中共對此漠然處之。其他娘子軍成員的命運又何嘗不是如此?

《紅色娘子軍》演職人員厄運
不僅僅是娘子軍成員多遭不幸,那些參與創作和演出《紅色娘子軍》的演職人員同樣是厄運連連。

如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中女主角吳瓊花最早的扮演者白淑湘曾被扣「破壞革命樣板戲」和「反革命」的帽子被鎮壓,並被送去勞改。男主角洪常青扮演者劉慶棠文革後先是被隔離審查,後被判了17年徒刑;被關期間,妻子與其離婚。

該劇編導、中央芭蕾舞團原團長李承祥則被打為「走資派」關進牛棚。後來中共考慮到還需要他飾演劇中反角「南霸天」,才恢復其工作。此外,芭蕾舞劇的作曲者吳祖強文革時亦受到批判,其著名權被剝奪。

結語
這樣一部充斥著謊言和血淚的劇目,如今面臨著被停演的命運,豈非是大快人心?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