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名脫北者染色體異常 朝鮮核試場可能輻射外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09日訊】曾研究廣島核爆相關資料的韓國研究人員發現,曾居住於朝鮮核試場的2名脫北者,可能是朝鮮核試下的受害者,其染色體出現異常。專家認為,朝鮮核試場可能發生輻射外流。

這2名脫北者住在朝鮮核試驗場所在地,咸鏡北道吉州郡豐溪里。他們身上的累積輻射量達到394毫西弗,而這相當於當年美軍在廣島投下原子彈時,接近爆炸點約1.6公里的初期輻射量。

據《每日新聞》報導,調查脫北者現狀的韓國民間研究機關「SAND研究所」代表、漢陽大學教授崔慶嬉,對原居住於吉州郡的21名脫北者進行健康調查,發現均出現頭痛與想吐等症狀。

2016年崔慶嬉委託韓國原能醫學院對這些脫北者進行健檢,發現一名在2011年脫北的40多歲女性,血液中淋巴球的染色體出現異常,且推定累積的輻射量達到320毫西弗。

另外,韓國統一部與韓國原能醫學院合作,去年11月對另外一群30位脫北者進行檢查,發現其中一名40多歲男性的染色體同樣出現異常,該男子在距離核試場20公里遠處長大,也歷經2006~2009年間的核試。他於2012年成功脫北,推定該男子累積的輻射量高達394毫西弗。

對此,廣島大學放射線生物與物理學名譽教授星正治表示,脫北者可能暴露在帶有輻射的氣體與粉塵之中。星正治曾經調查過蘇聯曾進行過450次以上核試的「塞米巴拉金斯剋核子試驗場」。他還發現距離此地110公里遠的村子的磚瓦中,其累積輻射量達到400毫西弗,星正治認為兩地情況相似。

不過,因地下核試場一般不會發生輻射外洩,所以星正治稱,朝鮮核試場可能已經發生輻射外流的情況。而韓國當局則表示並沒有證據指出是核試帶來的影響,因此暫持保留態度,但承諾會對脫北者的健康持續進行觀察。

另外,據多名脫北者口述和科學家推論,朝鮮核試驗場附近居民存在核輻射中毒現象,許多新生兒出現嚴重缺陷。而脫北士兵的血液中還發現炭疽病抗體,引起外界對該政權發展生物武器的擔憂。

脫北者:新生兒有嚴重畸形

大紀元引述ValueWalk網站的報導稱,朝鮮正耗盡朝鮮勞動黨的所有資源投入核計劃,約7成朝鮮民眾的日食物攝入量已經大幅減少至飢餓水平。

更糟的是,每次朝鮮政權受到制裁,最終金氏政權都會把它變成奴役民眾的機會,同時民眾還要為每次核試驗造成巨大的環境破壞買單。

對曾經居住在朝鮮核試驗場附近的逃亡者來說,長期以來他們口中的「怪病」其實是輻射中毒及其它並發症。

脫北者說,自從核試驗開始以來,居住在核試驗場附近的居民出現嘔吐、頭痛和癌症,甚至還有新生兒出現嚴重缺陷。因為他們無法查明病因,所以稱之為「鬼病」。

一些脫北者也向韓國媒體證實,核試驗場所在的吉州現在是一個荒地,新生兒通常有身體缺陷。他們還報告說,自2017年9月3日第6次核試驗以來,所有水井枯竭,還有80%的樹木死亡。

脫北者表示,他們以前也依靠採摘野生蘑菇以及食用野生動物,如河魚來充饑,但是現在這些野生動植物已經在該地區消失。

而且他們證實的核試驗場周圍的環境破壞,實際上早於測知的朝鮮核試驗的時間。這或許暗示著朝鮮政權開始核試驗的時間可能比外界已知的更早。

吉州是朝鮮豐溪里核試驗場所在地,同時也是華山集中營的西部邊界。因為當地居民的飲用水都是從山中取汲,核試驗場污染水源後,已經給附近民眾帶來諸多疾病。科學家警告說,下一次核試驗可能導致地下7,200英尺的核試驗場崩塌,這種現象叫「疲勞山體綜合症」。

(記者李紅報導/責任編輯:程以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