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竣工驗收為何遲遲未完?汪洋講話透寒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01日訊】倍受爭議的長江三峽工程雖然竣工多年,但竣工驗收報告至今未能完成。專家擔心,其中必有難以解決的質量問題和安全隱患,因此遲遲未能通過驗收。4年前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兼任驗收委員會主任時,即表明態度要「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負責」。

1月31日,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在《民主中國》發表文章「汪洋三峽工程」——為什麼《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遲遲不能完成?文章詳細披露了三峽工程的「前世今生」。

2014年,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首次以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身份在媒體上亮相。

2014年6月25日汪洋主持召開了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部署安排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工作。

汪洋強調,要以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高度負責的精神,組織開展竣工驗收,並進一步做好三峽後續工作。

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工作的時間具體安排如下:2014年6月底前,驗收委員會完成組織機構的設立和驗收大綱的審定。

2015年6月底前,中國工程院等單位提交第三方獨立評估報告;2015年第四季度,完成各項工程的竣工驗收,並形成整體竣工驗收報告。

2016年第一季度,召開驗收委員會全體會議,討論並作出整體竣工驗收結論,提請國務院三峽建委全體會議審議並報國務院審批。

樞紐工程驗收組專家組組長陳厚群在2014年7月4日接受記者採訪時特彆強調,整體驗收工作計劃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不會推遲。

從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如今已經過去近兩年時間了,汪洋為什麼遲遲不完成《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

正如汪洋所說,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責任重大,要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高度負責。特別是對歷史高度負責,就是要對子孫後代負責。

分析認為,汪洋在接受這項任命時能想到歷史的負責,應該是他真實的想法。

汪洋兼任的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時,就被解讀為是一個費力不討好敏感職務。

汪洋知道,擔任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在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上簽字,責任重大,特別是歷史責任重大,這絕不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可能是禍及後代的壞事。對汪洋而言,最好的辦法就是拖。拖到事情發生變化。

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李鵬死咬江澤民

三峽工程號稱當今世界最大的水利水電工程。從三峽工程籌建的那一刻起,它就與各種爭議相伴。

三峽工程議案於1992年被通過,1994年12月14日正式開工,2003年第一台機組聯網發電,2006年三峽大壩建成,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

已故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知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是三峽工程的堅定反對派。

自中共計劃建設三峽大壩的消息傳出後,黃萬里數次給中共領導人和政治局,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家監察部寫信,痛述三峽工程的危害。但沒有得到答覆。

198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對三峽工程進行論證,黃萬里教授沒有被邀請參加工程論證,1992年江澤民執政期間,三峽工程議案被通過。

輿論曾廣泛質疑江澤民、李鵬等人刻意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1992年4月7日,該議案終於進入表決程序,共有2633 名人大代表參與表決,結果是贊成1767票,反對177票,棄權664票,未按表決器的有25人。

表決雖然獲得通過,但贊成票只佔總票數的三分之二左右 (67%),是迄今為止中共人大所通過的得票率最低的議案。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1989年踏着「六四」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權力尚不穩固,急於與李鵬結盟,因而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

期間黃萬里給各級領導寫信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並先後三次致信給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勸說千萬不能修建三峽大壩。

黃萬里說,這一工程會導致生靈塗炭,大好山河糟蹋,富饒的四川盆地將淪為澤國。黃萬里直言不諱地說,三峽大壩是「禍國殃民的工程」,並預警三峽工程終將被迫炸掉。

直到臨終前,黃萬里還念念不忘的寫上:「務須加強武漢一帶的堤坊」。

但江澤民當時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通過。在一片爭論聲中,江澤民等人強行拍板三峽工程上馬。

歷時17年、耗資2000億元的三峽大壩投入使用後,長江的洪水有增無減,中國自然災害不斷。大旱、高溫、洪水、地震等災禍頻發。

2014年5月,陸媒稱,20多年來,中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人民幣,隨着三峽工程發電量增加,三峽集團收入節節攀升,老百姓卻沒有享受到用電方面的便利,三峽工程淪為牟暴利的機器。

李鵬曾數次借回憶錄、日記等形式「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指江澤民是三峽工程的主要責任人。

李鵬書中回憶,江澤民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以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他對三峽工程的建設發揮了重要的領導作用。」

(記者李蕓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