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局波譎雲詭 南醫大馬克思學會被控顛覆政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13日訊】近期,中共警方先後搗毀取締了兩個以研讀馬克思理論為旗號組織起來的社團,其中南京醫科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會致遠社」被搗時,警方以陰謀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抓捕了該社團聚會的幾個大學生,引起外界輿論的關注與解讀。

港媒:中共把任何非官方的深入工農活動都視同顛覆政權活動

近日南京市公安局以「陰謀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搗毀了南京醫科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會致遠社」,並從現場查獲了存有《資本論》等馬克思著作電子版的電腦若干作為證據。而稍早前廣州8名毛左份子在廣東工學院舉辦所謂「讀書會」討論時政等問題早當地警方拘捕。

針對這些看似有些匪夷所思的現象, 2月12日,香港《明報》發表評論文章進行解讀稱,中共警方近期的這幾次行動,再加上傳出紅二代遭習近平警告而收斂的消息,似乎暗合了外界有關外界有關中共政治「雙(數)年反左,單(數)年反右」的規律。

文章稱,雖然中共歷史上「反左」、「反右」常常交替出現,並不一定真的遵循「雙數」或「單數」的時間規律,但中國大陸政治風向多變的確是事實,「當局對所有非官方的有組織活動都高度警惕,無論左派還是右派」。

文章分析:南醫大致遠社被查的原因,主要是參與這個社團的那些學生們展開了以農民工、清潔工、外賣小哥及的士司機等為對象的一些「義診」等免費活動,被懷疑有「煽動」之嫌。因為中共當年就是讓知識分子與工農相結合,發動了階級鬥爭,推翻國民黨政府。所以他們深知學生與工農相結合的厲害,因此對任何非官方的深入工農活動,都視同顛覆活動。

文章稱,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生前曾經說過,「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續,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因此,現在北京當局把前述社團活動也視為「顛覆國家政權」,似乎也就「理所當然了」。

南醫大「致遠社」與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被搗概要

去年(2017年)1月31日,推特賬號「牆外樓」發推文爆料稱:南京公安成功搗毀「南醫大的馬克思主義學會致遠社」。證據是當場查獲存有資本論等馬克思著作電子版的電腦若干。警察在電腦里搜出這些資料後,得意地對被抓的學生說,「你們這是顛覆國家政權」。

有消息稱,在「致遠社」被抓走的幾名大學生們被拘留後釋放,之後警方定期去學校查這幾個學生,還要這些學生每個月交待自己這一個月來的活動情況,包括哪一天去了哪個教室,見了哪個人,都要交待。警察說了,敢不配合,要讓他們畢不了業。

這篇帖文最後寫道:「文人私自結合工農,從中共建政後就是大忌。你黨壟斷與工農等低端人口接觸的權利,誰敢結合工農,和黨爭奪低端人口,死罪。」

此前,2017年11月15日,中共左派人士張雲帆等人在廣東工業大學教室內組織了一些學生搞「讀書會」,不料遭當地警方聯合學校保安和治安聯防隊圍堵,張雲帆等8人被警方抓走。

張雲帆與葉建科兩人次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參與該讀書會的學生則被校方、警方約談警告,讀書會解散。

其後,警方公開了張雲帆和葉建科的「自白書」,他們二人承認讀書會當時討論了國家時事熱點問題,談論了「輿論不自由」等話題,期間還提及80年代末的學生運動和工人權益變遷等問題。

張雲帆和葉建科被刑事拘留30天後轉為監視居住,又14天後獲取保候審。

海外輿論熱議

上面這兩起事件引起了海內外輿論界的熱議。有中國網民在海外社交媒體推特上發帖評論稱:「原教旨共產主義及其信徒在趙囯(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也是和民主自由、分離主義一樣的異端,當今趙囯是權貴資本主義而原教旨共產主義下鸛猿們可沒有現在這麼多油水可撈,當然得反原教旨共產主義了。」

時事評論人士夏小強則在《為何學習馬克思是顛覆國家政權?》一文中分析稱,「對於中共當局來講,馬克思主義只是一個招牌和工具,是用來維持政權和統治民眾用的,恐怕從中共黨魁到普通黨員,如今都很難找到一個真正從內心相信共產主義的人。因此,如何學習、解釋和使用馬克思主義,那要根據黨的需要,是黨的特權,民眾千萬不能當真。」

文章表示,其實中共當局對於個體讀什麼書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左派人士受到打壓的原因是他們的活動犯了中共的「大忌」,讓當局認為是會威脅到中共政權的活動。

文章最後寫道,「從中國民間左派人士遭到打壓一事,可以看到中共政權的危機和執政恐懼,維持政權和統治,已經成為了中共存在的唯一目的和動力,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中共可以不惜任何代價,寧可千萬顆人頭落地,寧可再變換無數次理論和嘴臉。如果有一天,馬克思被中共打成了反革命,大家也不要奇怪,因為那是黨的需要。」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