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黨校教授:戶籍制度造成6千萬留守兒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2月21日訊】作為中共執政的基本框架之一,戶籍制度存在至今已超過半個世紀。新年伊始,一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撰文呼籲改革戶籍制度,同時也提到,戶籍制度造成6千萬留守兒童,4千萬留守婦女的嚴重結構性扭曲。

經濟學博士、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發文,呼籲當局鬆開「管制人口流動」這根繩,他認為,現行的戶籍制度限制了農村發展,而且帶來一系列問題,包括造成6千萬留守兒童,4千萬留守婦女的嚴重結構性扭曲。

他表示,農民其實為國家做了非常多的貢獻,但政府連農民孩子教育這點錢都不拿,都不讓孩子和父母團聚,是不對的。

大陸獨立時評作家田奇莊:「只要父母在哪,孩子就應該跟隨在哪上學就業,這都是天經地義的。這個東西屬於人的基本權利,政府應該解決。實際上下一步還有更重要的問題,就是公民(表面上)的選舉權。因為流動人口不能參加本地選舉,就剝奪了這些數億計的人的政治權利,這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嘛。」

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認為,戶籍制度給中國人,尤其是留守兒童帶來巨大傷害。

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管理小朋友時精力不足,導致農村幼女被強姦,男童被虐待啊。農村地區的物資比較匱乏,很多偏遠地區農村都是用假冒偽劣產品。心理健康問題也比較突出。長期缺乏家庭教育,這批留守兒童將來成長之後,可能會(成為)發生社會性暴力事件的參與者,這種概率也會明顯提高。」

中國對人口的正式管制從1958年開始,以戶口登記條例為標誌,首先界定了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但很快就帶來一系列問題,包括戶籍方面附著的項目,教育和就業等問題。

田奇莊:「共產黨當時為了對社會的全方位控制而採取的戶籍制度,具有反社會反人權的制度色彩。包括糧食供應制度,都是對人的全方位管理。這是當初毛澤東實現自己一手遮天統治所建立的沒有人性的制度。這種制度極大的束縛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也束縛了人的自由發展,給社會造成了空前的災難。包括1960年那次大饑荒死了那麼多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這種戶籍制度限制了人口的流動,不許人員外出,剝奪了他們求生的機會。」

大陸獨立時評作家田奇莊說,中國社會如果想發展,首先要尊重人的流動權。如果這個城市不好,他自然會向其它地方流動。事實上,現在很多城市居民想要農村戶口還要不了。比如一些有積蓄的城市老年人無法自由的到農村買地、過田園養老生活。

田奇莊:「這也是中央目前農村宅基地不能買賣政策造成的。應該流動是個雙向的流動。可是現在中共是掐斷了這一條,不允許城裏人到農村買地,同時又限制農村人到城裏就業,尤其是子女就業(教育)這些事情。這種做法違背了市場規律,也違背了人權。」

由於戶籍制度帶來的巨大問題和廣泛怨忿,中共近年來陸續聲稱要改革戶籍制度。

但單純的開放戶籍制度,讓留守兒童成為流動兒童,就能有效解決問題嗎?

專家分析,農民工舉家入城負擔重,難解問題。而且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也沒法完全放開戶籍制度。

林雲飛:「首先要把(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戶口背後的特權清除掉。不能清除掉的話,它所說的戶籍放開是不徹底的,也可能變成失敗的改革。」

林雲飛觀察,中國放開戶籍制度的可能性越來越小。把6千萬留守兒童釋放到大城市裏所帶來的「小利益」,根本撼不動中共眼中要控制社會,保持它所謂長久穩定這個「大利益」。

在《中國戶口制度的轉型》一文中也提到,中國戶口制度較少為人知,但十分重要的一個特有功能,就是對重點人口的控制。這也是当年設立全國性戶口制度并一直由公安部門管理的一大主要政治原因。

採訪/易如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