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健:鄧家「駙馬」吳小暉 真正後台是江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再聰明的狐狸,也難逃獵人的槍口。不久前,習近平當局正式起訴了已遭逮多時的吳小暉,並全面接管了安邦集團。而在獵捕吳小暉的背後,是習近平派系與江澤民、曾慶紅派系間的較量。吳小暉倒掉,從經濟層面上圍獵江、曾更近了一步。

有人說,吳小暉是鄧小平紅色家族的駙馬。而鄧家在他東窗事發前已經早早地就將他掃地出門了。安邦集團也並不是他吳小暉的,他僅是趙家的看門人。

安邦真正的主人是誰?

財新周刊曾在文章「穿透安邦魔術」中披露,安邦有101家直接和間接企業法人股東,他們分佈在總計5層的股東結構層級之中。安邦通過數次大舉增資稀釋了兩家國企所佔的股份,而安邦的增資實際是「左手倒右手」的虛假增資。

去年4月,美國信保人壽(Fidelity & Guaranty Life)終止了與安邦未完成的收購協議,其原因之一就是,安邦無法滿足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局對其股東結構和實際控制人的披露要求。

在局外人看來,安邦的股權結構象迷宮一樣複雜,其實安邦的主人並不是吳小暉,他只是一個「白手套」,安邦的股權結構再複雜也只不過是在變戲法,掩人耳目而已。

吳小輝2004年成為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如果你據此認為吳小輝是靠鄧家的勢力起家和發展壯大,那麼你錯了。其實,吳小輝是中共黨內江派頭領江澤民家族的「白手套」,他是江派的人,他與鄧家聯姻只是政治上的鍍金。在吳小暉出事前,鄧家曾傳出話說,吳與鄧家的婚姻關係已經結束。

從吳小暉的起家之路或許也能看出些蛛絲馬跡。吳小暉1996年成立了聯通租賃集團有限公司,1998年成立了旅行者汽車集團,他當時成為中國上汽集團最大的承包商之一。

江澤民曾任上海市委書記,上海的政、商長期控制在江澤民家族與江派第二號人物曾慶紅手上,澤民長子江綿恆曾長期控制上汽集團。而曾慶紅曾長期主管中共整套的特務系統,這為江、曾派系控制經濟實體提供了天然的幫助。

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早年江綿恆通過白手套吳小暉成立兩家公司,然後得到上汽集團的大筆生意。如果沒有特殊的關係,很難想像出,吳小暉憑藉新成立的兩家小公司就能與上汽集團合作,並最終成為最大的承包商之一。

這裡還有一個佐證,可以說明安邦背後有著難以想像的、強大的政治背景,以至於政府為安邦集團新增的經營項目更改即定政策。

2004年官方頒佈《保險資產管理公司暫行規定》,要求發起設立保險資產管理公司的保險公司或者保險集團公司,需要經營保險業務8年以上,凈資產不低於10億元人民幣,總資產不低於50億元。

到2011年安邦集團要設立保險資產管理公司時,安邦經營保險業務僅有7年,按上述規定安邦還需再等一年。但是當年4月,保監會突然調整了經營保險業務年限規定,由原來的需要經營保險業務8年以上更改為5年以上,並且立即生效。

2004年安邦集團剛成立時有7家股東,上汽集團占股20%是最大的股東,股東中還有中共建立政權元老之一、原外交部部長陳毅之子陳小魯(陳小魯在吳小暉出事前已聲明退出安邦集團)。而後經過數次增資後,包括上汽集團在內的國企所佔股份僅剩1.77%。

有據充分的證據來形容,安邦的增資是左手倒右手的虛假增資,然而上汽集團等國企股東似乎非常「願意」自己的股權被稀釋殆盡、自己的利益被竊取。

直到2014年以前,安邦集團的法定代表人並不是吳小暉,而是江綿恆的馬仔胡茂元。吳小暉2004年成為已故中共大佬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在外界看來,吳小暉有了鄧小平家族背景。而吳小暉能狗成為安邦集團的法人代表,江綿恆也正是看中了這塊金子招牌。

越過政治紅線 倒掉是必然

2016年11月,川普成功當選美國總統之初,他的女婿庫什納家族名下位於紐約第五大道666號的一座大廈,就要成為安邦集團的另一處海外物業,美國主流輿論擔心,這項收購案是來自中共政府的政治獻金,當時人們懷疑,背後的推手是習近平,不過這個懷疑顯然是錯的,是另有其人在「掏地溝」,設法越過習近平當局與未來的川普政府接觸。

如果說,2014年吳小輝掌控的安幫砸下19.5億美元收購了華爾道夫酒店是向海外轉移資產,那麼,去年吳小輝的安邦企圖收購川普女婿庫什納家族的物業,就不僅僅是向海外轉移資產,這裡還包藏着〝政治野心〞——這是習近平曾多次說過的一句話。

吳小輝開始和庫什納家族談生意的時間點,正是在2016年7月,川普剛剛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之時。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是目前江派的核心人物,吳小輝出手收購庫什納家族物業是曾慶紅的一石二鳥之計,一:可向海外轉移大量資金,如同之前收購華爾道夫酒店;二:政治投資,打通江派與川普家族私下的聯繫渠道和金錢利益輸送管道。當然了,這要瞞著習近平當局,其終極目標還是要內外夾擊習近平派系,畢竟美國政府太強大了。

在還不知道誰將接替奧巴馬成為美國下屆總統之前,江派在民主黨的希拉里和共和黨的川普兩邊都下了賭注。關於川普方面,上面已大致提到一些,至於希拉里這邊其實也簡單,從希拉里的丈夫克林頓當美國總統之時,這對夫妻就是江澤民的「好朋友」。此次美國大選前,江派只要坐等希拉里一旦成功摘得總統大選後,再與她敘舊即可。

但似乎在冥冥中早有定數,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美國新任總統川普並沒有和江派的什麼人成為「好朋友」。外界可以見到的,在重要議題上,北京方面與川普政府接觸的官員基本都是習派的人,江派人馬多是配角。

吳小輝是江派企圖與川普政府接觸的一枚棋子,但這枚棋子被吃掉了,他越過了習近平的政治紅線。其實在吳小輝出面與川普女婿庫什納家族成員接觸之時,就註定了他會出事,除非習近平派系在政治角斗中被江派打敗,但這種可能並不大。

再聰明的狐狸,也難逃獵人的槍口,在獵捕吳小暉的背後,是習近平派系與江澤民、曾慶紅派系間的生死較量。吳小暉被起訴,圍獵江澤民、曾慶紅更近了一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新唐人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