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灰色的安邦金融帝國 血色的政府接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2月26日訊】由政府機構來接管民營大公司,並將公司老闆投入牢籠,這種事情全球罕見。但上週五卻在中國真實發生。剛過了個年,中國保險業巨頭安邦集團1.9萬億資產就被政府接管。被指觸碰了太多中共政治禁忌的安邦,到底所犯何事?

被迫「失蹤」超過半年的前安邦董事長吳小暉,上週五終於有了消息。上海檢方對吳小暉提起公訴,涉嫌罪名為集資詐騙、職務侵佔。

當天中共保監會也發通告稱,會同中共央行、銀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成立工作組,全面接管安邦。

消息引發震盪。成立於2004年的安邦集團,由於紛繁複雜的股權結構,和對銀行業的控股控制,以及虛假、循環資本運作的懸疑,受到外界密切關注。

安邦創始人吳小暉,曾是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在其掌舵下,安邦短短時間內,從一家保險公司強勢擴張成近兩萬億規模的商業帝國。國內外動輒十億級的投資,給人一種「有錢任性」的險企新貴印象。一方面收購國內招商銀行、民生銀行等股權,甚至成為民生銀行最大股東,這讓它在國內同業中顯得特別突出;另一方面還高調參與海外收購,尤其2014年以19.5億美元收購紐約地標式建築華爾道夫酒店,使得安邦名聲大噪。

中國問題專家文昭認為,安邦大買銀行股的終極目的,就是要進入銀行董事會,影響銀行的經營決策,把銀行變成收購工具。在它一路狂買時,這些銀行就會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到了這一步,安邦就坐上了「財閥」的寶座。

中國問題專家文昭:「所以安邦通過它非常複雜的股權結構,試圖參股、控股銀行,它想成為金融巨鱷的企圖,是給當局製造了重大風險。你壟斷了一個地區的經濟,黨和政府不受威脅了嗎?你以後跺一跺腳,這個地方就要晃三晃,黨和政府都要聽你的,這事還了得?此其罪一也。」

另外,文昭認為,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所說的,安邦在架構其龐大金融集團過程中,自我循環注資、虛假出資也是一宗罪。至於非常重要的第三宗罪,也是起訴吳小暉集資詐騙罪名的由來,就是安邦的資金來源。作為保險公司,安邦最主要的資金來源是客戶投保的保險金。但安邦幹的實際是風險投資。它利用保險產品這個殼彙集資金,再用這筆錢一路狂買。

文昭:「說白了就是以賣保險為名集資,再用募集的資金去投資,追逐回報,這個過程就叫集資詐騙了。」

文昭說,造成問題的,不僅是安邦,還有監管層。

文昭:「保險資金的用途,就是要保障它的安全性嘛!誰讓它拿去搞這些高風險投資呢?你保監會也不是吃白飯的嘛!這事你幹嘛不管呢?所以安邦的問題,它又是貓鼠一家。是監管層和被監管企業合夥作案。所以這就是前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抓的原因。」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安邦事件再次證明民間企業在中國沒有真正的立足之地。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中共吸血鬼這樣一個生命,從來就沒有放棄過攫取財富的做法。安邦這個董事長,當年看來是靠著紅二代的關係上去的,後來這個關係紐帶失去了,那他就掉下來了。給人們的印象呢,中共會把任何不是他們紅二代、官二代手裏邊,中共不能夠自己控制、染指的企業都會統統收回去。實際上是對中國所有私營企業當頭的一個棒喝,私營資本應該好好考慮考慮後果了。」

有媒體形容,如果说安邦的快速成长是灰色的,那么对安邦的急速处理就是血色的。

獨立學者吳強撰文認為,從安邦到海航,甚至更早,都能看到在政治鬥爭之外,還有一個清晰的經濟變化,就是寡頭經濟被逐個消滅、接管。與政治局常委寡頭相聯的寡頭經濟體也被一個個定點清除。文章認為,安邦之後,或許還會有雷聲滾滾。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