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川普為何叫停博通收購高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15日訊】【熱點互動】(1735)川普為何叫停博通收購高通?:週一,美國總統川普一紙行政令,叫停了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半導體公司博通(Broadcom)對美國科技巨頭高通公司(Qualcomm)的收購案,稱其涉及「國家安全」問題。這起千億收購如成功,將成爲半導體行業史上最大的收購案。川普上任後已是第二次動用行政手段阻止外資收購;而近來也有多單與中資相關的收購因涉及「國家安全」被否決。

那麼博通併購高通,涉及什麼樣的國家安全問題?川普政府此次不同尋常的快速出手,釋放了什麼信號?多起併購案都涉及中國因素,是偶然,還是必然?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週一,美國總統川普一紙行政令,叫停了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半導體公司博通(Broadcom)對於美國科技巨頭高通公司(Qualcomm)的併購案。那麼這起併購案如果成功,被稱為世紀交易,將是半導體史上最大的併購案。

這個否決是因為國家安全問題,而這已經是川普上任後第二次通過行政手段來否決外資的收購;近幾個月來也有其它幾單併購案和中資相關,並且都是以「國家安全」的理由被否決。

那麼博通併購高通到底涉及什麼樣的國家安全問題?這次川普政府不同尋常的迅速出手,釋放出什麼樣的信號?而這幾單被否決的併購案背後都有中資的因素,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來做一些討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美國UCLA大學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先生。俞偉雄先生您好。

俞偉雄:你們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好的,今天我們這個話題歡迎觀眾朋友們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但是我們希望您主要通過手機短信和YouTube的直播上和我們文字互動。

好,傑森,我們來談一談這個併購案本身,因為這個對於高科技界的人是一個比較大的新聞,但是對於不在這個行業的觀眾呢,可能並不太熟悉。所以據說這個博通是去年11月就要開始併通高通,而且它是一種惡意的收購。那麼經過這個幾個月的過程,跟我們講一下這個來龍去脈的過程。

傑森:是,就是說高通這個公司事實上是在過去的大概七八年的時間裡頭,其實是以非常高調的,就是以小吃大,做了非常多的併購,就是博通這個公司。那麼博通這個公司最近這一筆交易實際上是針對高通,高通其實本身是整個這個國際微電子行業的第四大龍頭,而博通現在是排第五,事實上又是一次以小吃大的一個案例。

那麼在整個併購的過程中,他最開始出價,目前高通的市值比如說是1,100億,那麼博通最開始出價是1,300億,就是可能提高了20%,希望收購高通。高通當時是因為估價太低,拒絕了。而這個過程中的話,博通就利用一切辦法,就是想強勢收購。他利用這個辦法的話,包括就是說有將近一半高通的股東事實上是跟博通共同擁有股份,也擁有博通的股份。那麼對於這樣的投資人的話,兩個公司整合可能是對他們利益的最大化。

所以事實上就是說博通採用的方法就是希望高通的投資人支持他,重組高通的董事會。那麼如果重組董事會,最開始提了12個人,最後又降到6個人。如果一旦博通把自己希望併購的這些董事放到高通的董事會裡頭,那麼很可能高通就不得不被他的董事會批准接受被收購。那麼這個過程中的話呢,高通被搞得非常狼狽,高通自己就說當時的CEO不得不因此下台。

直到今年2月份實在有點架不住了,高通說呢,他們願意用1,600億美元的價格被收購。但是在此時此刻的話,美國的政府他有一個叫做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審批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介入了這個事情的審批。這個機構的話,就是任何一個外國的企業來買美國的公司,他都會介入審查,審查這個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有沒有影響,對美國的經濟有沒有負面影響。

那麼博通針對這樣一個舉措的話,他又有另一招出來,他說我馬上,可能再過幾天,我就把我的總部搬到矽谷,一旦他把他總部從新加坡搬到矽谷,他就不是國外公司了,那就可以繞過CFIUS的審查過程。就是換句話說呢,博通對於高通這種收購勢在必得那種感覺。

所以在迫於這樣的情況下,川普就下了一紙總統令,這個總統令就是昨天下來的。基本的概念就是非常明確說,從今以後不管用任何理由,直接的、間接的、任何的方式,你想收購高通都不行!其中的理由就是提到了國家安全,作為一個理由來做的。

這個事情其實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事情,剛才妳談到,這是科技界的事,很多人就是聽到高通或者聽到博通這樣的公司覺得好像跟他生活離的很遠,其實這個是一個巨大的事情。它事實上牽扯到就是說,實實在在的通過這個事情,它有很多這種隱含的涵義在裡頭,一方面的話呢,它就是再一次把未來技術發展、5G無線網絡技術發展對未來人類的影響提到了大家討論的話題裡頭;另外的話呢,也把川普政府對於美國國家安全的定義再次明確了。這個時候,你可以看到這個暗含的意義是非常非常深遠的。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們來繼續深入分析。那我想先請俞先生跟我們談一下,就是您怎麼看博通他強要收購高通這麼一個舉措?另外其實在3月份的時候,美國這個外資管理機構(CFIUS),他已經介入調查了,但是為什麼一個星期之後,川普政府還是等不及要直接介入叫停這一單併購案?

俞偉雄:是這樣子,剛剛傑森講的很好。我再補充一下,就是說這個背後的動機,真正的動機我們不是很清楚,那當然表面上來講,這個博通過去透過併購,就是說他們向來以一種,就是說現在這個高科技公司有兩種模式,那一種像高通的模式就是透過傳統的R&D就是「研發」,來增加這個產品的附加價值,然後增加公司的價值利潤,這是一種傳統的模式。

那博通走的路線就不一樣,他是走那種華爾街的模式,他透過財務槓桿然後來併購公司,然後想辦法來把公司的成本給減低。所以美國政府在看這個案子的時候他都有一個concern,就是說擔心這個博通併購了高通之後,用他那種華爾街的方式,會削弱高通的研發能力。尤其剛剛傑森在講,5G通訊下一代的技術非常重要。

那現在在中國這邊,我們看到最近這幾年中國在科技業、在電子業有一些突飛猛進的發展,最明顯的一個公司就是華為,那現在華為在這個5G上面也雄心壯志的想要變成一個全球領導者的角色。那所以在這個關鍵時刻當中,這個博通如果併購高通的話,高通可能未來在5G的發展會輸給華為,所以我覺得這可能是川普政府趕快要來做一個禁止的動作。

主持人:是。那既然二位都談到5G的技術,我想傑森跟我們綜合的介紹一下,到底這個5G的技術它有多麼樣的關鍵,它為什麼會跟國家安全聯繫在一起呢?

傑森:對,大家現在都在用手機,大家如果還記得的話,十幾年前,手機肯定不像現在這個手機這麼厲害,當時就是打電話,能說清楚話就不錯了,最多能發個短信;後來就可以有點慢慢的上網,就是到了3G的狀態了;最近大家用的手機都是4G,速度很快了,而且在網上可以看video了。

那麼這就說明了整個無線通訊一代一代的,從第二代通話,第三代有一點數據,第四代數據速度已經蠻快了,就一代一代的在升級,那麼5G的話就是第五代,下一代,「下一代」這個概念它事實上,有人說會引發一個革命性的變化。為什麼?它不光是速度快,快到什麼程度?快到比你們家現在所有的有線網絡都快。你比如說很多人說我們家用的cable很快,100G的下載速度;5G的無線速度能將近1,000G,事實上就是光纖那個速度。這不光是速度快,而且它的實施性很好,現在如果有網上傳那個視頻,有時候你會發現那個嘴有點延遲。

那麼5G把這個延遲要求技術上幾乎是零延遲,這個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在澳大利亞有一個醫生直接在美國給一個病人做手術,就是遠程做,因為它沒有延遲了,我這邊手一動,這邊刀就開始劃開了。還有一個概念就是特殊的性質,就是說它支持無窮多的設備互連;現在4G主要是手機移動的這種設備互連。

那麼未來5G的話,它小到一個很小的顯示器,就是那個攝像頭,大到你的比如說一個大的設備、導彈,它都可能用5G這個設備來跟它連接起來,當然也包括手機。換句話說,有人說比如未來的自動駕駛汽車,你在撞車之前是不是要煞車,還是要扭轉各方面,這個決定很可能是在一個中樞神經這種處理器所定的,傳到中樞神經,圖像傳過去,然後決定了以後,再把決定傳出來。所以說未來的通訊系統甚至都會基於這個。

所以從我舉的這個簡單例子你可以看到,5G有人說是未來人類社會通訊、醫療,當然也包括媒體享受各方面的,包括物聯,幾乎全是基於5G的。

主持人:是不是還包括軍事?

傑森:包括軍事,剛才就是我談到的,包括軍事,幾乎全都是構架在5G之上的。現在的話,當然就是說電力是一個國家安全選擇,然後交通、通訊,那麼5G未來涵蓋了很多這樣的,所以說5G可以說是國家命脈所致。在這樣的情況下,另外一個前提,因為每一代每一代技術都是蠻新的,都是幾乎是重新開始的,所以說每一代新的技術出現的話,全球的這種大公司有個重新洗牌的過程。

那麼5G出來的話就給很多公司,在這之前的話,因為畢竟2G、3G、4G的時候,2G、3G的時候中國幾乎沒有什麼高科技;到4G的時候,中國的技術上其實走了一個錯誤的道路,它研發了一個中國的4G技術;到5G的話,中國就是徹頭徹尾的想持壟斷地位,那麼華為其實在5G技術上已經做到了世界蠻領先的地位了,那麼能跟它抗衡的公司其實是屈指可數,高通是一個,目前全球5G技術裡頭,高通的專利占12%,全中國的專利占10%。那麼高通公司可以說是在5G技術是一家獨大的這個概念。

那麼如果高通這個公司,就剛才俞先生也談到,被收購的話,事實上收購的公司--博通,他又是一貫以短平快的拿到利潤為最基本的目的的,那麼對於研發,他如果是放棄的話,那基本上就把5G這個市場拱手讓給了中國華為,那麼未來的話,大家就說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其實不是的,你現在幾乎每個人的手機裡頭幾乎都有一個高通的芯片。

主持人:是。

傑森:那如果高通這個技術已經沒有了,那麼未來你可能每個技術上你都得要用一個華為的芯片,那麼這樣的情況下,現在你說我不買華為手機,害怕中間有後門,但是如果你的芯片不得不……不管是誰家的手機都用華為的芯片,你幾乎是防不勝防,所以說從這點上來說,它跟每個人的生活,跟美國的國家利益、國家安全是有息息相關的這種關係的。

主持人:俞先生,剛才傑森談到了這些5G,但是我想問一下,因為我們知道博通是一個總部在新加坡的公司,那他自己也說他在投資高通之後,他會繼續投資5G的技術,所以就是說如果這個併購是因為國家安全的因素被否決的話,那這個因素在您看來有多現實?那博通跟中方,或者甚至跟華為,這中間又有什麼樣的關係?您對這方面有什麼樣的觀察呢?

俞偉雄:我是不清楚這個博通,新加坡這個公司背後有沒有跟中國政府有一些關係,這個我不清楚。但是我很清楚這整個收購的過程,就剛才傑森講,是一個惡意收購的情況,然後過程我覺得很曲折離奇,真的是很複雜。就是說去年的時候,博通的董事長跑去跟川普總統碰面,說我要把總部搬回來美國。其實博通本來的前身是芯片公司,其實是在加州,然後被新加坡的公司給併購了,所以變成新加坡的公司。

然後博通的CEO跟川普總統在白宮有一個新聞發布會講得很好,就是說要搬回美國,在美國創造就業的機會怎麼樣;隔天他就宣布要收購高通。所以我覺得這個背後有一些我不太清楚的超常動機在裡面,很有可能這樣子。

但是我要講一點,就是說我們講在這個全球化經濟當中,所謂的外國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這其實是很普遍的,歐美之間,就亞洲跟歐美之間的這些跨國公司來互相進行投資,然後來併購,其實這個一般來講就是我們很歡迎的,這是一個自由市場。

但是對於一些關鍵性的產業,比如說這種比較高科技的製造業,比如說通訊、資訊業,或是一些財務方面的產業,那個東西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私人市場的個人之間的比如說公司的股東認可,可以進行這樣併購的交易,不見得會符合這個國家的利益。那就像剛剛傑森講的5G這個情況,這是很明顯的例子。

我再講另外一個例子,這個東西在美國很重要,因為美國現在是世界主要的科技的領先國,那主要的科技通通都是在私人公司。那我舉個例子,比如說美國是軍事科技的領先國,美國的戰鬥機非常的先進,讓美國在全球戰略地位上面扮演一個主要的角色。這個戰鬥機主要都是由幾家高科技的公司,像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在製作的。如果說沒有任何的限制,那中國就說我就把這個Lockheed Martin給買下來,中國絕對有這樣的財力來這樣做。就代表什麼?就代表一夕之間,整個全球軍事戰略的平衡通通改變了,所以一定要有國家政府就國家安全的考量來做一些對全國的一個評估在裡面。

我講一下剛才講的這個外國投資審議會,像比如說在去年,他們有進行172件的調查,其中79件進行主要的一個調查,然後最後有12件撤回了,所以你可以算一下大概是5%到8%的比例,就是說這種外國併購是有5%到8%的機會會被拒絕。我覺得這一次博通、高通這個例子是非常legitimate的一個情況,幾乎沒有人有太多的反對的情況在裡面。

但是我必須要講,這種基於「國家安全」的一個理由來介入私人公司跨國的交易其實都很普遍。像美國要購買歐盟的一個公司,歐盟可能會有一些反對,然後最後就不了了之,日本也是會這樣子,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就是說我們要順其自然的看待。

主持人:好的,傑森。

傑森:當然這一次的話,它這個特殊性的話,在美國它叫做CFIUS,還沒有做決定,還在審查階段的過程中,由總統令的方式阻止這次交易,這個就把整個事的高度就提得非常高。好像就有個報導說是過去的28年來,美國總統只發過5次類似於這樣子,用總統令的方式阻止併購,川普在任的時候,頭6個月可能發了2次。

主持人:說奧巴馬在兩任內發了2次。

傑森:8年內發了2次。你從這個事情上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川普對於國家安全的一個定義,我們可以看到,第一,美國強大在哪兒?其實美國最強大的一個因素其實就是它的技術領先。

美國我們知道了,它就是人力很貴,可能最基本的這種勞動品都是從國際進口的,它是大國的原因就是技術,那麼在技術這個領域上就是美國的經濟命脈。而軟技術,軟件啦、或者是電影啦,你控制不了,中國幾乎都是盜版,遍布都是。幾乎美國能實實在在賣錢的就是芯片,所以說在芯片這個領域上雖是經濟命脈,但是川普要把它當成一個國家安全來考慮。因為經濟和國家……

主持人:之前不是出了一個國家安全戰略,好像經濟的因素就占了很大的比例。

傑森:很大的比例。所以說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它是把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是看在一個國家安全的角度。以前國家安全的定義相對來說是狹窄的,就剛才俞先生舉的那個例子,武器製造公司這樣狹窄的定義。

那麼它現在就是,如果像高通能讓美國在未來下一代技術占領國際領先地位、保持國際領先地位的公司,你要侵占它的利益,這是對我美國國家安全的一個影響,這一個是個新概念,從這個我們可以解讀出這樣一個新概念。

另外一個是什麼呢?就是說,他看到了另外一個,中共不是直接的威脅,是個潛在的威脅。這個潛在的威脅有兩點,一點是啥呢?他看到了華為在這個競爭的過程中,我不是說華為直接竊取高通的技術,而是如果高通的研發被損失了,不能跟華為積極的平等競爭的時候,華為會獨步天下。這樣的獨步天下的過程,美國是不能允許的,這是一點。

第二,他看見了歷史的範例,博通在收購高通的時候,它會在整個國際芯片占了很大的範圍,它也要受中國政府壟斷委員會的審查。有人爆出來潛在的案例,它有的時候跟中國政府會有一些內部交易,因為博通通常對於買賣大公司,它第一做的就是拆分,把這個公司拆得七零八落的,然後把核心技術留下來,把其它東西從新打包再賣,立刻又把錢收回來,這是它慣用的伎倆。歷史上,它買了其它國家的公司的時候,拆分了把一些重要的部件賣給中國,比如說有一些電子產品的標準件等等,那些非常好的一些高質量的部件賣給中國。

這事實上是個交易,就是說中國批准你、允許你繞過壟斷這種審查,但是你答應重組之後,你給我一部分資產、或者技術,這一點上來看,歷史上它做過這事,就在2015年就做過這樣的事,所以它現在來說的話,美國政府擔心它還會故伎重演。

事實上有個內部文件,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給一些律師的文件裡頭,在《華爾街日報》報出來的,特意提到了說,他們非常擔心沒有點明第三國對於博通的影響和中間的一些關係。中共的影響其實是背後大家都不說的一個核心因素,這個影響,第一,來自於害怕中共的華為一獨天下;第二,怕中共利用交易的過程竊取一部分高通的資產、或者技術。

主持人:說到這個,我想問一下俞先生,因為我們知道在最近二三個月,不只這一單,還有另外的和中資相關的一些併購案也是被否決了,而且在媒體上也廣泛報導。能不能請您談一談,就您的了解,比較廣泛報導的最近一些其它的併購案被否決的情況,另外您認為是什麼原因被否決?

俞偉雄:比如最近前幾個月有一個案子,就是阿里巴巴想要併購MoneyGram,它是一個跨國、跨區在線支付的公司,然後被否決了。我覺得就像傑森講的,國家安全定義被廣泛的來定義了,因為他們可能覺得在財務金融交易方面的未來一個channel,讓阿里巴巴進來美國,這可能會產生一些問題所在。

另外一個例子也是一個中資的公司想要併購芝加哥證券交易所,這個證券交易所其實不大,沒有像紐約證券交易所那麼大,它其實不是被CFIUS給否決,它是被美國的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給否決。這個顧慮也是一樣,中國那時候想要來投資芝加哥證券交易所的原因就是說它希望透過這惡交易所能夠在美國來募資,來讓中國相關的公司來在美國募資。這也會牽涉到一些比較複雜的國家安全的顧慮。

我要講的就是說,其實這些案例包括這次川普總統快速的動作,就可以讓大家知道一個新的時代來臨了,就是說過去這十幾二十年,整個全球包括跨國公司懼怕中國政府,忍氣吞聲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就是說過去很多的高科技公司、Apple什麼的,它們就是為了要進入高成長的中國市場,就被迫必須要答應中國政府的所有的一些條件,比如說分享技術、開放50%所有權,在這個過程當中喪失了自己本身辛苦研發的技術成果,中國能夠馬上的把最精密的技術拿到,用來扶植國內的公司,然後把外國公司在這個國際市場來打敗。

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不好的一個惡質的方式,大家過去都是很怕、不敢講,怕講了就是會得罪中國政府。我覺得現在時代不一樣,為什麼呢?因為川普政府上台之後,川普聲音更大了,他說你不能再這樣做了,這是不公平的,這是違反世界貿易組織的。所以現在世界所有的高科技公司、跨國公司,覺得現在有一個比中國政府更強大的,就是美國政府在幫他們伸張正義,我覺得現在情況會開始改變了。

舉個例子,上個禮拜,特斯拉的CEO馬斯克他就推特一個東西,非常有趣,他是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啊?中國出口汽車到美國,美國給它charge2.5%的關稅;美國汽車要出口到中國,要被charge25%的關稅,這是一個公平的自由貿易嗎?他就說了,美國的汽車公司到中國,進入中國市場,要被強迫分享所有權(ownership),中國的汽車公司到美國來,沒有這個限制,它可以100%擁有自己的汽車公司。所以馬斯克點出來這個東西,公開的透過推特點出來。

我覺得就是我講的,過去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我們現在未來會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事情發生。中國要透過這種併購來拿到更高的技術也會越來越困難,跟中國政府在過去十幾二十年做的一個心態和手段有關。

主持人:請傑森再跟我們深入分析一下,因為我們剛談到的幾單被否決的,基本上都是因為有中資在背後的因素,包括川普去年9月否決的一單也是買另外一個半導體公司,它也是中資的公司要去買另外一個半導體公司。到底這些都牽扯中方的因素是一個偶然,還是必然?偶然的這些中國公司都要來買?

傑森:其實在川普的心目中,在他的國家安全國策裡頭,他是明確的提到了幾個國家的,比如說俄國、中國,因為大部分國家跟美國的政治理念、道德理念、社會秩序的理念、國際秩序的理念是一致的。俄國、中國在做很多事情上的話是自搞一套,事實上是有點破壞長期維持的這樣一個國際秩序的。

這就是為什麼川普對這兩個國家,特別是對中國,有很大的這種戒備。事實上俄國它在經濟領域的話,對美國不構成威脅,俄國的GDP其實還不如南韓,很多人覺得俄國很強大,只是軍事強大,它的GDP還不如南韓大。

那麼中國事實上在經濟領域、在技術領域,事實上是美國現在幾乎是唯一的競爭對手。這就是為什麼,而美國在目前所有的技術裡頭,最核心的一個部分就是半導體技術,所以上一次收購的也是一個很小的半導體公司Lattice Semiconductor(萊迪思半導體公司LSCC.US)。這個公司非常小,這個市值也就好像是13億、12億,很小很小一筆錢,他都以「國家安全」的理由給制止了。換句話說,川普是看得很準的,第一,他知道誰在努力的通過錢來買走美國的技術;第二,他也知道哪個技術是最關鍵,我一定要死死的保住的。

當然啦,另外一個方面的話,川普其實這樣做還有一個負面的好處是啥呢?剛才最開始俞先生提了一點,我想再強調的就是說,事實上現在整個經濟發展、公司發展有兩條路,一條是傳統的靠研發,靠自我的這種創新,最後把這個公司從小做大,它叫organic,自然的發展。另一種是非常壞的非常壞的,用錢、用財物,華爾街的那種運作,來把公司給它賺錢,這個在各個領域都有。

事實上博通他用的就這條路,他用錢買來一個,事實上博通不叫博通,他原來是一個小公司買了博通,用了博通這個名字,但他買了博通以後,就立刻以小吃大、蛇吞象的一個方式買了博通,就是靠經濟槓桿、經濟運作,買了博通以後,就把博通拆分了,拆分了以後留下賺錢的部分,研發的很多部門就驅散了。

這種方式其實就是急功近利的,可以讓這個公司短期的股市暴漲,然後利潤、報表顯得非常好看,但是對於人類來說是個壞事,為啥呢?他都不搞研發了,他把研發這個長期回報,而且風險很大的,他就取掉了,這個事實上是非常壞的。而這次博通對於高通的認購的話,大家非常擔心這個又故伎重演。高通是美國IT行業,就是芯片行業的鼻祖,如果把這個拿掉的話,事實上美國在通訊行業是個巨大損失。

主持人:而且它實實在在創新出來。

傑森:對,創新出來。所以你可以看到他這個舉措,從美國經濟角度,從整個技術發展的角度,其實都是好事。為什麼這個消息出來了以後,連川普打個噴嚏都要罵的主流媒體都不吭聲,只是報導了一下子?因為他沒得說,川普這個事情做得實在是太對了。

主持人:是,我們現在YouTube上有一位觀眾的反饋,他說:「川普很多問題看得很清楚、很透徹,中共的作弊行為越來越被看清楚了」。

我也想問一下俞先生,我們看到在博通收購高通的這個案例中,確實也有這種科技盜竊因素,我想有這樣的一個擔心,所以我們看到最近有消息傳出說,川普政府有可能會對中國上百種商品來徵收關稅,而他這個做法的目的是懲罰中共的這個所謂知識產權盜竊的行為。據說他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給他提出一個300億美元的這種關稅額,那這個就是每年美國公司被中共無償要求轉讓技術的這樣一個市場價值。

那您怎麼看這樣一個消息?您覺得這樣一個消息它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這樣一個舉動。

俞偉雄:我覺得這個我一點都不驚訝,因為我覺得從高通這個案子,然後從川普政府最近撤換了他的經濟顧問,然後撤換國務卿,都可以看得出來,雖然川普政府會對在國際的一些發展越來越強勢,那他強勢當然是基於合理的要求,尤其就是中國,會對中國非常的強勢,這是過去我們都沒有看到的。因為過去的總統都是說息事寧人,大家就是說好好的談,但問題是中國政府都不聽這樣子。那現在川普就是說忍無可忍了,那就是你不聽的話,那我就直接來懲罰你。

那我舉個例子,像去年的美國跟中國之間的貿易是非常失衡的一個狀態,美國出口到中國大概1,300億美金;那中國出口到美國有超過5,000億美金,所以這兩國之間,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是3,750億美金,這是一個天文數字,3,750億美金。那這個東西我覺得不是一個永續發展的一個模式,當然這個背後很多的經濟的原理、什麼時政的東西可以去討論,但是簡單的來講,這是一個很不自然的發展模式,讓美國這個製造業被淘空。

所以再回來你剛剛講的這個,有這個傳聞就是說可能會又impose關稅100多種,我覺得非常有可能,然後提出來想要收取關稅300億美金,我覺得這個300億美金還算少,因為我們剛講了,每年的貿易逆差是3,750億美金,所以我覺得這個很有可能。雖然就是說川普這個強硬是前所未有的,他的決心也是無人可以撼動的,因為只要有任何的撼動,他就把它移開。

那現在就是說我覺得未來中美之間很有趣的就是說,貿易關係會怎麼樣?那我覺得這是一個關鍵。關鍵點就決定在中國政府要怎麼去回應美國的這個,我覺得是非常合理的要求。所以我覺得關鍵在這裡,我們可以看看。

我個人的觀點就是說,中國應該要主動的釋出善意,然後用行動來化解這個雙方之間長期的貿易逆差失衡的現象,然後加上我們剛講的所有這些中國不合理的要求,藉由自己國內市場的成長來要脅外國的公司進行這個技術的移轉,這是非常不合理,這是直接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範的,那中國應該要徹底的改變,那徹底的改變就是說我以後不再這樣做了。

然後我剛講的例子,比如說汽車關稅,那也宣布降到2.5%,這樣子釋出善意之後,我覺得也許川普政府就會覺得說,那這樣子的話的確會有辦法來改善中美之間的貿易的失衡,所以我覺得未來的貿易制裁可能就不會這麼多了。

主持人:傑森您的看法?

傑森:我覺得是創造性的,完全是創造性的。歷史上的話,就是說中國那邊是大面積的、策略式的、政策方式的全面的掠奪美國的經濟,掠奪美國的這種技術。

主持人:結構性的。

傑森:而美國這邊的話,非常呆板的,一條一條的,今天我說你鋼的問題,明天我說你太陽能板的問題,總是一種非常軟弱的這種回應。那麼川普他這一次一籃子的,他說,我們算一下它到底每年拿我們多少錢?300億,太少了!我覺得是600億。川普直接說600億。這樣子吧,咱們也給它算一大堆,然後把這600億從這個搞回來。他不在一城一池的攻守裡頭,他就是全面的算一筆帳,然後去要求這個事。美國歷屆總統政府從來沒有這個魄力這麼搞的。

當然啦,這個剛剛宣布,到底怎麼實施?是一個棋子,作為權衡的一個棋子,還是真的準備這麼實施,每年拿回600億美元?這我們還拭目以待。但是這種創新的思維方式,我覺得可能對於中共是一個非常大的難題。

主持人:是不是他這可能是第一步?

傑森:對。

主持人:因為像俞先生剛剛說是3,000多億美元的這樣一個貿易逆差。

傑森:他先從你搶我的專利先拿回來,然後再談貿易平衡怎麼樣的平衡。

主持人:是,所以這樣的話,對於中方是一個非常大的壓力,甚至有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一些知識產權方面。

傑森:國際的這種整個的經濟金融貿易的秩序。

主持人:好的,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沒有辦法繼續再探討下去,當然我們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那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